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兽与春
  一星期后,部内收到一个消息,说是有人拍到了疑似黑胶的照片。区衫原本想马上动身前往拍照人的住所询问。但上司制止了他。

  在暴乱之后,国防部就处在了刀尖上,人们有了抗拒心理。如果再像以前一样,由国防部直接去当事人家里。估不定又会有什么意外,反过来把这种事还给警局来做,事情也更好处理。

  警局也很快把报告交上来:当事人是徒步旅行爱好者。在二月十日,也就是三天前。大概是晚上九点,他去到[马水镇]的一间旅馆落脚,稍作歇息后。他准备到外面取景,溜达到一条巷子时。在不远处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以及地上躺着的一个男人,流出大量鲜血。当事人就是在暗处拍下的这张照片。

  虽然当事人并不记得他拍摄的地点,但第二天确实有人在一条巷子内发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尸体,这个巧合也就引起了警方和国防部的注意。

  照片,区衫几人也看过了,确实很瘆人。照片上方,两房的屋檐占了六分之一的空间,纯黑的天空作为一部分底板。照片的中心点是一只有着黑白花纹的巨兽,以及地上留着血液的男人。很巧的是在右边房子里有一台电视,正在播放着节目。他们的解释说,里面住着一名老人,看着电视睡着了,所以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声响。

  从外观来看,巨兽几乎肯定是黑胶。至于那个男人,是一名工人,有妻与子。没有特别的社会关系,普通人。

  全无完全没听说过这个事件,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忙活春节的事。

  春节将至,Q分部虽然人数很多,但在走廊上其实很难见到一个人,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自己的隔离房内工作。他们的生活起居,大部分由机器人照顾,但区衫和芈谪谪也要时不时接替一些工作。

  [二月十四日下午三点]牛部长——是行政部的部长,对于全无的处罚,他有很大的话语权。芈谪谪暂时在他的部门下工作。“芈谪谪,你去会议室准备一下今天的会议。”

  “好。”芈谪谪走进旁边的房间,同时共轩升的组长——罗羽严,拿着一叠资料走进了牛部长的办公室。

  “你好,这个月的报告。”

  “罗羽严,怎么亲自过来了,你们部门也缺人吗?”

  “当然是有话要和你说,关于区衫的父亲。”

  牛部长一听,马上直立起身,死死盯着他“你……”

  “你过来这里说话。”罗羽严把资料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走到这个房间巨大的书架前,假意用眼神浏览着书本。

  牛部长大步走过去,但身体十分紧绷。两人相比牛部长的身材比较魁梧,但现在罗羽严的气势明显压对方一头。“你到底要说什么?”

  ……

  [轰~轰]!连续两声巨响震动了整座楼。

  “怎么回事,什么声音?”

  “楼上传来的,快去看看。”

  “不会是爆炸吧?”

  “别乱说这个,现在上面很敏感的。”

  “哎,有人下来了,那不是牛部长吗,他怎么满头是血。他不会是那个了吧。”

  “喂,小声点。”

  [转镜]“怎么样?”区衫开口。

  罗羽严朝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谢谢你们。”

  芈谪谪没有回他。

  “但是,罗先生,我还是希望能回答我,你到底为了什么要调查这种往事,而且还帮我。”

  “这个过一段时间我会告诉你的,我不能肯定我们是不是敌人,但肯定的是,我是一个个人主义者,如果你对我的做法有什么意见,你最好就不要有任何的表示。”

  区衫举起手“这句话我会还给你,你如果对这个地方做出威胁,我也不会客气。”

  “好的。”罗羽严微笑着,看起来十分纯真。“不过我不懂,那颗胶囊为什么会爆炸?”

  芈谪谪倒没什么反应,区衫也只是说了一句“这个过一段时间我也许可能大概会和你说,现在绝对不行。”

  “好,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三人也不说什么,很快就分道扬镳了“芈谪谪,”区衫说道“真的不会检查到你吗?”

  “放心,这次有全无的技术,肯定是不会被发现的,那个爆炸源头。你之前不是调查过他吗?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技术其实我也有些好奇。”

  “明明学历不高,人际关系里面也没有什么技术人员。他的那项技术就好像凭空出现的一样。也许他现在不仅是有超能力,可能也有更强大的‘超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