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第五章 小镇少年

小说:天涯孤旅      作者:闻嘉流浪      更新时间:2021-01-12 11:50      字数:2841
  在太白山(今长白山)北坡,有一座小镇。太白山顶千年的积雪终究敌不过绵长的岁月而逐渐消融,化作两道白河水从小镇蜿蜒穿过,小镇因此得名二道白河镇。

  小镇风光秀丽,清澈的河水与葱郁的原始森林交相环绕,滋养着淳朴本分的小镇百姓。

  不知哪一天,有个外乡的落难秀才流离到了小镇上,在租住的草房中教当地孩童认字习书。他从不计较学资,有钱的人家固然是酌情给一些银两,穷苦孩子的父母即便是只管一顿粗饭,秀才也一样悉心教授,故而很得镇上众人的尊敬,大伙都称他一声先生。秀才见生计有了着落,便安心在此定居,后又和一当地女子成了亲。

  这女子是个年轻的寡妇,前一个丈夫因病去世,连个子女都没留下,是以丈夫死后的家产寡妇也无法继承。夫家的族人念她可怜,总算给她留了间小屋子,而她自己凭着一双巧手在小镇的街市上卖冷面,勉强度日。

  两个苦命的人走到了一起,日子虽仍旧清苦,却能彼此照应,不久又诞下一男婴,一家人其乐融融。教书先生有几分读书人的傲气,将中唐诗人李贺引为知己,因两人境遇相似,一生俱怀才不遇。他最爱李贺《致酒行》中的千古名句“雄鸡一声天下白”,便给孩子取名“天歌”,早早地教授其学业,寄望颇深。

  小天歌不负父亲厚爱,人极聪颖兼刻苦好学,长进很快。每天散学后,他就去找邻家小女孩雪儿玩耍。雪儿怕冷,却生长于北国雪乡,小天歌就许下诺言,长大后要带她去沙漠。他小小年纪哪里知道其实在夜间沙漠尤为寒冷,但两家大人间却有了点意思,打算待孩子再长几岁就结个儿女亲家。

  岂料好景不长,小天歌七、八岁时,父亲染病不治故世。寡妇前一任丈夫便是害病而死,这一回又轮到了教书先生,小镇上立刻起了种种流言蜚语,说寡妇是克星,连同小天歌也一起算上,终日冷言冷语地挤兑他们母子,最后连寡妇小食摊的生意也遭了殃,无人问津。寡妇贫困交加,又闷着一口气,没两年也病死了,只留下小天歌一人。

  小天歌小小年纪缺衣少食,且处处遭人白眼,实在熬不过时便跪在父母坟头痛哭,哭得几乎背过气,直接瘫倒在坟前。朦胧中,他觉得有一双温暖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后背,并嗅到了馒头的香气。他睁开迷离的泪眼,见雪儿的眼中也挂着泪珠:“天歌哥哥,莫再伤心了,有雪儿陪你。”

  小天歌感激地接过馒头,大口大口吞下,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替爹娘争气!”

  但之后他的境况越发艰难。雪儿的家境也不好,又恪于世俗的偏见,心里总存着疙瘩,怕自己一家人也被小天歌克死,不许女儿再给小天歌送吃的。小天歌没了雪儿的接济,想给人做帮工也没人敢雇他,一气之下一头钻进了茫茫的深山。

  这个他从小生长于斯的小镇已不是记忆中温暖的样子,他走得十分决绝,唯一难以割舍的便是雪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和令人心疼的眼泪。小天歌在临走时大声说道:“雪儿,等着我,我会来找你的!”

  就在这一刻,爱与恨同时在小天歌心里埋下了种子。

  桑青霓静静地听着任天歌的遭遇,不觉眼泪无声滑落。失去亲人的痛苦、离别时的不舍,自己也曾经刻苦铭心地经历过。她极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轻声问道:“那么,你又是如何学会了枯骨心法上的武功?”

  任天歌摇摇头:“我事先并不知这就是所谓的枯骨心法。”

  小天歌寻到个山洞,有了挡风遮雨的地方。春夏两季还好过些,掏几个鸟蛋,采几颗野果,好歹饿不着冻不着。到了冬天,他只能生起不太旺的火堆,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饿了啃几口树根草根,渴了嚼几口雪水。

  有一回他冻饿交加,几欲栽倒在雪地上,忽然见天上飞过一只彩色的大鸟。他以为这是幻觉,大鸟却叫了一声,抛下几颗野果便飞走了。小天歌捡起野果一看,竟是从来没见过。他已饿极,囫囵吞下一颗果子,觉得腹中慢慢有了饱的感觉,人也不再那么冷了。这野果如此神奇!他不舍得一下吃完,将其余果子包起来,顺着大鸟飞去的方向一路追过去。

  大鸟没追上,小天歌反而迷了路。他心里害怕,没头没脑地乱闯,猛地一只浑身金毛的小猴子跃入视线。他第一次碰见这么可爱的小家伙,顿时忘记了害怕,想上前去抱,小猴机灵地向后一躲,却咿咿呀呀盯着他怀里的野果。“原来你也饿了!”善良的小天歌一乐,连忙递了一颗过去,顾不上自己也很缺食物。

  小金毛猴吃饱了,慢慢放下戒心,牵着小天歌的衣角指指左前方。那里有个小山洞,莫非小家伙住里面?他跟着小猴进洞,里面黑漆漆的,冷不防手里被塞进一样东西,走近洞口处一看,是个小本子,已没有了封面,里面记载着奇奇怪怪的文字,还有些插图,是人体的各种姿势。

  小天歌一时好奇,随便照着上面的姿势学了几个样,忽然觉得浑身发热。这些神奇的姿势竟然可以抵御严寒!他激动之下又学了几个姿势,只觉一股股暖流在全身流动,经久不散。聪明的小天歌意识到这本小册子不同寻常,便仔细地琢磨起上面的文字和图画来。

  直到月亮爬上树梢,小天歌才发现小猴子早已悄悄溜了。他想起身,不料猛地一头撞上了洞顶,疼得他嗷嗷叫唤。出得洞外,见雪地上有只肥嘟嘟的山鸡在觅食,他蹑手蹑脚绕到山鸡身后的大树,猛地扑了上去。不料这一扑人竟然扑出好几丈开外,远远地把山鸡甩在身后。受惊的山鸡一飞而起,小天歌情急之下连忙一跃身,不想自己这一跃竟跃起了三、四丈高,一把将山鸡擒住。

  “这下可以美餐一顿了!”小天歌一边拔鸡毛一边乐滋滋地想着。当他开怀大嚼着肥美的烤鸡肉时,才意识到有不对劲的地方。首先,自己今晚的视力怎么如此之好,一眼就瞅到了远处的山鸡?其次,山鸡多么狡猾,自己在厚厚的积雪上一路踩踏过去,这扁毛家伙难道听不到脚步声?再次,自己如何能一跃几丈高将鸡捉住?

  他越发狐疑,又在积雪上走了几步,发现今晚自己的脚步声十分轻微。他又用力一跳,居然差点跳上了大树!他渐渐明白过来,今晚诸多古怪的事就是因那本小册子而起。

  小天歌来了精神,借着月光仔细地从头开始翻阅小册子,边看边照着书中的记载依样习练,不知不觉天就亮了。他直起身子,感觉浑身精力充沛,丝毫不畏寒冷。他因而更加确信这都是小册子赐予的魔力。

  自此以后小天歌在山中的日子就好过多了。他早已寒暑不侵,吃食也有了改善。以前难以捕捉的野兔山鸡等小动物都成了他腹中美食,生长在枝头高处的美味野果更是一跃即可摘得,山中的猛兽却根本近不了身。小天歌尝到了甜头,每日都花好几个时辰钻研书上的奇技,一晃三年过去,他长高了,虽然还是很瘦,但筋骨强健有力。只是深山密林里阳光难以照进,他的脸色始终苍白,眉宇间也有心事。

  他的心事便是雪儿。他忘不了雪儿温柔的小手,天真的笑容和临走时婆娑的泪眼。他决定下山去找雪儿,现在自己孔武有力,还怕不能谋生?可下山后才发现早已物是人非。近年来官府税赋越发严苛,小镇上的不少住户皆迁往他处,其中包括雪儿一家,他们去外地投靠亲戚了。邻家好心的婆婆偷偷告诉小天歌雪儿新家地址,并给了他一件大人穿的衣服,只因长大的小天歌还穿着儿时的衣服,已明显又短又小了。

  小天歌赶到雪儿的新家,才知她父母赶路辛苦,一病不起,到了亲戚家没多久先后病逝。亲戚家的生计亦捉襟见肘,无奈将雪儿卖给牙人,合计着去大户人家做丫鬟。后碰巧被一个外地镖师看中,买了去要给自家侄子当媳妇,小天歌这才顺藤摸瓜追到了凉州。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天涯孤旅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