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受伤的小元
  “殿下,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去休息了,回那南国的日子已经被你一拖再拖了,请殿下回去休息了。”说罢,林慕寒便伸出手拦下要跟上的南赫航。

  南赫杭被拦下后,愣了一会,“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便转身就走。

  大门口外,“殿下为何如此就走了?”南赫杭的贴身近卫不解地问道。

  “殿下?”近卫不解自家殿下为何说走就走。

  南赫杭头也没回,目视着前方,回应道:“将军府要变天了,再说了,我们是客人,主人都赶我们走了,我们还能厚颜无耻地留下吗?你啊,还是得多学学啊。”

  近卫依旧不解,明明在驿站时,殿下就在想着法子要留在将军府,怎么说变就变呢?难道是因为林小姐不在吗?

  想到这里,近卫的思路似乎被打通了:只有这种可能了!

  “欸,殿下等等我。”喊完便快速跟上前,还一脸得意的样子。

  南赫杭瞥了一眼他,笑了笑,还是嫩了些。

  “主,小元被送回来了。”凛严肃的神情里带着些许担忧。

  看到这情形的林慕寒便知道,该担心的人不是自己要去看望的母亲,而是从早上就出去的妹妹。

  林慕寒反向快速走到小元的住处,凛紧跟其后,“主,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

  跟随这么多年,凛自然知道自己主子的性子,事事以家人为先,更何况疼着入骨的妹妹。

  “发生什么事了?”林慕寒板着脸反问。

  “小姐可能出事了。”

  虽然早有预料,可是真正听到时,内心还是被猛地重击到了。

  “小元。”林慕寒快走到床边,摁住了想要起身的小元,看着小元突然皱起的眉头与泛红的双眼,用力的手不禁一放。

  小元则是闷哼了一声也没有强撑去行礼,他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什么,便直接开口说:“是属下没有保护好小姐,请少主责罚!”

  “小姐当时命令我不要在不必要的时候出现,便让我远远地跟着,可是后来却发现不对劲,等我发现时,只能与那歹徒交上几手,是属下的过错,属下无能......”

  "你说你交手了?那人还把你打成重伤?"林慕寒不可思议道,要知道能成为将军府贴身影卫的自然是从重重筛选中挑选出来的,那么既然对方的手下能跟小元打成平手的,甚至从伤势来看的话还是更胜一筹,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你先养好伤,等小姐平安回来,看小姐是否处罚你。”林慕寒吩咐下人带着大夫来,说罢便起身。

  “少主,沈家少爷,河畔!”说完,小元便重重地昏倒在床上。

  林慕寒一抬头,带着凛就往外走。

  “少爷,近几日来这儿游玩的不少,如若现在冒昧赶人怕是会对将军府影响不好。”驾着马车的侍卫撩开幕布。

  林慕寒一看也确实不少,便给了凛一个眼神。

  凛接收到便二话不说地离开了。

  “去沈府。”林慕寒放下幕布,冷冷地说道。

  “不知少将军突然来访有何事。”穿着便服的沈丘走了出来。

  “不知沈卿安是否在府内?”背着手的林慕寒转过身,直问道。

  “犬子?不知道少将军找犬子有什么事?”虽说林慕寒的身份不管在朝上还是朝下都要被人敬三分,可因为林慕寒从来都是以善待人,所以沈丘也没有注意到林慕寒脸上的冷色。

  林慕寒冷冷地说:“你只需要回答。”

  沈丘这才察觉林慕寒与以往不同的神色。

  “犬子,今天一天都在府中啊。”说罢,还示意下人去把少爷叫过来。

  林慕寒沉着脸,背着手,什么话都没说。

  沈丘见状也不敢坐下,只能大气不敢喘站在身旁。

  忽而下人来了,却并没有见到随后的沈卿安。

  下人凑近在耳旁,说了一声什么匆忙退下了。

  沈丘这才脸色大变,觉得出事了。

  “他不在?”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彷佛要了沈丘的命,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哪里惹到林慕寒了,也不敢隐瞒,因为知道如果一旦被发现了,那么一起出事的可能就不单单是自己的儿子了。

  “犬子......不见了!”

  林慕寒心里这才有了下落,只要知道对方是谁就好办了,可却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可知几时出门,去了哪?”

  对于沈卿安说“我不是沈卿安”这件事,林慕枫现在似乎有点眉目了。

  她初步判定沈卿安是有人格分裂症,但目前的她不确定哪一个是真正的沈卿安。

  “那你什么时候要把我放了?”林慕枫平静得不能再平静了,因为照目前情势看来,自己是安全的,并按她的推算,小元应该是去搬了救兵,就看哥哥什么时候能找到这里来了,而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