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三十七 檐前寄语

小说:散华妆      作者:颜无虞      更新时间:2020-11-22 23:01      字数:3012
  恍惚,她似看到了眼前三尺处,矗立的是神明一般!

  尤是那句女儿为玉,宁碎不缺,让姜有容久久不可释怀,回味在心。此前她只听月卿曾说女儿如水,当上善存柔。而在她心中,月卿也一直行事若水,善存温怡;所以一直以来,她也是听从教诲,如此行事。

  而今,她却听得他说女子应如玉,宁碎不缺,当有尊重!更是还让她膝下无尘,不跪眼前一瞥。

  那三尺前的矗立,在那一刻,在她的心里,便恍若神明!

  “先生……说的在理!”

  良久,姜有容才回过味来,点头应道。

  “只是说上一句事实罢了。”他一笑,然后又转过身去,背着她问道:“不过,眼前倒是有一件事,似乎不太像事实。”

  “先生是说他们么?”姜有容来到栏杆处,看了一眼楼下打闹的人群,心中疑惑。

  “你说人这一生,到底该怎么过下去?”易安词没有回头,只是轻声问道。

  “想如何过,那便如何过。”姜有容思忖片刻后,答道。同时她也疑问,为何在这个时候,易安词忽然又问起如此通俗,但却极难回答准确的一个问题。

  “如何过?”易安词轻摇头,“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先生此话怎讲?”

  “你不是问素问去哪里了么?”易安词没有回答她,只是提起了她先前的问题。

  “素问姑娘她……”

  听到这里,姜有容心里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难道是素问出什么事情了?

  “她与玉肌夫人皆失踪了!”

  果然!

  姜有容听罢猛地一抬头,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是……与他有关吗?”

  “不是他。”易安词摇摇头,眼中神光闪烁。

  虽因素问的失踪而怒,也曾因无人可用恼。但那些情绪只是暂时存在了他的心间,因为无论是人还是物,亦或者是思绪,他都将之归于习惯之中,并且不会让他们同时出现或同时消失。

  所以,即便早晨还因今日天气晴朗却无人共赏而心存遗憾,可就在他转身走出房门之后,那种情绪便已消失。冷静,儒雅,于闭门的那一刻,重拾在身。

  而在冷静重归之时,他便将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心中演算了一番。而在将种种因素都算计在内后,他便彻底将夜哭雪自这起事件中排除。

  他了解夜哭雪,而夜哭雪也了解他。他相信夜哭雪不会做出如此下作之事,而夜哭雪则相信他的报复不仅仅是会废了他的计划,而是会拉着他同归于尽。他们一个懂得取舍,一个懂得弊害,所以在道理上,他相信夜哭雪。

  而接下来,便是他的另一个猜测。

  “那会是谁?”姜有容问道。

  “不知。”他摇摇头,“也许是神农真天。”

  颜家,神农真天,便是颜无虞背后的一大帮子人。当然,如果算上颜姬,那素问或许也算是颜家的人。但可惜,她出生在天岳,长在流觞君的阁楼中。

  那便不算了吧。他心想着,所以如此计较起来,真天颜家便是最大的嫌疑。他暂且不论素问于羲皇塔内颜姬的关系,单单是玉肌夫人,这颜无虞未过门的妻子,颜无虞若以此为借口拿下两人,也未为不可。何况在颜姒那个小丫头的眼里,颜无虞本就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谁让他的脑袋没有那个能力呢?

  所以他有很充足的理由怀疑,这件事多少与颜无虞有些关系。

  然而,当他听见那个另投他人怀抱的女子叫做长月雪樱,而那个男人又叫做遥疏的时候,他的心里便又多了第三种猜想。

  此前他还在猜想,这遥疏来自哪里。但是当姜有容前来,并带来了远在天边的消息,他便忽然明朗了起来。

  遥疏,应说是遥星,乃为先民之鬼墨,适时被尊称为「天下皆白,唯我独黑」,是为鬼墨流派之始祖。

  鬼墨为氏族大派,其姓多为遥与远,或为即与刻。自先民传下后,后世鬼墨之人便以此四姓居之,且将鬼墨之神发扬光大。

  而鬼墨流派氏族,却也与真天颜家走的极近。

  但即便如此,易安词也不敢笃定自己的猜测便是正确的。直到那女人自称长月雪樱,是长月城之人!

  如此一出,是何意思?旁人不知,但易安词却开始明了!

  “神农……”

  “都是猜测罢了。”易安词忽然摆摆手,笑了笑,道:“不过现在还有件事,可能又需要麻烦有容姑娘了。”

  “先生请讲!”

  易安词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示意她附耳过来。姜有容见状后,便走上前去,与他靠的更近了些,随后附耳上去。

  “方才楼下那几人……”

  易安词伸出一手遮在其耳畔,一边轻声说着话。姜有容上前后几乎是身贴在易安词身上,这本就让她不安的心躁动,;而此刻,她耳畔感受到易安词那说话间那温热的气息,顿时心中气血翻涌,脸上红云飞快。

  她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安静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可是偏偏那温热的气息,总让她心慌!

  男人……

  “不知这件事有容姑娘是否可以应允?”说罢后,易安词却好似没有察觉到姜有容的变化,依旧云淡风轻道。

  “我……有容可以应付。”耳畔余息,让姜有容心有余悸。在易安词问话的那一刻,她始终都埋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她害怕,怕那双颊飞云,误了冰心素问!

  “如此,那便有劳了。”易安词作揖道。

  “不妨事。”

  姜有容急忙应了一句,随后便急忙转身,拖着一身红纱离开了。

  留在原地的易安词有些愣神,心想一向稳重的姜有容,怎也会如此风风火火?不过他细念一想,大概是那件要她去办的事情,太过紧急了吧,便又释怀了。

  所以,在重新下楼的那一刻,他心情又好了起来。

  而在楼下,遥疏与檐无忌还在对峙着。不过,与其说是对峙,倒不如说是檐无忌已然败下风来。

  檐无忌见颜无虞不与自己回复,他便知道今日这事绝不可能善了。

  但对方,可是鬼墨,是善机巧者,更是善武者。而他呢,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吃了吃喝玩乐,有些小算计,他还有什么?

  所以他看不上自己也是正确的吧?

  在被遥疏松开手腕,随后又被他一掌拍倒。而在倒地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身边所有人的惊讶眼神与内心的涌动。

  是啊,就连这些人都看不起自己,何况是那真正身于云端的家伙呢?

  落地后,他没有哭喊,没有大叫,只有苦笑,酸涩。

  “人若不举,第一体现便是气虚体弱,下盘不稳。”一掌拍倒檐无忌,遥疏却并没有太多的态度变化,只是语气依旧冷漠,“就若你一般。”

  “呵呵~咳咳~”

  没有生气,也没有反驳,檐无忌只是大笑,因为他无奈。然而这放肆的笑还没有持续多久,那喉间隐隐却传来一阵温热,引得他连咳不止,最后竟是咳出一道血箭来!

  “啊,无忌哥哥!”

  这一咳,不仅是蓉妹,围在这里的所有人几乎都是心中一震,惊讶异常。可只有蓉妹,只敢弯下身去扶起檐无忌。

  “无忌哥哥,你……你没事吧?”蓉妹心疼的看着倒地不起的檐无忌,眼中泪花闪闪,心中无比疼痛。

  “无用,就是指我这般吧。”

  他看着含泪替自己擦拭嘴角的蓉妹,心中的酸楚顿时又多了几分。

  这个姑娘啊……

  檐无忌在心里默默哀叹,叹自己无能,更叹蓉妹这畸形的心爱。以前,他只觉得这丫头是初心不懂,只是看着自己的模样就喜欢跟在身后,那时他甚至觉得自己便是这世间的美男子,任何一个女人都想着法子靠近自己。而蓉妹,在那个时候便也只是他的一种炫耀工具。

  可看看现在,除了这个他一直认为的工具,还有谁在意自己?

  “无忌哥哥你别胡说,你在我心里,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蓉妹泪眼婆娑,摇摇头道。

  也在这个时候,易安词正巧自楼梯走下,也恰巧听到了那一句发自肺腑的,没有掺杂任何情绪除了心疼之外的话。

  他一愣,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嘛?他心想这句话,无论是任何一个男人说出口,都会被旁人当作笑话,唯有自一个女子口中说出,那才会让更多的人来认可!

  而也是因此,他忽然对这个及笄少女,还有檐无忌,有了新的认识和计划。

  并且也是因为这一句话,在场的人,包括遥疏在内,心底都有了一丝的震撼。尤其是遥疏,在听到蓉妹的那句话后,心里忽然有一种不适,这令他开始眉头紧皱。

  “小丫头片子……”

  只是雪樱,虽口中厌恶,但表情却也变的凝重。

  “这群人都不简单呐。”

  看到这一切后,易安词忽觉额头一痛,心想这次有些事已经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了。墨武与檐前,看来这次的算计,又要多算上几分了。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散华妆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