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第七章《在车上》

小说:女神与哥哥的故事      作者:绚丽多彩      更新时间:2021-08-30 17:05      字数:5659
  

  第七章在车上走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来到了昨天买衣服的“凯悦”服装店。由于今天穿得实在是太多了,虽然清晨外面的温度也就六七度,还有习习冷风刮来,但身上还是冒出了点毛毛汗。难怪以前总说我“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妈妈都说我穿多了哪。所以到了“凯悦”就向老板娘借了更衣室,脱了半天衣服,把最里面的裙子也换下来了。全身上下,由里到外总共脱去了五件,然后叠好放进旅行袋中,把不大的旅行袋都被塞得满满的了。于是又跟老板娘作了一下告别,就挎起挎包,提起旅行袋,还真像那么回事的走出了服装店,向车站进发!向南方进发!

  到了车站,拿出车票,在停着的众多车辆中寻找相对应的车次。几分钟后才在别人的指引下找到。我几乎又是第一个上了那辆车的人,找到自己的铺位,是左边正对窗户的一个。我将行李袋放在低的那一头,就一屁股坐在旁边。这时其他的旅客也陆陆续续上车了,车上立即热闹起来了。当然也有下车的,看样子是来送行的亲友,当然也有开车之前又折回来的人。我看着不免有点失落感,但一想到自己是在这往开南方的卧铺客车上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而且是瞒着父母偷偷出来的,所以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更是活该的。

  我的注意力转移到车窗外,发现人们正在往车底下放着东西,大的到抽屉、桌子,甚至连摩托车放倒了都可以放进去。小的则什么都能放进去。从来不知道这卧铺车底下原来是空的,从来不知道这是种客货两用的运输车!这不还没走呢,就长了一些见识了吧。真不知道外面到底有多少新鲜事物,让自己想都想不到,梦都梦不到的呢?这时想起上车前还没去过厕所,于是拿出手机看看,还有十几分钟。便想拿起行李袋下去上厕所,但看到别人都把包放在那儿,人却下去了,可能是在占位子,告诉人家这已经有人了。我也就放心的把包放那儿,只带着挎包下去了。大概五六分钟就回来了,这时车里的铺位上差不多都有人了,当然也还有人陆续上来。

  几分钟后,一个女人上来对大家喊着:“送客的人快下去啊,车子马上就要走了!”她这一提醒,立即就有一两个人跟亲友话别后下去了。其实这个女人我见过的,就是前天在车站向我介绍的那位工作人员。说完她就朝车头走去,并坐到司机旁边。

  我在想早知道韩冰没空来接我,就应该买他们俩的票,省点钱嘛。想着我躺下来等待发车,然而车子并没有准时发出,因为还有个人没到,这时车内更热闹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抱怨着:“怎么还不走啊,难道我们这一车人就等他一个吗?”

  那个说:“这人也不早点来,耽误大家的时间。”

  “没准是车子坏了,走不了吧?这些个车都是他们私人承包的,都报废了还路上跑,一点都不安全。要不是带着两个孩子,不好转车,我就到市里坐火车了。”对面一个女人说着。她身边坐着两个两三岁的孩子。

  我心想:“带着两个孩子不是更应该注意安全吗?”但我只是在心里这样想。随后我也关切的坐起来。司机刚开始还解释一两句,并打着电话催促着,后来说的人多了,他就一句话都不说了。任凭大家怎么抱怨,他就是不走。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说的话越来越难听,声音也越来越大。直到三四十分钟后,一个小伙才姗姗上来。司机板着脸冲他喊道:“怎么才来?看看都晚了二三……。”

  “别说他了,你快开车。都晚了四五十分了。”一个旅客说道。司机这才走。可还没走几分钟就停了,上来几个人,再到他老婆那里买票。反正光在本地他就停了三四次,多则七八个,少则一两个。而且这一路上,他总是走走停停,几乎很“善解人意”的,有求必应。把本来就有些拥挤的车内,弄得简直是水泄不通,过道上全是或站或坐着人,几乎连放双脚的地都快没有了。

  我从外套的口袋拿出手机看了看,边看还边躺下。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九点半。本想仍旧放回去的,可又一想,这车上应该什么样的人都有吧?万一被那三只手顺手牵羊的就给牵去了,自己还不知道哪。还是放到里层的口袋吧。于是把心口上的那粒纽扣打开,把手机放进里边的口袋,随即扣上。并把包往背底下移了移,夹着。这才双手交叉着抱在胸前,开始闭目养神起来,可没想到不知不觉中竟然睡觉了。醒来时,还以为是睡在自己的床上呢。随即看到满车子的人,才记起自己是在去往南方的卧铺车上。想到这,我忙弓弓背,着急的看看里面的挎包还在没在以及动没动。还好还在,好像也没动过,这才松了口气似的深呼吸一下。

  又看着那包已被自己已压得扁扁的了,才又想起里面的证书证件来,心想:“这样不是把它们压皱了吗,到时怎么用呢?”想着又连忙坐起来,拉开拉链,把手伸进去拿了拿,凭手的感觉好像并没有什么折皱,但还是拿一个出来看看,毕竟眼见为实嘛。之后便放回去,拉上拉链。此时才顾上抬头望了望大家,也看了看时间,不觉有点吃惊,因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我不相信的拿出手机。而自己的手机上显示的和车上的并没有什么不同。这才相信自己刚才确实睡了四五个小时。我又担心的打开挎包的另一个夹层,看看那一千多块钱,忙用手在里面摸索着,又斜着眼往里瞧了瞧,并没什么异样。于是又拉上,这才彻底的放心下来,挎包也从手里放下去。但那挎包带子始终那样挎在肩上,不敢放下来。

  可能我刚才的这些举止已经让人看出自己是个初来乍到的了,所以左边位子上一位年纪与妈妈相仿的阿姨就关切的对我说:“刚才见你睡觉了,就没叫你下车吃饭了,你带吃的了吗?要是没带,我这有饼干,你拿去吃吧!”说着她就要去拿。

  我连忙说:“我带了!我带了!谢谢您!我本来就没想下车吃饭的。”说着对她笑笑,并把挎包的带子由左肩穿过脑袋移到右肩上,又把压着头发拿出来,随后才去旅行包里拿吃的东西和那一大瓶水出来。我一口面包一口水的吃着,只吃了一个就觉得饱了。把剩下的面包和水又放回到包里拉上,又从衣袋拿出纸巾擦擦嘴。

  那位阿姨又说:“吃这么点就饱了?”

  “嗯,在这地方好像也没什么味口。”我解释说。

  “是啊,这车里本来就空气不好,还挤着这么多人,都快闷死了,哪还有什么味口啊?”她抱怨着。

  我只是微笑着,并没有接她的话。

  随即她又问:“姑娘哪的人哪?是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吧?”

  我只微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她说:“我就知道是第一次出远门,是去南方打工吧?”

  “嗯。”我说。

  “那爸妈就这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出来啊?刚才在车站好像也没见他们来送送你啊?”

  我好像被人家看穿一样。于是我咬着牙,恨恨的说:“放心!放心!”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我问道:“阿姨,您呢?您也去那边打工哪?”

  “我这土埋半截的人哪,哪还打得了工啊?是家里就快要添丁加口啊!!我儿子让我过去照看小孙子哪!”她说这些时,那神情就好像她是这天底下最幸福、最自豪的人一样!大家都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忙恭喜她:“您老好福气啊!!”

  “其实也没什么福气不福气的,人人都会有这个时候的。以后你结婚生孩子时,你爸妈也会是这样的,等将来你的孩子长大成人了,他们结了婚生了孩子,你也是这样哪!也会有这种福气呀!你们大家都会有啊!”说这话时,她已经不是对我一个人,而是对我们大家说的了。

  我觉得这位阿姨说得还挺有哲理的。我在想,如果哥哥还在父母身边,他今年也有二十五岁了,也一定结婚生子了吧?那父母也一定会像这位阿姨一样的。也会是这样的神情、这样的高兴、这样的幸福啊!!可现实呢?年近五十的人哪,却还要承受着思念之痛、思念的煎熬。而我又这么的不懂事,这么的任性,竟然瞒着他们偷偷的跑出来,他们知道了肯定伤心死了,哎。想着不知不觉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是别想了,越想越难受,越不安。这样想着的时候,把两只脚又放到铺位上,跪着趴在窗前。本想看看窗外是个什么样的景致以及路边指示方向的路牌,想知道到了哪啦?可远处的山和所有景物都很模糊,并极快的向后移,根本看不清楚,也不见有什么路牌。我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别人:“这应该是到了南方了吧?”

  没想到此言一出,人们都惊愕的望着我,而更多的人则看着我微微发笑,其中我上铺的小伙还把头探下来笑着说:“我说这位美女,你就没学过地理吗?这才在京广高速郴州段,才走了十几公路里。你以为你在坐飞机呀?就是你有钱坐高铁现在也没这么快哪。”

  我只是黑着脸抬眼瞪了他一下,就又躺下了,心想:“还是不说话的好,省得让人笑话。”还是那位阿姨见我没说话,替我说他了:“人家第一次出远门,还是一个人,哪知道这么多,你第一次出来就知道哪到哪了?”

  “既然是第一次出来就应该跟一个有经验的熟人一起走。你以为这天下真的无贼呀?那贼可多得很哪,简直“防不胜防”哪!”小伙学着范伟在《工夫》里的台词,还扯着东北腔说着。让大家都忍俊不禁起来,我也笑了一下,心里在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达目的地。从家乡到郴州走了这么久,那从郴州到广州,从广州到蓉城又要多久呢?等等,想了一大堆。时不时也朝大家望望,有的在互相聊着天,有的也像我刚才一样在睡觉,还呼呼的打着呼噜。有的呼噜声还很怪异。有的则在玩手机,什么听歌啦,上网啦。有的则在看书、看杂志。还有的甚至在给孩子喂奶。人们看到这一幕恐怕敬佩母爱的伟大,母亲的伟大!当然也有像我这样望着车顶发呆的,有时别人躺下了,也能看看电视,或是坐起来看看窗外。由于外面温度低,而车内有空调,人又那么多温度自然是高得很,所以窗玻璃上布满了水滴。于是无聊的我坐起来,竟用手指玩起了水滴,摸着水滴在上面写字画画了,一会儿就把这格窗户画满了。由于那窗玻璃上满是灰尘,把手指弄得黑黑的,又从衣袋里拿出纸巾擦了擦。然后嘴凑近玻璃哈着气,刚才写的字、画的画,渐渐模糊起来,等全部模糊之后又开始写字和画画。

  这次抄了一整首唐诗: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还佩上画,只是没安排好,那诗占地方太多了,所以画没怎么画完就没地方了。于是又泄气的躺下了,又想到毕业这半年多来,除了有时候画一些风景和一些人物素描外,几乎没怎么唱儿歌和背古诗等这些幼师的基本工作了,有些东西几乎都不大会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很快就能从事这个我喜欢的工作。想着心里不觉有点着急了。心说:“得赶紧来温习一下下吧,不然真的要忘了、不会了。”想到这,又一股脑儿坐起来,哈着气。这次先画画,再佩上古诗:“床前明……。”忽然觉得有些怪异,在这车窗上温习功课!明明是无聊之举,却要扯到专业上来,自己都觉得好笑。

  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我就感觉有点难受和呕心,而且越来越厉害和严重。感觉胃里的东西正在往上走,要出来似的,于是我忙躺下来,可没一点作用,仍旧很难受。我很自然的想到是不是刚才吃得面包有什么问题?或是自己病了?没有想出答案来,胃里的东西就已经冒到嘴里来了,赶紧坐起往地上吐了一大堆。旁边的人都很厌恶的看着我,过道上的人更是连忙向旁边移了移,其中一个带孩子的女人还责备的说:“怎么能吐这里,这别人还坐呢?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地方。”

  我难受的连连道着歉:“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是病了,还是吃坏肚子了?刚刚还好好的。”说着拿出纸巾来擦嘴。听我这么说。她的情绪才有点缓和。

  另一个说:“是不是晕车呀?从没坐过这么长时间的车吧?我第一次坐也吐得不行。”她这一提醒,我才明白自己这是在晕车,并不是病了或是吃坏肚子。

  我看着她问:“那你怎么办呢?”

  “怎么办?能怎么办?等到下了就不吐了呗。你还好一点,先还睡了几个小时哪,我那天从上车开始就一直吐到下车。”另一个接口说:“不是晕车药卖吗?听说吃了就不晕了。”

  “那也没什么用,要看个人的体质。”

  “是啊,还是带个袋子最好。”说着她递过来一个红色的塑料袋。

  我忙感激的接过,对她说声谢谢。她则不以为然:“有什么好谢的,不就是个袋子吗?”

  由于刚才吐出来了,心里舒服多了。于是躺下来,本以为好了,可没过多久,又难受了,随即又吐。这次吐在塑料袋里,吐得更多,都吐了早上还没及得来消化的炒粉。心想把胃里的东西全吐了,没什么可吐,总不会再吐了吧?可又时常觉得口渴,渴得很。于是只好又喝水,然后又吐出来。如此循环着直到下车。感觉自己二十年来都没有这么难受过、虚脱过、虚弱过、乏力过。有时实在难受了,甚至会想自己是不是会死在这车上呢?也会想到说,这是不是瞒着父母而偷偷跑出来的报应呢?总之在很难受的时候,我什么悲惨的事、不好的都想到了。而一但感觉好些了,又会往好的方面去想,说:“这下好了吧?不会再那么的难受和吐了吧?”在这之后的七八个小时里,我的晕车都是时好时坏,到后来吐的几乎全都是刚喝下去的水了。一次也就一口,但吐出来的却仍然不少,而且很难受,好像整个内脏都在往上卷一样。

  大约下午六点时,人们说南方到了,像不少的人一样我也坐起张望了一下,只是我并不像第一次来的人那样,显得十分新奇和兴奋,因为自己太虚弱、没力气,而且我觉得反正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还是省省力气等下车的时候用吧。不过也还是感觉到了一点都市的气息和繁荣吧?

  这此后时不时的就有人下车了,司机也会提醒道:“某某地方到了,要下的人就赶紧下啊。”于是车里渐渐的没那么挤了,虽然也有人上来,但比起下去的还是少了很多。反正这一路上,司机都把自己的长途汽车当成了街上的公交车,总是有求必应,也不管车里多么拥挤和超载多么厉害。有一次他老远就看到了交警在那儿检查,他竟然让一部分人先下车,在什么地方等着,结果他顺利的通过了检查。

  我看着笑笑,心说:“现在的人也真够聪明的,各行各业都是有自己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转而又觉得自己也挺聪明的嘛,谎话连篇的骗过父母跑到这南方来了吗?不知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哦!我怎么忘了?他们还等着我的电话呢!想着我立马拿出手机就要拨家里的电话,可看看这么多人不太方便讲话,因为我还没到目的地,还不想跟他们说实话,以免他们过早的担心和伤心。于是我向爸爸的手机发了条信息:“亲爱的爸、妈!在吃饭吧?我也在吃饭。我手机快没钱了,所以就不打电话了,总之我很好,你们不用为我担心哪!”写完就立即发送出去,但却一直不见爸爸回复,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也许他们觉得我都说了自己很好,那就是很好啊!不需要再打电话了,而且爸爸不太会打字,以前有什么重要的信息都是我帮他打字和发送。我这样想,虽然心里仍有疑惑,但我也只有这样想,这样安慰自己,不然心里会七上八下、胡思乱想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女神与哥哥的故事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21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