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庆余年—言冰云沈婉儿—国仇家恨,咫尺天涯!  八、恨藏心底

小说:一千梦生      作者:凤花飞雪      更新时间:2020-09-16 16:07      字数:5437
  这一日,范闲来到言府,正好看到言冰云与沈婉儿,在廊下,下棋对弈呢。男的白衣胜雪,玉冠束发,宛若浊世中的佳公子;女的蓝衣清雅,落落大方,是楼阁中的大家闺秀。不得不说,沈婉儿人如其名,温婉动人。看到他来之时,沈婉儿率先转过头来,浅浅一笑致意。

  看到婉儿冲着别的男人笑,哪怕他知道,这只是在与范闲打招呼而已,根本没有什么意思。可是,言冰云还是觉得,心中不太舒服,有些微的酸涩之感。他不想看到婉儿,对着别的男人笑。

  不过,看到是范闲,言冰云也只能唇角微扬,“你来了,快坐。”范闲在棋盘的另一边,坐了下来,看了看棋局。“看来,你们的关系,是进步神速啊。沈小姐,你待在这言府之中,可还好?”毕竟,言冰云可不是很会照顾人家姑娘啊。

  沈婉儿道:“我很好,多谢范大人关心。”毕竟,在这庆国都城之中,除了言冰云,她也只对范闲熟悉一些。所以,如今能看到认识的人,婉儿还是很开心的。

  范闲向来是自来熟的性子,“叫什么范大人,多生疏啊,好歹我们也认识了一段日子了。不如,以后叫我,范闲或者是范大哥便好。”他的话一出,一边的言冰云,脸色难看了些许。叫他范闲,范大哥,可是婉儿现在,叫自己都还是言公子呢。

  她若真的如范闲所言,这么叫了,那么岂不显得,他们生疏了吗?所以,言冰云刚想出声反对,就听到婉儿说道。“不好吧......”言冰云听到这里,十分赞同地要点头,然后下半句话来了,“不过既然范大人你这么说了,婉儿也不好拒绝,以后我叫你范大哥可好?”

  她,她同意了,叫了范大哥。言冰云脑海里,一直徘徊着这句话,好久没有反应。可是范闲在一边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地捂嘴想笑。不过,他没有笑出声来,免得真的惹恼了言冰云。如果他刚才没听错的话,沈小姐叫言冰云,还是叫言公子呢。

  如今却叫自己为范大哥,这样一来,就显得言冰云那边疏离了一些。“好,那大哥我,今日就认下你这个妹子了。以后,若是他欺负你,告诉大哥,大哥帮你出气。”一声大哥,让沈婉儿不由地想到了亲哥哥沈重,也不知他如今,怎么样了。

  太后与皇上,不知如何责罚他了。可是,婉儿也知道,齐国那边的事情,他们未必很清楚。毕竟,这不是什么国事军情,只是私事而已。所以,婉儿一直想问,却忍着没有问。

  “那婉儿先谢过范大哥了。”一声范大哥,成功让旁边的言冰云,俊脸彻底黑了下来。一看他浑身上下都在冒冷气,脸黑得不行,范闲连忙又道。

  “既然你都叫我一声范大哥了,那么对这个冰块,是不是也得改称呼了。不然,你叫我大哥,却叫他还是言公子,显得多生疏啊,对吧?”范闲的话,让沈婉儿的脸,微微一红。这一点,其实她有想过的,自从明白他的心意之后,知道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婉儿就在想。

  她是不是该改一个称呼了,总不能一直叫他言公子吧。可是,她又不知换成什么比较好。这时,范闲看到她的羞涩,便直接帮她决定了。“我看这样吧,直接叫冰云就好了吗?你说呢。”冰云,沈婉儿下意识地看向了言冰云,察觉到对方的目光之后,她又低下头去。

  范闲觉得,把要说的事情,说一下,他就该离开了。不要在这里,妨碍人家谈心了。他在,人家沈小姐哪里叫得出来啊。

  “对了,你叫婉儿,我未过门的妻子也是叫婉儿。有缘吧,我觉着吧,你来庆国也有一段日子了。不过一直待在言府里,没有出去过吧。不如,我们四个人,过两日,一起出去郊游如何。也让你好好看一看,我们庆国的都城是如何繁华热闹的,如何?”

  沈婉儿温顺地点头,看她点头了,言冰云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于是,这件事情就这样说定了,范闲就自己识趣地离开了。

  他一走,言冰云又看向她,似在等待着什么。沈婉儿犹豫了一会,还是有些害羞地唤了他一声,“冰......冰云,你在看什么呢?”

  一声冰云,她唤得有些结巴,不过听在言冰云耳里,却让他的神情,立即冰雪消融,有了春色。好一会,他才轻声应了一声。“看你。”简单两个字,看你,却让沈婉儿立即害羞地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了。

  两日之后,他们四个人,一起坐了马车,去了郊外。她也看到了,范闲未过门的妻子,林婉儿。一袭白衣,清丽动人,坐在范闲身边,一见到她,就对着她友好地笑着。于是,两个婉儿,就这样认识了。其实,范闲之前就向林婉儿提及过,沈小姐。

  所以,林婉儿一看到她时,就立即友好向她打招呼。“你也叫婉儿,是吗,我们的名字一模一样哎。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你要闷的时候,可以来林府看我。”

  沈婉儿也点了点头,握住了她的手,“好,不过,我们谁大一点啊。”

  范闲在一边道,“你们呢,是同岁,不过婉儿比你略大几个月,比你稍微大一些。”

  “那以后,我叫你林姐姐吧。”

  “行,那我以后就叫你婉妹妹吧。”两个婉儿没说几句话,就立即成了好姐妹,于是她们聚在一起,一路上说个没完。两个男人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地会心一笑。言冰云对于这些,其实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婉儿在这里,一个朋友姐妹都没有。

  他也不能经常陪着她,所以,她现在有了一个好姐妹,是好事。以后,她可以与林婉儿一起,谈谈心什么的。于是,言冰云一直含笑看着她们,说个不停。

  当他们来到郊外,那片草地上时,才从马车上下来。沈婉儿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看到站在马车边的言冰云向她伸出了手来。于是,她扶着他的手,慢慢下了马车。四个人,一起去泛湖,吃着精致的点心,倒也是说得甚是开心。

  后来,他们在一处山坡上的时候,沈婉儿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便与他们说了一声,去了一边方便。因为离得不远,他们倒也没有陪着她去。

  可是当她回来的时候,刚刚走近,就听到他们提及了沈重两字。哥哥,沈婉儿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他们在说哥哥。她没有再走过去,就在一边,听着他们说话。

  而范闲这一边,当他提及沈重二字时,一边的林婉儿就插嘴道:“你们说的那个沈重,是齐国的锦衣卫指挥使沈重吗?”范闲在一边点头,林婉儿又说了下去,“他不是死了吗,为何还要说他?”一句他不是死了吗,听在沈婉儿耳里,宛若五雷轰顶一样。

  让她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哥哥死了,不会的,不可能。冰云他明明说过,哥哥深受太后器重,这次的事情最多就是被责罚一顿,哪怕是丢了官职,她也不在意。可是,他们说,哥哥死了。沈婉儿下意识地看向了言冰云与范闲,希望他们能否认林姐姐的话。

  可是她看到的是,范闲与冰云,一齐沉重下来的脸色。三个人一时之间,都沉默了下来。好一会,范闲才道,“也不知还能瞒沈小姐多久,她不会一直待在言府里不出来的。只要她一出门,就有可能听到人说起,沈重的事情。”

  林婉儿在一边,轻叹一声,“沈重是婉儿的哥哥吧,也是她唯一的至亲。如今,他已经死了,婉妹要是知道了他的死讯,不知会多么难过。对了,是谁杀的沈重啊?”

  她这么一说,另外两个人的神情,越发难看了几分。林婉儿一下子看出了什么,“不是,你们都有份参与吧。”她这么一说,不远处的沈婉儿也看向了他们,她心里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可是,她不愿意相信,哥哥会死,而且他的死还与冰云他们有关。

  如果是他们动的手,那么她以后要怎么才好。

  “沈重的死讯,也只能瞒得一日是一日,婉儿迟早还是会知道的。我只是希望她先能养好伤,以后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言冰云的这番话,听在沈婉儿耳里,让她的心越发冰冷了起来。他没有否认刚才林姐姐的猜测,哥哥的死,真的与他有关。

  一边的范闲看向言冰云,“如果她真的知道了,一定会问起,是谁杀了她哥哥。到了真的瞒不住的时候,你就全推给我,让她恨我好了。”

  “可是,我是知情的,我从头到尾都知道你的计划。所以,沈重的死,我也是有份的。怎么可以,让她怪你一人。”他全都知道,明知范闲设计,要杀她哥哥。可是,他从头到尾都是在一边冷眼看着,从未有一字片语地提醒。

  沈婉儿全听到了,这一刻,她是对言冰云有怨的。可是,她也听明白了,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是范闲。冰云他,最多只能是见死不救。她不舍得怪冰云,却在怨恨范闲。是他设下毒计,杀了她唯一的至亲,他是凶手。可是,在她往前迈了一步之后,突然停下。

  不行,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去,这样范闲他们就知道了,她已经都听到了真相。那么以后,范闲对她,就会有所防备。而她,光凭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为哥哥报仇。范闲的本事,她见识过,更何况如今,她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无依无靠。

  至于言冰云,她不用问都知道,一但有一日,她要对付范闲。第一个拦在前面的,就一定是他。因为他与范闲,情如兄弟,守望相助。而且对于杀她哥哥之事,他虽未参与,却全知情。所以,他也是同意,范闲的算计的。

  不,她不可以出去,不能让他们发现,她回来了。

  一瞬之间,得知哥哥已死,又知是被范闲所算计,暂时报仇无望。沈婉儿实在是难以承受这一切,她只能让自己,悄无声息地离开。来到了一条小溪边,确定离得够远了,她才停了下来。也终于,可以哭个痛快了。她半跪在那里,哭得伤心欲绝。

  是她太天真了,居然会相信他的话,以为哥哥回去,最多就是被责罚或者丢官而已。可是,她没想到,哥哥会死。如今,她突然想起当日那一剑,哥哥的那一剑。以哥哥的武功剑法,居然会刺不中要害,还有当刺中她的时候,哥哥眼里有心疼,却不震惊。

  如今仔细想来,其实破绽也不少,是她下意识地选择,相信了言冰云的话。所以,她才以为,哥哥不会有生命危险。

  哥,你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婉儿一个人在这个世上,你就那样走了呢。以后,婉儿就是真正的孤儿了。你被人算计而死,我却不能替你报仇。范闲的本事与势力,全在这里,在他的地盘上,她想报仇,根本是痴心妄想。可悲的是,如果她要报仇,第一个拦在她面前的就绝对会是他。

  那个,她爱他若狂,甘愿为他而死的人。沈婉儿跪在地上,哭了好一会,脑海中回想起来的,全是过去与哥哥在一起的日子。到最后,她的目光冷了下来,也坚定了起来。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不过,也不能在此时冲动行事。

  否则,不但是报不了仇,还会打草惊蛇。要是范闲以后防备于她,她就更不可能替哥哥报仇了。所以,她得装作若无其事,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就像他们希望的那样。只有如此,她以后才有机会,替哥哥报仇雪恨。所以,当她再回去时,已经恢复了平静,就好像刚才什么也没听到似的。

  看到她回来,言冰云问了一句,“怎么如此之久,你没事吧?”

  沈婉儿下意识地躲避了范闲打量的目光,回了一句,“我没事,就是肚子不太舒服,现在好了。”

  林婉儿立即接了下去,“就是,女孩子在野外总是不太方便的,你们这些男人,懂什么。而且,言公子,你这么问,让人家都害羞了。”一看果然是,沈婉儿微低着头,在躲避他的目光,看来是害羞了。也是,问一个女子这样的问题,难怪她会害羞。

  言冰云立即道,“我就是见你去了那么久,有些担心而已。好了,来,婉儿快坐下来。”一声婉儿,让范闲听着,不由地笑了起来。看来,他们是真正地好了,只要以后言大人不反对,他们应该可以好好地在一起。让言冰云照顾她一辈子,也算是让他对沈重有了交待。

  毕竟,人家哥哥当初,是托付于他们两人的。

  后面,沈婉儿的心情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哪怕是面对范闲的话,她也是对答如流,一点异样也没有了。只是,偶尔在旁人看不到的时候,她的眼中才流露出恨意来。她将这份恨,暗藏心底,等待着时机复仇。只是,她看向言冰云,心情却复杂难言。

  尽管她清楚,这一场算计,他并没有参与其中。刚才他们说得很清楚,可是,他是知情的呀。若说,她现在心里,对他一点怨都没有,那是假的。事到如今,沈婉儿对他,情爱依旧,只是多了一丝怨。当然,在她对他的感情面前,这一丝怨其实微不足道。

  不过,她的心情,再不复之前那般轻松惬意了。他日,当她找范闲报仇的时候,冰云他,会如何呢。沈婉儿在想,如果她真的能报仇,到那时,估计冰云他也会怨恨她吧。因为在他心里,范闲是他的好兄弟与知己。他们是站在一起的人,她伤害他的兄弟知己,他对她,恐怕也会怨恨吧。

  到那个时候,他们只能是形同陌路了吧。

  沈婉儿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着急,不要流露出异样来。明知结果会如何,她也一定要替哥哥报这个仇,她不可以让哥哥白死了。那是从小照顾,抚养她长大的兄长,是她唯一的亲人。没有哥哥,就不会有现在的婉儿。

  所以,这个仇,她一定得报,只是在此时,她只能恨藏心底,以待来日。至于她与言冰云,以后会如此,她现在不知,也猜不到。一切,就待那一刻来临之时,再说吧。对于这些,她是抱着听天由命的心态,反正等她替哥哥报了仇,心愿一了。

  大不了,到时候,她任由冰云他处置便是。

  后来的日子里,沈婉儿在言冰云面前,一直一如往日,丝毫没变。哪怕是看到范闲时,她也是一如从前,依旧亲热地唤他为范大哥。就好像,她从来不知道而已。到后来,当他们瞒不下去,告诉她哥哥的死讯时。她也只是低头伤心哭泣,伤心了一段日子,就装着慢慢走出来了。

  看她“重新振作”起来了,其他人,也都很开心。于是,林婉儿经常过府来陪她说话,有时候,他们四个人还是会一块出去玩。

  而她也感觉得到,冰云对她,越来越好,越来越温柔了。心中对他的怨,开始慢慢消散无踪,可是她对范闲的怨恨,却从未消失过,只是隐藏在心底而已。

  就这样,她在庆国,一待就是半年过去了。当有一晚,冰云他向她求婚之时,她低头含羞,然后微微点头,算是答应了他。

  后来,他们成亲了,她成为了冰云的妻子,言府的少夫人。只是,那隐藏的恨意,时不时窜出她的心底,让她甜蜜的新婚日子里,偶尔地伤心一回。不过这一切,其他人都不知道,包括她的枕边人。

  冰云,我爱你,可是我不能为了你,放弃对范闲的报仇。所以,当那一日来临之前,就让我们好好过日子吧,珍惜现在美好的时光。

  言冰云对此,并不知情,他一直以为,婉儿并不知道。她哥哥的死,是出自范闲的算计。所以,成亲以后,面对柔情似水的婉儿,他一直是愉悦开心的。婉儿,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我们一定会是一对令人称羡的夫妻的。

  (暂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一千梦生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