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比赛

配色:

字号: 18

2.4错误

小说:而误      作者:枍析      更新时间:2020-05-23 08:06      字数:4052
  校一模这种事情纯粹就是想不开才干的。

  题出的特别难,既伤学生自信心又伤老师身体。

  然后沈若爻捧着自己670的成绩被管芜骂了一天。

  也不算是骂吧……总之学霸说的话不能信。在年级均分降了差不多50分的前提下他还能考那么好,太孙子了。

  没等管芜说个尽兴,沈若爻就被班主任拉走了。

  “这次的排名只是校内粗略的排了排,等到高考的时候在全省范围内排名,你的成绩可能就没有那么突出了。”老师谈话之前的惯例——先恐吓你一下。

  沈若爻点头。

  “有想过去什么大学吗?”班主任的表情突然慈祥起来。

  “就……就C大啊。”沈若爻也没多想,直接抖出了真实想法。

  “留在本市?不冲个清华北大什么的吗。”

  “C大也不算差嘛……”沈若爻笑笑。

  一个是因为C大在全国排名确实不错,而且他想读的专业排名也很高。还有一点点私心就是……江樵是那里毕业的。

  这还是他缠了刘述扬好久才得来的情报。

  “好吧好吧,不管考哪里都要加油啊。”听到预备铃响,班主任把他赶出了办公室。

  管芜还是说,沈若爻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学习机器。

  C大的录取分数线明明也不高,以他的成绩是稳了的……管芜和段疏闻面面相觑,不知道他那么拼命,到底在和谁较劲儿。

  沈若爻也不解释什么。

  高三的宿舍楼一般都灯火通明,随着夜渐深,灯光也逐渐暗了下来。

  管芜关了灯,爬到床上看向沈若爻:“你还不睡?”

  “马上。”

  “……你每天都说马上,你哪天早睡过啊。”管芜略微担心,“高三这才刚开始,还有整整一年要拼,你这样熬撑不住的吧。”

  这两天睡得确实有点晚。沈若爻靠在座椅靠背上,闭了闭眼:“我真的就剩最后一题了。”

  “要做半个小时的那种数学压轴题吗。”

  “半小时倒不用——你先睡吧。“管芜将信将疑地又看了他半天才躺下。

  沈若爻注意力又回到卷子上。

  他骗管芜的,其实还剩大半张。

  不知道为什么,脑子有点乱,今晚效率极其低下。

  “小江。”沈若爻抚过桌角那张照片,仿佛还能感觉到温度,“我有在好好努力哦。”

  你会回头看看我吗。

  仿佛得到江樵法力加持,沈若爻很快刷了两题,然后准备睡觉。

  他收拾好卷子关上灯,到阳台上望了望。

  好安静。

  天上坠着孤独的一颗星,比月光还明亮。

  高三上学期大大小小进行了几次正规的校内考试,每一次考完都用排名来打压自信心,寒假也被最大限度地压缩。

  ……虽然但是,反正打压不到沈若爻。

  沈钰孚来串门的时候对着沈若爻的成绩感叹了好久:“我们班主任在班上天天提到你,你现在在高一年级已经活成了一个神一般的存在了。”

  “你们班主任刘述扬啊?”沈若爻刷了会儿手机,朋友圈里是喜气洋洋的过年氛围。

  沈钰孚点头:“嗯。”

  沈若爻微微勾了勾嘴角。

  “对了,我分手了。”过了一会儿,沈钰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沈若爻歪了歪头,有点疑惑:“都是一个班的,分了也抬头不见低头见,尴不尴尬……不对我关注点错了,怎么突然就分了?你俩还是谈了两年多了吧?”

  “你情我愿有什么尴尬的,而且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你还想做什么出格的事啊。”

  “咳,没有没有。”沈钰孚坚决否认。

  结束了这个话题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原来他们俩的聊天内容只限于恋爱和游戏吗。

  可是沈若爻升上高三之后就下决心,这一年先不打游戏。

  要不聊聊学习……

  沈若爻及时掐断了自己这个危险的念头。

  “出门玩么?”沈若爻提议。

  “行。”

  “你俩去哪?”陈熙慕在沈临边上靠着,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开学前出去逛逛。”沈若爻不想打扰他俩恩恩爱爱,拽着沈钰孚飞快逃离了现场。

  “沈若爻你明天生日啊。”漫无目的走在街上,沈钰孚问道。

  “嗯。”

  是真正的成年,也是立春。

  沈若爻一直觉得,能出生在这个日子真的很幸福。

  初春总代表着希望,就像少年,永不退缩,满怀梦想。

  走到地铁站附近,沈若爻突然想起什么:“我想去个地方,有点远,而且我不确定。跟我去绕一圈?”

  “反正我作业写完了没事干,你想去就去呗。”沈钰孚在他身边站定,等着他带路。

  “你不怕我把你卖了啊。”沈若爻笑笑。

  没有明确目的地,只是突然想起高一元旦的时候,被管芜拽出去看电影,然后在地铁上偶遇江樵和刘述扬的那次。

  没有理由,他就是很想去试一试,会不会真的有那么好的运气遇到他。

  三站。

  沈若爻下了地铁,不知道该往哪去。沈钰孚塞着耳机跟着他乱走,也不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出了站就是居民区,C大就在附近。

  当初刘述扬说江樵去读研,也不知道是不是在C大……

  如果在的话,遇见他的几率是不是就会更大?

  沈若爻完全想不到,下一秒,非常偶像剧的情景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隔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潮,路的对面,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背着包,掠过春风几许,渔夫帽没挡住的圆框眼镜露出一点轮廓。

  是他。

  沈若爻抑制不住自己的心跳。

  一定是他。

  江樵低头走到人行道边停下,等绿灯的时候,抬起头撩了撩头发。

  看到他了吧。

  不然……怎么会转过身,避开他,却若无其事继续向前。

  红灯闪了一下,变成绿灯。

  无数的人从他左右擦肩。

  他忘了想说的话语,忘了追上去。

  甚至忘了该如何思考,如何面对。

  忘了目光交织的欣喜,和他默然离去时心底的哭泣。

  “走了,回家。”他声音沉沉地,拍了沈钰孚一下,然后径直往前走。

  明明没有人看到,为什么那么狼狈。

  “小江,”他想,“我有在努力成长哦。”

  你也有在努力吧。

  “可能不是现在,但我一定会追上你的。”

  “……那就祝我,成年快乐。”

  春意席卷过窗沿,带走过去,捎来喜鹊的欢鸣。

  开学没多久,高考倒计时就从三位数变成两位数了。

  时间一下子紧迫起来。

  前几天进行了个没什么用的百日誓师大会,校长带着全高三年级在操场上大喊“高考必胜”,跟搞传销似的。

  然后就是应付着日复一日的考试的摧残。

  就这样,好像一转眼间就迎来了高考。

  老师还在讲台上说着重复了无数遍的注意事项,越临近上战场,反而越不紧张了。

  “考一科忘一科记住了吗,在考哪科就专注于那一科,别老想着别的……”

  当天下午放学回家后,班群里进行了一项很神秘的仪式。

  叫做“考前拜沈若爻”。

  [X:……你们不去转发锦鲤,在这儿拜我干嘛]没人理他。

  考完数学的那天下午,沈若爻在考场外被数学老师拦下了:“怎么样?”

  “压轴大题最后一问没写完。”他语气中有点遗憾,但还算平静。

  “没事,够可以的了。”数学老师拍拍他,“去准备明天的科目吧,别想数学了。”

  考场上的一切都转瞬即逝。

  答完理综试卷搁下笔,正好听到考试结束的铃响。

  ……结束了啊。

  走出考场,所有人都在欢呼,那些隐藏的小情侣都现出真面目,手牵手聊得比谁都欢。

  “我终于可以过一个安稳的暑假了!”管芜把笔袋抛上天。沈若爻伸手抓住,随手递给了边上的韩芷。

  “喂我准考证还在里面啊!还我!”

  少年嬉笑追逐的身影比风还潇洒。

  九号有毕业典礼和散伙饭。

  所有人穿着校服正装,最后一次聚在大礼堂。过往的三年被剪辑成影片,在所有人的脑海中留下烙印。

  “各奔东西不是永别,而是为了更好的未来。”

  “只愿前路遂心,你我笑靥依然。”

  散伙饭是年级组织的,看老师们被拉上去即兴表演节目,泪水竟也不知不觉糊了眼。

  大概晚上八点多,散伙饭结束之后,管芜动员全班人明天再出来聚一次,怎么嗨怎么玩,当做最后的告别。

  第二天,全班人挤在一间很小的包间里,把那些没聊够的都聊了个够,难过的愤怒的也一笔勾销,只留下快乐的回忆在眼中闪烁。

  “诶你们还有未成年的吗?未成年禁止饮酒啊。”管芜拿着班费公款吃喝,很快点好了菜。

  “成不成年也都差不多了吧。”韩芷笑嘻嘻看着管芜。

  “对哦,就是你差两天成年。”沈若爻凑到她边上,小声说。

  “闭嘴。”韩芷笑着瞪了他一眼。

  “管大爷也点不出什么高浓度的酒精饮品,问题不大。”沈若爻摸出手机打开随意看了一眼,声音瞬间提高八度,“不是你们谁把刘述扬叫来了?!”

  “我,你那么大声干什么。”韩芷拉了他一把,“我们班运气还算好的,就只是班主任一直在换……其他科老师都一路带到高三的,昨天散伙饭上也都该见的见了该讲的讲了,没见到扬哥我还真有点遗憾。而且刘述扬也还挺好讲话的,就算我们做了什么他也不会管吧。”

  还很理由充分?

  “……行吧。”沈若爻打开门,“我去给他指指路……不是,你叫来的人,为什么是我去啊?”

  “让你去让你去你就去呗。”韩芷关上门,把他拦在门外。

  沈若爻:……

  刘述扬来了之后也没干什么,就一起吃个饭,聊聊天,然后被拉着唱了首歌。

  ……没想到吧,这个小包间里居然还有点歌机。

  沈若爻看着他,惊诧地想他居然不跑调。

  ……不对,他为什么会觉得刘述扬会跑调啊。

  “扬哥要喝点什么吗?”管芜大声嚷嚷着,不知道是玩嗨了还是醉了。

  “我开车来的,你们玩吧,注意安全。”刘述扬把话筒递给他,然后挨着沈若爻坐了下来。

  沈若爻晃着杯子里的冰,愣愣地看着纠缠不清的一帮人。

  “你不去跟他们玩会儿?”

  他有点迷糊地摇摇头:“我刚刚问韩芷为什么要叫你来,她说其他老师都一路带我们带到高三,就是班主任换了两次。”

  “你过来了……那江樵呢。”

  刘述扬看着他,不说话。

  “扬哥我跟你说个事儿。”

  自己可能是醉了吧,不然怎么想到什么说什么。

  可是头脑明明清醒到可以再做两张卷子。

  “你不要告诉别人。”

  “我喜欢江樵。”

  真的真的……很喜欢。

  包间里的灯光模糊在眼前,他闭上眼睛,泪水划过的地方遇上空调的风,有点凉。

  毕业后没什么事儿也不会怎么联系老师们了。沈若爻不知道那天那么嘈杂,刘述扬有没有听清,有没有相信,会不会告诉江樵。

  不重要了。

  不过没有作业的暑假真的很爽。

  出去玩了一圈,高考出分那天,沈若爻还是回了趟学校。

  那天恰好是周六,天空中覆着云彩,湛蓝的天似是泼墨的色彩,阳光透过云层的罅隙,几分绚烂,几分沉寂。

  其实刚查到成绩的时候他就告诉江樵了——虽然那个账号已经很久没有回复。

  和江樵的对话框还躺在微信的置顶,里面清一色是他发的消息。

  [X:出成绩啦,没查到我的][X:说不定就是前五十了呢]鬼使神差的,他就走到了高一年级组办公室,走到那张办公桌前——早就不属于江樵那张。

  场景好像与三年前重合。

  他抱着一摞作业,头凑近到江樵的教案前,两个人对着同一道题探讨到底有几种解法。

  挨得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一滴晶莹的泪顷刻滚落出来。

  “小江,”他带着微弱的哭腔,“高考数学压轴题,好像有另一种解法……”

  为什么没想到呢。

  为什么是这个结果呢。

  “我骗自己说,我拿到状元,你就会回来了。”

  可是我没拿到状元,你也没有回来。

  为什么世间万物,每一件都有无数种解法。

  我才会一步错,步步错。

枍析 说:
虐虐小沈))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而误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