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三十六 人间不得

小说:散华妆      作者:颜无虞      更新时间:2020-11-21 22:40      字数:3063
  那个男人,虽只露出背影,可檐无忌却识得是那个人在此。他檐无忌虽然也是出身不凡,但是跟这个男人比起来,却是微不足道。

  因为他……可是真正的世族公子!

  “无虞公子,无虞公子!”

  那人,便是颜无虞。

  檐无忌见到颜无虞在此,心中顿时明朗了起来。在捉急之刻,他冲着颜无虞所在的方向开口喊了两声。然而这两句呼喊换来的,却是颜无虞背影那无声的对白,冷漠异常。

  “无虞……公子?”

  其实檐无忌与颜无虞认识并不深刻,之所以会与颜家相识,多少是因为长月城的联姻。

  颜无虞之所以会与长月城联姻,不过只是为了长月雪姬一人而已。他作为颜家的嫡长子,对于若长月一般的族群来说还入不了他的眼中。若不是因为长月雪姬的熟御气质与长相,长月一城,颜无虞甚至连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而檐无忌,也是因为与长月城的联姻,才与颜家有了联系。但颜家为神农真天之族,檐之家还不足以与其比肩,只可仰视。

  可是,其他依附于檐之家的氏族却不这么认为。自从他与长月雪樱联姻的消息传出后,前来祝贺的家主门主更是不计其数。尤其是在二人订婚之时,颜家前来的便是颜无虞,至此两人才始相识。

  可是他们,在颜无虞的眼中,甚至不如一个易安词来的重要。所以在檐无忌呼喊他的时,他本能的便忽略了那聒噪的声音。

  檐无忌见状,只才明白自己在颜家人的心里,终究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纨绔少爷。他早已看清,但不想认。可是现在,他不仅在颜无虞的眼中成为了不入流的下层角色,甚至在所有人的面前,自己都成了一个无用的男人!

  原本的联姻长月雪樱便不答应,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罢了。但是他不举的事实却是真的,尤其是这件事还是发生在新婚之夜。

  至于那遥疏,似是久远之前便与雪樱在一起了罢?他记不清了,也不想记起,总之是这个世界太过造化弄人,谁的心思不是秘密呢?可那个女人,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这算什么?

  他恨!

  “怎么?以为与雪樱联姻以后,便能攀上高枝了么?别做梦了。”遥疏一把抓住檐无忌的手腕,邪魅一笑,道:“再说了,那长月雪姬是什么人?即便是他们两个真的结成,雪樱乃是庶出,在颜家也依旧见不得人!”

  “你说什么呢?”虽然不乐意遥疏如此说,但雪樱却并不生气,因为她是真正的讨厌长月城,讨厌庶出这一词!

  她讨厌,厌恶,所以才用了这些极端的方式。她告诉过家人,自己有喜欢的人,也发誓此生只与他共,可偏偏家里的人似乎听不进她的话。因为在那些人的眼中,你既为庶出,那便没有了自己的命运!

  所以她选择报复,并且这一天,就是在她新婚后的第二天!

  易安词与姜有容其实并没有走远,而是在二楼一个隐蔽的入口处静静的看着。

  “先生。”姜有容在其身后轻轻唤了一声,她实在不明白为何易安词会对着这俗世俗情如此感兴趣。

  “怎么?”易安词没有回头,只是笑笑问道。

  “怎不见素问姑娘与玉肌夫人?”姜有容疑惑道,在她的认知里,无论易安词走至何处,素问必会跟随,可是如今……

  “这个稍后再说。”易安词摆摆手,道:“倒是你,方才听说你心存困惑?”

  说到这里,姜有容忽然神色便黯然了下来。

  那困惑,虽说是如此称呼,更加合适的说法应当是选择吧。她想走出自己的路,可是前人早已将这条路紧紧封住,甚至连一个缺口都不曾留下。她若想离开此条路另辟蹊径,就必须将前人定下的框条尽数打破,只是这打破的代价,却十分沉重。

  “我……我只是……”

  话到嘴边,姜有容却忽然支吾起来,她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出去一趟,有容姑娘倒是拘谨了不少。”易安词转过身来,对着姜有容一笑,道:“有何困惑但说无妨,我若有所知,并不藏掖。”

  “我知先生大义,但这困惑……却只是关我一人之身而已。我怕先生会……”

  姜有容本想接着说此事只事关其身,却要将妙玉神思几代前贤之思都付之东流,她害怕自己的这一想法在易安词看来是绝无仅有的自私与忘本。

  但她话还未说完,却被易安词一语打断。

  “怕我会误判了你的心思,从而断送了妙玉神思匡国之念?”易安词轻笑,慢慢走到姜有容身前,道:“有容姑娘是什么样的人,虽然我接触不多,认识不足。但在我心里,姑娘既为玉笔绝书,必是饱读诗书之辈。而此等人,乃为人上人,信义守望皆为一本,无论你说出何种话来,我都认为你的心思纯正而正义。”

  听罢,姜有容眼眶忽然有些酸楚。那细长的眼角之下,滴滴清泪积攒,可姜有容却始终不肯让它们落下,只任凭他们红了眼眶。

  是啊,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是成为如月卿一般的无双才女,辨识大义,不为苟奸!

  而这个信念,她始终都不曾动摇啊!

  一瞬间,她的心思忽然开阔了起来,云开雾散!

  “先生谬赞了。”她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只是不想让那懦弱的眼红在他面前展露出来。

  “呵呵,那便与我说说,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

  易安词知晓姜有容不易,所以他愿意给她时间和宽容,毕竟这才情无双的女子,本是人间不可多得。

  “我想到……未来之路,该如何走。”

  慢慢的,她开始了诉求,将那日一战后的感悟尽数说了出来。

  而也是于此刻,易安词才明白前往拦杀玉公主的人,竟然是同为妙玉神思的云未央。且更为令他震惊的是,那个传闻之中不屑于自己是男儿身的人,竟也是他!

  随后的事情,姜有容细细说着,易安词静静听着,即便楼下逐渐喧嚣,两人竟似都未曾听见一般,只是静听轻诉。

  “万卷宗开,纳藏天下。玉笔绝书,果真神思飘远啊!”

  听罢后,易安词指敲雕栏,轻叹一声道。

  “神思飘远,是前贤传承而下。只是传到如今,似是到了尽头,但也许是我无能罢。”编读天下,便只天下无涯。姜有容即便神思有远无尽,可是当她知道的越多,便也知晓这天下难成的道理太多太多,多到她已经分不清现实于书卷。似有那么一段时日,她总觉自己活在书中一般。

  “书海无尽,而人生有限。你此番说辞,让我感受到的唯有一件事。”易安词轻轻说道,“人一生最远不过百年,而在这有限的时间内,你却还要花费它去追寻已经久远的过去,而忘记探索了未来!”

  他说,她便听着。然这一句,却好似一把亘古的利刃,突兀的自历史长河之中出现,将两人分隔在了时间的两侧!

  这两侧,一边是过去,逐渐变得昏暗;一边是未来,逐渐变得璀璨!

  “先生您是说……”她似恍然大悟,但却还不通透。

  “过去的便等是固有存在,无法更改。而人活当下,眼中所见的,应是有生之年与身后之事,而不是还将自己置身在过去。”他低头看着那逐渐混乱的场面,眼神迷离:“过去已成历史留藏,而你明天要走的路,何不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

  蓦地,那一把亘古的利刃,将易安词所在的过去轻轻剥离,让虚无与昏暗掩埋,逐渐化为一册史书。而在她的未来之上,她尝试着翻开无数环绕在畔的书册,却赫然这当中的每一本几乎都是空白的,都在等待旁人去写实纪录!

  是了,若过去已存,何必再去念及?而未来不启,唯有饱览过去方有笔迹!如此说来,对于万卷宗开,她需要的是将过于置于身后;而身前,则有当下铺就!

  原来……是要另开一卷吗?

  想着念着,存于脑海中的万卷宗开忽的便华光大放,万千书卷尽数铺卷开来,一张一页,皆印于其脑中,而后化作道道天地经文,肃穆排列于其身后。

  而在身前,姜有容闭目执笔,于一张新铺就的纸张之上书写着当下,沉思在未来。

  她沉静,沉思,沉沦,在为月卿所写下的最后一字画上绝字批,将她的过去圆满点缀。而至于她的新生,便由月卿的一句「望后来者自安,不弃不缀」开始!

  “有容受教,多谢先生指点!”悟通之后,姜有容弯身下跪便要答谢,然而却被易安词伸手扶起,不许她跪下。

  “流派之间,本便应多交而通。”他笑笑,“有容姑娘不必如此。”

  “但先生的确……”

  “呵,女儿如玉,宁碎不缺,更何况下跪。”

  将她扶起后,两人相距不过咫尺。这还是姜有容第一次与易安词如此相近,也是从来没有的男女亲近,因为在她身前三尺处,男子从不可近身。

  而这一次,这三尺之距,却失了守。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散华妆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