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第十章 如履薄冰

小说:散华妆      作者:颜无虞      更新时间:2020-08-01 17:03      字数:2032
  

  只此一计,夜哭雪是伐善太武、力拒天下,还是借太武之名行文武之道,易安词便可以用多种不同的方式,同一个理由逼迫阆仙回头,但此举为兵行险着,成败皆在阆仙是否意志坚定,若观内自省之下仍旧偏信夜哭雪只为太武道,那便算是他命该如此!

  文武一脉,也注定要断绝于他的手中!

  “只问绯雪?”

  “呼~”

  听见阆仙如此过问,易安词终是松了口气。

  “只问绯雪!”

  “若是绯雪无意,你即便身后千军万马,我也誓要取你之命!”

  是死是活,他也注定只是一枚棋子,但现在易安词给了他一条不同的路,所以阆仙,动摇了!

  这信念若心间荼毒,弃之不能,留之无用,阆仙的傲气与信任,在这十多年的水上行船之中,早已被磨灭。如今他肯来,是因尚存的一丝执念,让他仍旧相信太武可策天下!可易安词的一句武行文道,让他的执念发生了动摇。

  这孤独的十多年啊,流逝的又岂止是他的年岁……

  所以,他放弃了。

  “若绯雪无意,易安词命止于阆仙!”

  易安词说的铿锵有力,然那收剑声却细润微薄。在阆仙转身的那一刹那,屋内蓦地灯火通明,而屋外却忽不知何时飘起了雪来——他还是习惯在风雪中独来独往。

  生火的是店里的伙计,方才进了后厨的那个与易安词熟知的店小二。他眼看着下雪天暗了,便寻思着去前堂点了火烛,方便客人们吃喝。

  “哟,这谁走了也不关门。”

  他将屋内的火烛尽数点亮,但那半掩着的大门却不时的透着风,将正堂里的一支蜡烛吹灭,无奈他只好先去把门关上,再将那灭了的火烛点上,然后透着烛光看了看店里,依旧只有易安词与素问,但那个光头大汉却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是在桌上留了些碎银子。

  店小二走过去将桌上的碎银子抓起来数了数,正好是这一顿的饭钱,于是便也不去计较这个粗鲁家伙的不辞而别,反而高高兴兴将桌碗收拾了,退到后厨去了。

  易安词在小二走进来的那一刻,便将脱去的裘衣穿上了,他的伤口还在流血。

  初雪难晴,百花易冷;自那小二退去后,他这壶间百花便也逐渐凋了,入口更是寒凉。

  易安词不计较这百花凋冷,也不计较那逐渐浸透衣衫的血水,他计较的是再入北煌的夜哭雪,是雪下渐生的红莲,是十年不曾计较过的计较!

  这夙世旧怨,终究不是一笔勾销的夙夜恩仇,不是一纸契约可勾勒的结局。将来的路,恐怕更是风雪肆虐,而路的尽头,也许就是冰天雪地,唯有红莲可生!

  “红莲啊,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多年前,易安词便猜不透红莲,多年后,他仍旧猜不透!

  她似乎是凭空出现的,在当年的那场大乱之中,她突兀的出现在了夜哭雪的身旁,在一片雪白的天地之中显得格外瞩目。她手掌绯雪,一身红衣似火,只在夜哭雪出现的地方为他绽放为最炽热的红莲,焚尽一切阻挡在他身前的障碍!

  而易安词,便是夜哭雪前方最为突出和强大的阻碍,所以当年那一剑,他本躲不过!然夜哭雪下红莲怒放,易安词集善策天,红莲即便绯雪无漏,却也敌不过北煌离火灭却!那一剑,险而又险的刺过了他必死的命运;斩下的,却是红莲与雪的消逝;此一回,是文武胜了!

  但夜哭雪虽败,易安词也并没有赢。

  当年策天计北煌,易安词差点让整个北煌陪葬于他与夜哭雪的文武之斗,若非夜哭雪黯然退场,叔藜与仲啼两国的势力便能彻底将北煌分解。事后易安词更是以「安天下」之名,从此埋身于北煌,发誓不再以文武策天,荼毒生灵!

  那个时候,他功成身退,北煌以兵道兴,再为六国之首。而他也以为加持在自身的命运从此便得以解脱,他与小师妹便可安心隐于山下,不问世事。

  但谁又知道,在四年前,红莲又突然出现,以一己之力操持北煌,造成了更大的悲剧!而那个时候,易安词知道红莲所用为太武之道,他以为夜哭雪没来,大概是因病过世了,所以红莲成了太武的传人,而她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他的复仇!

  然而很快,他才知道在红莲出现是因为夜哭雪的推动,他将红莲推出去与北煌成为了对弈的棋子,而他,才是真正的棋手!

  真正可怕的对手并不是看结果,还是过程,在那之后,易安词便决定不再入世。

  可现在,他不得不来,他当年布的局,出现问题了;而这个问题,也只有他自己才能解决!

  而这个问题的缔造者,便是夜哭雪,便是红莲!太武阆仙,便是他们制造问题的第一步。而易安词的第一步,则是找到了流觞君。

  第一次的对弈,他们势均力敌,谁也没有胜利!

  “他的第二步会是什么呢?”

  饮过冷茶,吹过寒风,易安词神思忽转,测想将要发生的事情。

  他的第二步已经很明确,但若夜哭雪针锋相对,那他的计策便不算完美。而这所谓的不完美,在易安词看来便是失败,便是文武之败。

  而若他败了,那这场文武之斗便是他输了,代价则是他的性命!

  所以这第二步,他要走的比夜哭雪更加精准,更加完美,更加无情无义!因为只有一视同仁的舍,才会有无可不有的得,这是文武的宿命,更是他的宿命!

  天命风流,争得是一世英名;而文武显学,争得却是天下,一统六国的天下!尘世皆知文武之相,可策天执地;六国之脉,可正万世之名。易安词争的,是前者;夜哭雪争的,是后者。本意是不冲突,但方式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其中一人倒下;所以夜哭雪不想死,也不会死;易安词也不想死,但却可能会死,所以他的第二步,将会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稍有差池,这天下,便是夜哭雪的天下!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散华妆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