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兰因  赵氏手笔

小说:女帝本纪之悟兰因      作者:溯世兰因      更新时间:2021-02-04 15:49      字数:2860
  上午我仍旧在自己寝宫内练琵琶,一晃半日过去,用午膳时送考题的宫人来了。

  云翘上前去接了写着考题的字条呈给我,再递于湘疏,让湘疏呈给我,她自己则给了传令宫女些零碎首饰。

  我停了箸来回看那张字条,上书着“春来香不减,撩乱弦歌声”十字。

  历年的考题都是在燕乐坊教习的几门课业里面选,但从来只选一个大类,叫学生们自己发挥。今年却提到了调香和奏乐,不知是要两者兼备,还是二选一。

  传令宫女见我面露惑色,温言解释道:“陛下以为年年春祭大典的节目都是一人的,太过单薄无趣了些,也容易撞选题,因而今年改了样式:表演者两人一组,一者调香,一者奏乐或唱歌。”

  云翘追问:“陛下擢选前三时,是按组分选还是按人分选?”

  宫女莞尔一笑,说细则要到春祭大典时再公布,目前父皇并没有提及此事。

  打发她走后,我便同云翘商量起与谁一同参赛的事。我不精于调香,自然选奏琵琶;但调香乃是燕乐坊弱项,坊中弟子的调香水平大多与我不相上下,最亲近的五妹嫌弃上课用的香料廉价,根本不来上调香课,想找到合适的人选并不容易。

  不过燕乐坊里每年每门的考核成绩都有记录,晚些可以让蒋公公去翻翻记录册,在其中挑出几个擅长香料的,再派人打探打探谁还没结伴,这事应当能很快定下来。

  拿好主意以后,我把字条递给云翘,和历年的条子一同收了起来。

  午睡过后,我在殿内小花园里头转了转,发现前几天含苞的那棵桃树居然颤颤巍巍地开出了第一朵花,不禁惊喜地唤人取来笔墨,摆上小桌宣纸,对着花树连做两幅画,一幅大量留白写意,以墨化成;一幅工笔细描,加了石青与朱砂。

  本来还想画第三幅,却正赶上蒋公公查阅了记录册后回宫报消息,我生怕他叨叨着劝我别玩物丧志,赶快叫人收了纸笔几案,抱来琵琶装样子。

  方撩拨一两声,蒋公公便进内殿了,他果然被我做的假样子所骗,笑眯眯夸道:“殿下真是越来越勤快了,陛下和太后娘娘知道了必定会高兴的。”

  我心道最高兴的怕不是您吧。

  他年岁虽然大了,但在宫中磨了三十来年,办事麻利得很,加之调香是近年才开设的一门课,不一会儿便把名单拟出来了。

  然而我接过名单一扫,竟然只有寥寥数人在上,这几个还都是我熟识的,而她们的调香水平相差无几,却都并不在我之上。

  看来只能认命,挨个问过后选一个合适的人了。

  湘疏呈上笔墨,我瞥了一眼不是刚刚作画用的那副,心道还好没露馅。将名单上几个平日里走的近的,觉得靠谱的人选勾出来后,我便将名单再度交给蒋公公,让他派人去打探消息。

  此后几日闲在宫中无事,我便安心侍弄起琵琶,指望它能在春祭大典上给我保住面子。

  韶光飞度,一转眼便到了三月十二。

  先前派去打探消息的人都回来了,今年坊内学生组队挺快的,名单上勾选的几人里头只有翰林院方学士的养女高宜有意与我一起,但我一琢磨,这位高姑娘曾经是五妹伴读,近些年和五妹关系也挺近的,五妹那边似乎还没定下来,我便没直接答复她,决定搁置几日看看五妹的意思再说。

  一转到了午时,燕乐坊那边来人邀我过去一道用午膳,顺便聊聊今年的迎新筹备。

  我平日在自己宫里头爱图省事,都是淡妆简服打扮,此时赶快让云翘给梳妆一番,换了件新做的散花百褶裙便往燕乐坊那边儿去了。

  春光脉脉,满路都时见初绽的百花,虽然我不能左顾右盼,但眼睛仍旧被好好款待了一番。走着走着花草渐息,四季常青的森森翠竹渐行渐生,走至竹林深处,那座古朴的暗色楼阁便是燕乐坊了。

  燕乐坊分上下三层,内外两殿。平日学生在一二层学习,外殿讲些理论,内殿则有乐器笔墨等供人使用,而议事的地方在三层。

  我随着领路的宫女上楼,楼梯已经被漫长的岁月轧出了深深浅浅的痕迹,走在上头总觉得脚下不稳。

  上了三楼,东侧那间静室便是议事的地方。

  我曾来过静室几次,记得它的布设与平常茶室无异,只在拱形小门上多了一道隔断视线的轻纱帘,宫女替我挑起帘子,放我走了进去。

  此时中心桌案上摆放着已经沏好的茶,观之色如琥珀。燕乐坊主施三娘坐在东侧,正专心观茶色。

  施三娘原名钟柳音,早年也是京中名动一时的闺秀女子。她年少时母亲因娘家获罪被休,从此流落他乡,施三娘便留下一封书信,离家出走四方寻母。钟家十分不满,扬言不再承认她,她便直接改了母姓。

  后来此事传到宫中,还是皇后的皇祖母欣赏她的孝义,召她入宫为女官,她的母亲也歆享福泽,过上了安定日子。自入宫至今,已经有三十一年,施三娘也已五十有二了。

  今日她如往常一般庄重打扮,在人看来不怒自威。我收敛了呼吸,在她行礼时赶快上前扶起,然后在西侧端坐。

  今年的迎新活动基本沿用了去年的规划,开头两个坊内学生出的节目活跃气氛,中间则是让新手各自展示专长,最后讲师训话,统共要耗费大半日的时间。

  施三娘的意思是开头节目必定有我的琵琶,但原本说好要表演的另一个女学生忽然得了病,这个名额依年纪推算,就推到了五妹妹头上。

  ……五妹妹一向乖僻桀骜,想说动她可不容易,施三娘不愿意触这个霉头,便有意让我去做说客。

  我并不答话,等着看她给出的报酬。

  施三娘转身开了柜子,从一沓书册中寻到一本崭新的奴籍册,从中抽出两张来,撂在桌上。

  “年年宫中特赦二十人免去奴籍,今年内务参事给了妾五张除籍令,妾这边只用了三张,余下两张却还没个合适人选。”

  我忍住心头的惊异,来来回回扫视那两张我梦寐以求的除籍令。往年除籍令都由内务参事一手敲定,我曾想过把蒋公公和云翘的名字报上去,但回回被内务府挡了回来。本以为这事儿已经没指望了,没想到天无绝人之路。

  只是这两张除籍令的分量,远远比一个五妹出的节目重得多,我不敢贸然接过,问道:“坊主,虽说五妹不好请动,但这两张除籍令恐怕还有另外的价要付,是吗?”

  果不其然,她将早早压在册子下面的一张纸递给我,上头写着今年入学的新生名单,我粗略扫了一眼,一共五人,年岁在八到十五不止,无一例外全都出自国中七大家。

  在最后一行,我意外瞧见了赵子儿的名字。她已经及笄,本没有必要再在坊中学习,兴许是被家人送进皇家教习处镀金的,往后好嫁个更高的人家。

  放下这张名单,我不禁猜想起额外的条件是什么,从那两张除籍令的重要程度来看,就算施三娘请我帮忙把其中某个女子送进后宫去,也未尝不可一试。

  谁知她转而问道:“春祭大典将至,殿下的香伴寻到了吗?”

  我心头微动,没寻到香伴的事自然瞒不过她,而她忽然问起,恐怕有推举名单上的某人的意思。

  但照例新入学的学生并不参加春祭大典,要推至第二年,每年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谁都不好破例。

  然而事无绝对,坊中弟子到了十六,便算作出师,不再来燕乐坊中。所以新入阁的弟子若是到了及笄之年,是可以直接参加春祭大典的。

  名单上符合此条的,唯有赵子儿一人。

  先塞进燕乐坊,再与公主同台在百官面前展露才情,经了赵家这么一抬,她往后就算入宫选秀也比旁人更占些优势。

  我有所意指,笑道:“本宫身边还缺个人呢。哪家父母如此爱重女儿,让您当说客来了?”

  事实与我所想相去无几,赵家让人打通了重重关节,以除籍令为代价给女儿换取了平步青云的机会,至于五妹那事儿不过是个添头。于我而言,此举能给云翘与蒋公公争得脱去奴籍的机会,又能同赵家拉近关系,何乐而不为?

  谈拢之后,我在静室中品了两盏新茶,吹捧施三娘几句,便趁着时候还早往五妹住的长乐宫绿绮轩去了。

溯世兰因 说:
这一章写的时候有些累,所以读起来有点干涩。作者在此向读者道歉,以后会对本章进行修改。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女帝本纪之悟兰因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