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第九十四章 矫龙出海

小说:南海归龙      作者:闻嘉流浪      更新时间:2020-11-21 16:47      字数:3341
  片片碎裂的经幡漫天飞扬,遮住了众人视线,复又渐渐坠落。

  繁华落尽,眼前出现了一蓝衣少年,英挺俊秀,神仪内莹,丰姿外宣,赫然便是出海后久无音讯的岳南枫!其身后分别站定了叶语慧、沈傲君、冯绣懿、皇甫少瑜和一尘道长等人。叶语慧怀里还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金毛猴,十分可爱。

  群侠固是皆又惊又喜,喇嘛教众人则惊惧不已。尤其是掌教毒龙尊者,他身为一代宗师,武学上的造诣极高。方才自己率门下弟子摆出极乐佛阵,眼看已占尽优势,将群侠困住,不但轻易诱杀了前辈高手玉清子和“湘江钓翁”戴英杰,甚至连武林名宿“天池隐叟”岑穆人眼看也将不敌,岂料骤然响起一声巨喝,紧接着便是一股掌风,不,似乎是充斥于整个天地间的一幕巨大的力量,如江海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瞬间便将极乐佛阵的气旋击碎。

  毒龙尊者惊恐交加,他此生从未想过人世间竟有如此雄浑纯厚的内力,更未想到这内力可能来自于眼前这风采绝世的少年。

  他极力保持镇静,但仍带着一丝颤音:“请问少侠是何方高人?”

  蓝衣少年平静地说道:“在下岳南枫。”

  是了!只可能是岳南枫!毒龙尊者心如死灰,对方这般功力,休说自己,雪山老魔亲临只怕也难仰望其项背。他一边说着些不着边际的客套话拖延时间,一边察看场中形势。己方中人除自己外,余下弟子看来都被对方内力震伤。柳含烟早不知躲哪去了,根本指望不上。唯今之计,只有设法带着万年人参脱身,将那百年功力纳为己用,方能日后再次入世争雄。

  所幸人参自己一直贴身收藏,无人知晓,想到这里,他不由重新燃起希望,脸上却不露声色,故意垂头丧气地说道:“看来岳少侠果真已求得海外仙山的惊世绝学,本座自知不敌。如今我万念俱灰,争胜之心早已烟消云散,但求携门下弟子重返藏边,从此青灯古佛,一心向道。”

  他这话哄骗刚从东海返回、不知就里的岳南枫等人犹可,却又怎骗得了余人。脾气火爆的杨延龄打了个哈哈道:“尊者若真有此心,便请当着目下众多武林朋友的面立下誓言,从今往后贵教由上到下所有弟子再不踏足中原武林半步,并留下万年人参!”

  毒龙尊者毕竟是一方霸主的身份,又当着门下众多弟子的面,如何受得了这个闲气,脸色一黑:“人参就藏在我身上,你若想要便亲自动手来取!”

  “好好好!老叫化就接你几招玩玩!”杨延龄寸步不让。

  毒龙尊者正中下怀,大喜地说道:“既然动手必得分出胜负,若本座侥幸取胜又当如何?是否意味着人参便归本座所有,且本教弟子可随意往来中原武林?”

  杨延龄这才意识到自己不慎着了对方的套。毒龙尊者领袖藏边喇嘛教数十年,精通密宗一派至高武学“密宗大手印”和“三昧法戒”,自己实难有必胜的把握。但此战胜败事关重大,牵扯到喇嘛教和雪山邪教今后是否继续联手以及万年人参所蕴含的百年功力的归属,两者无一不对中原武林的命运举足轻重。自己取胜倒也罢了,若是落败,岂不是成了中原武林的千古罪人?

  念及至此,杨延龄深悔自己一把年纪却如此轻率,如今唯有舍弃颜面,拼着日后受尽天下英雄的耻笑,也不能亲手断送中原武林几十年的安宁。

  他满头汗水,正打算示弱,承认无法以一己之力代表中原武林接受此邀约,却听岳南枫朗声笑道:“尊者切莫将万年人参的去留与贵教一众弟子在中原武林的所作所为混为一谈。”

  “哦?那岳少侠有何高见?”毒龙尊者暗暗得意,这少年武功上虽有奇遇,难不成年纪轻轻还能在心机城府上胜过自己?

  岳南枫环视了一圈在场诸人,最后目光落在毒龙尊者身上,正色说道:“万年人参是生长于天地间的瑰宝,本不属于任何人。尊者既能以武力从宁璇师徒手中夺了去,旁人也一样可以从尊者手里夺走。杨长老淡泊名利,无意争夺人参,却不能阻止他人巧取豪夺。但是,贵派在中原武林的所作所为却事关千百万武林同道的安危,中原武林人人责无旁贷。即使某一人败于你手,也会有第二人义无反顾地站出来,更会有千千万万人前赴后继,直至最后一名正义之士倒下,不死不休!”

  他这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且有理有据,不但博得了群侠的满堂喝彩,更将毒龙尊者驳斥得哑口无言!

  杨延龄乐呵呵地对南海神尼夸道:“岳南枫这小子越发出息了!去了趟东海,不但武功进益良多,阅历见识也日见广博。中原武林总算是后继有人!”

  毒龙尊者眼看无论力敌或智取俱是无望取胜,便只能黯然叹道:“岳少侠智勇双全,本座心服口服,甘愿交出万年人参,愿有识之士能够物尽其用,并许诺本座有生之年及门下弟子永不侵犯中原武林。但本座尚有一请求,望少侠成全。”

  “尊者请明言。”

  “本座一生爱武成痴,听闻少侠东海学艺归来,能否与本座印证一招,也好让在场各位开开眼界。”

  “这……”岳南枫略一沉吟,又看了看南海神尼和杨延龄,方始说道:“既然尊者有兴趣切磋,我们就以一招为限,点到即可。”

  “多谢少侠成全。”毒龙尊者暗喜,默运“三昧法戒”神功,双掌合十,左右大拇指和食指微屈,缓缓向前推出:“岳少侠,本座便以‘密宗大手印中’的‘大慧力之印’向你讨教一招。”

  岳南枫不敢怠慢,双掌向外一翻,迎了上去。

  两人四掌接实,岳南枫只觉对方功力虽然精纯,倒也无甚特别。他正打算拿捏好力道,维持个表面上的平手之局,给对方留些颜面,却忽地感到掌心一阵刺痛。

  他立刻收掌暴退,只见双掌掌心各有一个极小的红点,耳边是毒龙尊者的狞笑:“你已中了本座的‘子午追魂针’,子不过午,午不过子!岳南枫,你就乖乖等死吧!”

  此话一出,年轻人犹可,老一辈的高手无不大惊失色。毒龙尊者的“子午追魂针”细如牛毫,无孔不入。针上虽无毒,一经打中,却能顺着血液在人体内流动,一十二个时辰后便随血液刺入心脏,中者绝无生还可能。

  杨延龄发疯似的扑了过去,双掌连拍,带起雷霆风声:“无耻妖僧,老叫化和你拼了!”旁人也纷纷冲了上去,被喇嘛教其余弟子一一截下。

  毒龙尊者见心头大患已除,毫不在意。双手微握成拳,相继捣出,使出“密宗大手印中”中的“毫相之印”,逼退杨延龄。

  就在毒龙尊者得意之际,他猛然觉得左右“肩井穴”一阵剧痛,又听岳南枫大喝一声:“各位住手!”

  眼前的岳南枫精力充沛,神采奕奕,毫无半点受伤迹象,群侠纷纷安下心来,只有毒龙尊者满心疑惑。他还想使坏,但双臂疼痛难忍,动弹不得。

  岳南枫沉声说道:“毒龙尊者,你赠我的‘子午追魂针’方才已如数奉还,如今你左右‘肩井穴’已废,只怕今后无法动武了!”

  毒龙尊者绝望地嘶喊道:“怎么可能?!”

  一黄衣少女飘然上前,正是叶语慧。她与岳南枫并肩站定,说道:“我师兄护身罡气已成,天人合一。方才虽不慎着了你的暗算,也能立刻运气,将所中钢针逼出体外。”她话虽是对毒龙尊者而说,眼睛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深情地注视着岳南枫,满心的柔情蜜意。

  岳南枫一把牵住叶语慧的手,正色说道:“毒龙尊者,念你与雪山老魔联手之日尚短,作恶不多,便最后给你一条生路。留下人参,带上弟子,回藏边潜修佛法去吧。”

  毒龙尊者无地自容,忙率众弟子离开。复又听岳南枫喝道:“尊者座下七弟子赤巴、二弟子索南与九弟子格鲁三人留步!”

  三人面如土色,赤巴战战兢兢地问道:“少侠有何吩咐?”

  岳南枫正色说道:“你三人不顾师尊与宁女侠的约定,即使己方比武落败仍联手加害,罪不可恕!”

  他话音刚落,赤巴猝然暗施冷箭,将手中锣钹掷向岳南枫,人却反向夺路而逃。岳南枫冷笑一声,对准飞旋而来的锣钹一记横切,那锣钹便即刻掉头向赤巴电射而去,势头竟比来势更猛!

  赤巴一声怪叫,倒在血泊中,头上插着自己的凶器,自食恶果而死。

  索南与格鲁吓得直打哆嗦,不住求饶。岳南枫接连点出两缕指风,冷冷说道:“首恶赤巴业已伏法,你二人是从犯,姑且废去武功,今后须好自为之。”

  毒龙尊者知大势已去,遂率众灰溜溜地回程。

  诸人这才围上来向岳南枫等人道贺,恭喜他们艺成归来。

  这时,一个使女行了过来,岳南枫一眼认出她正是自己与席漱石首次拜访烟柳雅筑时的那个芳若。芳若低声说道:“恭喜岳少侠绝学有成。我们姑娘说了,今夜不便与诸位相见,敬请自便。”说完她便无声退下。

  这无异于是下了逐客令,好在喇嘛教妖邪已除,人参也顺利到手,众人便鱼贯离去。而岑穆人与凌风小道长则抱着好友及师尊的尸身,一脸沉痛。

  岳南枫故意走在人群最后,他仿佛感到暗处有一双眼睛默默注视着自己。他不方便四处张望,就凭着直觉朝目光所在的方向回望了一眼,匆匆跟上人群。

  而在众人渐渐远去后,有个黑影从角落处闪了出来,一路跟了过去。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迫不及待地问起岳南枫等人此番东海之行的情形。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南海归龙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