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卷一 不归  少年游.2

小说:终生误      作者:薛邙      更新时间:2020-08-01 20:56      字数:2418
  这届少年游盟会,各大门派参与的弟子总共约三四百人,每一个都是本门派精挑细选出来的最出色、最拔尖的弟子,可想而知夺得榜首究竟有多么艰难。经过半月的厮杀比拼后,逐鹿榜前十已经排列好,鹤隐一门便独占四席——顾长亭,沈遇,还有霍冥姬的两名徒弟,司南珩与谢故。赤焰门则是梅慰尘,慕今朝以及陈聘的大弟子谢无尘。余下三位,两位出自涤恶世,一名沈戮,一名萧悸,剩下那位则出自四大门派最末的明月屿,叫宁如烨。

  三日后进行决赛。

  沈遇的佩剑是玄机子曾佩的,唤作同悲——剑铭是顾长亭曾经随口说的一句“雪夜无路不逢归,天下谁人不同悲”,恰巧被玄机子听见了,这老不正经的师父就刻在了剑身上,倒叫顾长亭难为情许久。赐给沈遇后,顾长亭本想叫他洗了去,沈遇却不为所动,一直保留至今。顾长亭知道,他还会保留这句剑铭至死……至少前生如此。

  沈遇与顾长亭本便是天赋异禀,何况师出名门,对战其他门派的弟子自是轻松自如。但不知今生发生了什么变故,惊蛰竟早早便被淘汰了,顾长亭没能再给他放水。不过想想也是,惊蛰尚未有自己的佩剑,前生也是误打误撞进了前十,也仅仅止步于前十。这样的结果倒并不让人意外。

  顾长亭去找惊蛰时,小少年抱着自己的剑坐在花丛旁的石凳上,正盯着石桌看。

  顾长亭轻声唤他,“惊蛰?”

  惊蛰闻声抬头,侧首看见他,抿了抿唇,说:“长亭哥哥。”

  “怎么在这里,今日热得很,不要中暑了。”顾长亭皱着眉头摸了摸惊蛰的额头,“我房里备了一碗酸梅汤,你去喝吧。”

  “不用了……”惊蛰语气有点怪异。

  顾长亭手指一顿,轻声问道:“怎么了?”

  惊蛰抿着嘴唇,强忍着沮丧的神色,强作平静说:“你与沈……师兄,都进了前十,我却早早被淘汰了……丢了师父的脸。”

  “才没有,”顾长亭松了口气,温声安慰道:“你年岁本就小,何况又没有自己的剑,这很正常啊。”

  惊蛰抿了抿唇,顾长亭实在见不得惊蛰难过,就把他拉起来,往自己院子那边走。

  顾长亭的院子就叫长亭阁,院落不大,但四处里种着修竹与各类花卉,瞧着是满园的生机。顾长亭拉着他在小路上走,一路走一路琐碎地说:“这届少年游,参与的人数多不说,个个都是本派的精英,甚至有接连参加两届的,经验也比你多。你年岁尚小,经验不足,止步至此是很正常的事情,成绩也很不错了,我当年也不敌你呢。想一想,你有了这次的经验,下一次再参加不就可以进前十了么?若你这几年潜心刻苦,只怕逐鹿榜首都要被你夺去了。”

  惊蛰很安静地听他说,半晌才低低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安慰到。

  顾长亭自己说的心里也没底,但惊蛰向来心思单纯,不会想太多,这次的反应倒着实有些奇怪……这样想着,顾长亭不禁偏头看了他一眼,心中暗忖,“惊蛰本也不是个安静的性子……怎么今生倒内敛了许多。难不成沈遇把他带坏了?”

  一进屋子,顾长亭顿感初夏的暑气散去许多。他拉着惊蛰坐下,又不知从哪摸出一把折扇来给他扇风,撑着腮看惊蛰安安静静地喝汤,笑得眉目生春。惊蛰含着一口酸梅汤抬眼看他,想了想,咽下去,把剩下的大半碗推给他,眼神湿润又清澈,“长亭哥哥,喝么。”

  顾长亭摇了摇头,惊蛰就又默不作声地推回来,继续喝。

  顾长亭不知怎么就走了神,他也不知道自己想些什么,思绪就天南海北地转,一会儿想到沈遇和那两个黑衣人,一会儿想到重生那会惊蛰扑进怀里,一会儿又想到那碗冰冷的孟婆汤和那块简朴得近乎简陋的铜镜。

  前生走马观花过了一遭,又尝了一遍酸甜苦辣咸。

  最后他想到了自己的死亡。

  顾长亭当时是鹤隐的掌门,按理说这身份没人动得了他,他当时身体虽然算不上很好,但也不能说很弱,若精心调养着,说不定也可以和石潭里爬两步都嫌累的老龟一样长命百岁。

  但是顾某并不是很想长命百岁。

  他去世之前的一天,经历了一个……称不上折磨的折磨。身体发肤倒未曾损伤一点,但魂魄像是被尖锐的爪牙撕扯许久,疼得要命。

  他是自杀的。

  死前留了遗书,后事、鹤隐的诸多事务都想到了,以免后生不妥当,断送了这江湖第一门。他原本以为自己担着鹤隐掌门的名号会有很多事要做,但面对闭上眼睛后的千百年时光,顾长亭才发现自己并不能做很多,想到的所有事情三言两语就能交代得很清楚,他的遗志自有后来人接收。或许也有后人并不承认他的伟大,那也没关系……那都和他没关系了。

  于是他决定留给自己几个时辰,做一些自己的事情。

  他在后山挖了个坑,只不过不是给自己挖的,他把自己最后的念想埋进了三尺黄土。那坑是个风水宝地……不仅很通风,还在石潭旁边,风水都齐了。甚至前头还有棵他曾经亲手种下的花树,叫长相思。

  顾长亭看着惊蛰终于咕嘟咕嘟把一碗汤都喝完,嘴唇红润润的,忽而茫然地想,“那树好像是我多大种下的……是二十那年吗?”

  好像是了。

  惊蛰看着顾长亭光明正大地走神,不禁歪着头盯着他看了一会。见他还是一副呆愣样子,只好出声道:“长亭哥哥,我喝完了。”

  少年糯软的嗓音让他乍然回过神,当他抬眼看来的时候,惊蛰看到他眉目间的戾气一放即敛。

  顾长亭吐了口气,掐了掐眉心,笑着说:“真乖。”

  惊蛰放下碗,犹豫了一会儿,轻声问:“长亭哥哥,你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顾长亭哑然,眼前的小少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让他有一点心疼。

  他问:“为什么?”

  惊蛰像是在犹豫着什么,半晌,才嗓音低缓地说:“因为长亭哥哥最近和惊蛰在一起的时候会走神呀。”

  顾长亭紧绷着的神经骤然放松,不禁失笑,无奈道:“想什么呢。我倒没什么烦心事,就是少年游实在很重要,怕丢脸。”话音未落,他便意识到自己不该用这件事来作借口,果然见惊蛰低下头,一副失落的样子:“长亭哥哥才没有。丢脸的是我……”

  顾长亭叹气,心想惊蛰还是心思太重了。

  他道:“没有啊,惊蛰,你是师父的骄傲。”

  “那惊蛰会是长亭哥哥的骄傲吗?”惊蛰抬起脸认真地看着他。

  顾长亭微愣,惊蛰不依不饶地追问:“会吗?”

  顾长亭垂下眼,沉默片刻,轻声说:“要看你够不够坚强,够不够勇敢,够不够努力……”

  惊蛰睁大眼睛,道:“这样麻烦!那我不要当长亭哥哥的骄傲了。”

  顾长亭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所以,够坚强、够勇敢、够努力、也不怕麻烦的沈遇,才会是他的骄傲啊。

薛邙 说:
其实我只想写个无脑恋爱文,但大纲一码突然就正经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邙哥落泪】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终生误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