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比赛

配色:

字号: 18

第三章 雪静影疏

小说:绯雪剑      作者:颜无虞      更新时间:2020-05-26 10:55      字数:2523
  

  “这句话从您口中说出,似乎有些不恰当。”

  易安词喝了一口茶,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味道:“您是那样高雅的人。”

  “高雅,和高贵是两种意思,”

  珠帘后的人轻抚着白猫靓丽的毛发,连眉眼都没有抬一下。

  “那或许是我曲解了。”

  易安词从那句话里听出来的意思让他很是有些不安,不忿。但令人可笑的是,他对于这种不安与不忿却安之若素。

  也许是不在意的久了,他对那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已然没有了任何反抗;当她一言一行都那样简洁而直插人心的时候,他的本能就不再是自己的,而是跟随着女人而变化。

  所以,他这是他唯一的习惯。

  “曲解与否不是问题本身。”女人的声音依旧慵懒,“所以你该做的,是去想法子解决问题。”

  “那您可是抬举我了。”易安词眼神变的迷离,“虽然我也是问题的一部分,但方法并不在我这儿。”

  “那就去找到方法。”女人的声音忽然高了一些,带着些颤音。

  易安词身旁的女人们在听到女人的高音后,也忽然都齐齐跪了下来;霎时间,这屋子里的任何声响都没了,静的可怕。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件事可是你自己揽下来的。”没过多久,女人又开口道:“你的承诺,应该不会也和你的习惯一样,从来都不会有第二次吧?”

  “还真是自找苦吃啊。”

  女人话落后,易安词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在心里,他也开始为自己的愚蠢选择而后悔不迭,真就是给自己选择了一条绝路。

  无奈,却还不能发发牢骚,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那茶碗里的茶喝干净,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

  哦对了,顺便还要道个谢。

  “那这次,就多谢款待了。”

  易安词捧起茶碗,将茶水一饮而尽,而后笑着道了谢,就打算离开了。

  女人也没有回应他,只有她怀里的那只猫不耐烦的哼唧了两声,便不再看向易安词,一头埋进了女人宽大的袍子里去了。

  随后,便传来一阵细微的关门声,和细致入耳的风雪呼啸。

  易安词大概是不记得自己离开那阁楼有多久了,因为当他找到一个新的酒馆坐下的时候,他的口中,依旧存有那茶味,微苦。

  他坐下后没有多话,只要了一壶清酒与几碟小菜,随后便交代小二勿来打扰自己。

  对于漱玉祖师,易安词的心里的确存有敬畏,甚至于他曾以为文武之道,将来必能拜百万朝野,纳千万民于一人之手。

  可是意外的是,在一次研读漱玉祖师的手札时,他意外发现了文武道的过往秘辛!

  那似乎是一个极为天大的秘密,大到连漱玉祖师都不敢传下来,以至于这秘密时隔七代祖师后,才因为北煌,破镜而出!

  他独坐窗边,看着窗外皑皑白雪,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眼好像什么也看不到了;但一眨眼,便又清明了。

  “北煌的雪啊……”

  易安词一边饮着酒,一边感叹道。

  原本,北煌的雪是多么的美,多么的温柔;可自那一夜起,这雪,便变了味道。易安词本不是敏感之人,但自那一夜,他竟在不知不觉之中,便舍弃了曾经的自己,变的……冷漠、无情。

  他逐渐的……忘记了何为文武道。

  他一边饮着酒,一边看着雪,不知不觉,酒坛便空了;然后他要了第二坛,接着是第三坛……一直到天黑,他的面前堆满了空酒坛子。

  可人,却并无一点醉意。

  “今天的酒,似乎不醉人啊。”

  临离开时,易安词开玩笑的说道,随后还破天荒的多付了些酒钱,用他的话说,那是送的清醒钱,以后还会常来。

  小二自是心里欢喜,临了竟还将他送到酒馆之外一里的渡口,并亲自将他送到了船上。

  那渡口,叫凌雪渡,仅有扁舟一叶,草亭一间,摆渡人一名。

  易安词上了船,也不多言,只说了去河对岸,便不再言语。那艄公也是老实人,身上披着覆着雪的蓑衣,带着斗笠,常年独自一人在渡口,等候需要摆渡过河的人。

  而这一等,便是十七年!

  “我听说,你可长坐在风雪之中而不动,是真的吗?”

  渡河时,易安词看腻了这冰河雪清,无聊之下,蓦地想起了方才那酒馆小二的话来,便开口问了问。

  可这艄公,在听了易安词的问话后却不曾回答,甚至脸上都未出现丝毫的神色变化,依旧只是撑着船,只字不语。

  “你不会说话?”

  易安词也不生气,只是笑着问了问,结果那艄公依旧是一言不发,兀自撑着船。

  “好吧。你既不会说,那我说好了。”易安词一面说,一面自怀中掏出一个酒葫芦来,那是临走前,那酒馆小二偷偷送给他的。

  他打开酒葫芦,小饮了一口,而后接着说道:“早些年的时候,我也向往北煌的雪,可是现在,却害怕的紧。”

  “这风雪啊……”他将手伸出乌篷之外,“有时候美得不可方物,可有的时候,却又冻人的很。呵,还真是矛盾。”

  他轻叹了一口气,而后又接着饮了一口酒;可是旋即,他又觉得一口不过瘾,便又喝了一口。

  “就像这烈酒,冷的时候喝了,觉得暖和;可喝多了,却也伤身。”

  他似乎不觉得疲倦,一直说个不停。然而那艄公却依旧不动颜色,只是安静的撑着船,唯一的回应,便只有那挂在乌篷旁明灭不定的油灯。

  枯燥的行程总是漫长,也不知船行了多久,这乌云夜竟忽然落了雪来;虽不是很大,却仍旧让易安词心里逐渐不安起来。

  “又下雪了。”

  他抬头看了一阵后,轻叹了一口气道。

  “到了。”

  赫然,在易安词感叹抒意之时,那艄公竟开口说了话!

  “你会说话?”

  他一惊,整个人忽然便贴到了乌篷上,双眼有些怪异的看着艄公。

  “下船吧。”艄公依旧颜色不变,“我要回去了。”

  “哎,你……”

  易安词本还想问你这人怎么这么不厚道,明明会说话,为何还要装出一副聋哑状欺骗自己。可这边他话还未说完,那艄公却是丝毫面子不肯给,连着赶他下船。

  “说话就说话,动手做什么?”

  被赶下船后,易安词整了整衣裳,望着逐渐远去的乌篷船,自言自语了一声。

  “也未带伞具,看来要戴着一身风雪去见他了。”

  他有些苦恼为何偏偏在他出门的时候下雪,或者他也认为那小二没有想得周全,送别的时候也不记得带把伞来,这样没有脑子的伙计也着实该换了。要是那酒馆是自己的,这样脑袋不灵光的绝对不能要。

  可首先,他得有一间酒馆。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他要去见另外一位老板,但愿那里的人能有些脑子。

  河的对岸,是一座雪山。

  山不高,很平缓,且山上多植被,只不过现在都盖着雪,看不真切原本的面貌。其中也有山涧潺溪,偶有灵长兽类嬉戏其间。

  “地方不错。”

  易安词观察片刻后,挑了一条不算崎岖的路上了山。

  这是他第二次上到这座山上来,相隔第一次,应是过了许久时光了。他不知道里面的人还在不在,或者说那人,还愿不愿意见他,毕竟第一次的相见并不和谐。

  “但愿你能听我说完话吧。”

  易安词驻了脚步,伸手拢了拢裘衣,又抬头看了看这雪夜天,身上的雪,逐渐的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绯雪剑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