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陈年往事  章之柒拾玖:郸城莫家

小说:回春堂      作者:桃花林里桃花枝      更新时间:2020-09-16 09:47      字数:4164
  他们俩来到了京城边境的驿站,那里远远就看到了坐在驿站内,一身淡青色衣衫的郑侯正喝着手中茶盏内的热茶。

  “郑侯!”龙尽义喊了一声郑侯。

  郑侯缓缓回头,在看到了朝驿站奔来的龙尽义和小兰后,他微微一笑以示问好。在驿站外停着一辆马车,郑家车夫正在给马儿喂着干草。

  郑侯转头对着驿站的一位小二温声说道:“劳烦再来两粒包子。”

  “好勒公子等一会儿!”小二朗声回应。

  郑侯和小兰坐到郑侯他那一桌,小二也拿着两粒包子过来了,郑侯笑着道谢,然后让龙尽义他们俩快点吃,再过半个时辰就要起身前往郸城了。

  龙尽义边啃着热乎乎的包子,边问着郑侯:“我们这次去郸城医治一家姓莫的人?”

  郑侯点头:“是的。前些日子莫家的女儿来到郑府说她母亲病重,又没钱去请大夫,就只好用剩下不多的积蓄来到京城找郑府的人去郸城为她母亲看病。”

  那时候,郸城还没有出现兰氏医馆,在这璃国还只有二回堂和回春堂。

  一盏茶的时间,龙尽义和小兰就把包子啃得干干净净。他们就坐上郑家马车去往了郸城。

  他们到郸城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马车停了,三人都下了马车。

  “公子,那街道太小,马车驶不进。只能步行去了。”车夫说道。

  郑侯笑着点头,从衣襟拿出一个小荷包放在了车夫手中,“这两天有劳你了,这些拿去吃一点东西吧。待莫家的事好了后,还请你再来带我们回去。”

  车夫没有接过郑侯递来的小荷包,他爽朗地笑了几声:“不用不用,只要是公子的吩咐,我在所不辞。你们医好莫家的人后去郸城驿站就会看到我了,我在那边等你们。”

  郑侯把小荷包收了回去,行了谢礼,“多谢车夫大哥。”

  车夫笑着看了眼郑侯,随即看向龙尽义和小兰,他说道:“你们俩记得保护好我家公子。”

  “一定一定。”龙尽义说道。

  小兰则一个劲的点头,但不会武功的他到时候肯定是保护不了郑侯了。

  郑侯年纪虽小但待人有礼,面上经常挂着和蔼的笑容,再加上郑府救人不分贵贱,郑侯从小就受到了环境的熏染,他对待全部人的态度都一视同仁,在他眼里并没有富人穷人之分。这让郑府上下都很喜欢这位小公子。

  看着车夫驶着马车远去,郑侯他们也往莫家走去了。

  莫家也不是富有人家,所居住的不过就是一个小房子。这时候一位小姑娘拿着空碗走出了房子,她的眼眶微红,似乎刚刚哭过。

  小姑娘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她屋外的郑侯他们三人,她惊觉可能是郑府的人来了,她赶紧擦去眼角的泪,重拾笑容看着他们三人:“请问是郑府的人吗?”

  “是。请问这里是莫家吗?”郑侯问道。

  小姑娘似看到了救星,眼眸里都是希望的金光,“是是是,这里就是。”

  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小姑娘眼里的希望被小心翼翼取代,她看着郑侯,“请问郑府是不是救人都不求报酬?”

  郑侯明白小姑娘忧心什么,他点了头,“不错,郑府医人不求回报,姑娘放心。”

  小姑娘重重的舒了一口气,她深深鞠了躬,“谢谢你们。我叫莫姝,请你们医好我的母亲吧。”

  于是莫姝就带着他们来到了她母亲的病床前,只见莫母面色枯黄,病得瘦骨如柴地躺在了木床榻上。

  郑侯看着龙尽义,“龙公子,你去诊。”

  龙尽义知道郑侯再给自己学习的机会,他点头就坐到了木床榻旁的木椅上,手指轻轻搭在了莫母的手腕上。

  小兰在一旁看着,他略感到震叹大哥把脉的样子有两下。

  随后龙尽义站了起身,说道:“莫夫人太过劳累了,劳累过度这才病倒。”

  莫姝回想起自自己懂事起,父亲早逝,只剩下母亲。母亲为了改善现在的生活而忙得早出晚归,就这样过了好几年。母亲从没好好地休息过,直到了前几日撑不下去了才病倒了。

  她犹记得当躺在木床榻上的莫母知道自己要去京城找大夫来为她治病的时候,莫母还不让自己去,说是休息几日就可以了,不必花钱去请大夫为自己看病。

  但莫姝还是去请了。

  “那该怎么办?”莫姝问道。

  “这几日不要让莫夫人太过劳累就好,让她好生休息,我们煎几副药让她调养身子就行了。”龙尽义回答。

  “都要些什么药?”莫姝问。

  龙尽义一一把那些药材的名字念了出来,莫姝面如死灰:“怎么办...我买不起那些药材啊...”

  眼见莫姝又要哭了,龙尽义不会哄女孩子,他慌乱地向小兰和郑侯投去求救的目光。

  这时候莫母虚弱的唤了莫姝:“阿姝....”

  莫姝来到了莫母的床榻前,她伸手握住了莫母冷冰冰的手,“娘?”

  “你...去京城请大夫?”莫母意识略有些模糊地看着站在莫姝身后的三人,“我不是说不用了吗?我休息...几日就好,快把他们请出去,我们没那么多钱。”

  “没事,娘。不用钱的。”莫姝说道。

  莫母不相信有人医人不收钱,她觉得女儿肯定被骗了,她深怕郑侯他们三人现在说着不收钱但当医好了她的病后就会狮子大开口,收更多的钱。

  “不....请出去...”莫母很是激动,但说出来的话确实无力无气。

  莫母身子本就虚弱带病,现在心情起伏很大,说没有几句就昏了过去。莫姝急得想要摇醒莫母但却被郑侯阻止她这么做。

  “莫姑娘,请你带龙公子和兰公子去买药,莫夫人这里我来。”郑侯一边查看莫母的病情边吩咐莫姝。

  “可我没钱买那些药。”莫姝抽泣道。

  “没关系,用我的钱买吧。”龙尽义出声道。

  小兰简直要为自己的大哥鼓掌,他的大哥不止人俊,会点医术,还财大气粗!简直就是女孩子要嫁的梦中情郎啊!

  “可以吗?”莫姝眼角挂着泪珠的看着龙尽义,不确定龙尽义这句话的真伪。

  龙尽义点头,“请姑娘带路,带我们去镇上买药。”

  莫姝见娘昏去了,话不多说,立刻带着龙尽义和小兰去镇上买药了。

  大概两个时辰的时间,莫姝他们买好了药,龙尽义去熬药,然后要莫姝把屋子里所有的窗都打开,让莫母透气。

  莫母昏迷了一整夜,直到隔天才悠悠转醒。这一夜里莫姝都一直守在了莫母的床边,郑侯为了避免莫母的病情突然恶化而让龙尽义陪着莫姝一起守在莫母身边。

  龙尽义这是十多年来都没有接触过女生,就是和女生呆在一个空间里他都有些不自在,但郑侯的吩咐他不会说不。

  所以一整夜,他都靠着墙壁,时不时看看莫母的面色,时不时看向窗外的风景陷入沉思。

  莫姝也是没什么接触过男孩子,她被母亲保护得很好。她和龙尽义处在一个空间里让她浑身不自在,她坐在母亲木床榻旁的木椅上,上半身伏在床榻旁,把脸埋进双臂中假装陷入了睡梦之中,后来就慢慢陷入了睡梦里了。

  隔天清晨,莫母的眼睫毛动了动,似乎是醒来的预兆。她缓缓睁开眼睛,一夜没喝水了,她的唇有些干裂,声音也有些沙哑。

  龙尽义发现莫母醒了,他倒了一杯水来到莫母的床榻旁,把水递给莫母。

  莫母警惕的看着龙尽义,沙哑的嗓音响起:“你们到底有何目的?”

  “我只是跟着我小师父来这里为你治病而已,不收任何酬劳,说到做到,你不用怕我们之后狮子大开口跟你讨钱。”龙尽义说着把手中的茶盏往前递了过去。

  莫母仍还放不下心里的警惕,她接过龙尽义递来的茶盏一口饮尽,这才感觉自己的嗓子好了一些。

  “莫夫人,这几日还请你别下床,好好调理自己的身子,你女儿还小需要你的照顾。”龙尽义说道,“药也煎好了,待会儿你吃些东西了再喝药。”

  莫母盯着龙尽义,似乎想从他脸上找到蛛丝马迹,“你叫什么名?哪里的人?”

  “小辈龙尽义,京城的人。”龙尽义回答道。

  姓龙?住京城?

  莫母垂下眼帘遮盖了眸中的情绪,她把茶盏拿给龙尽义,龙尽义会意地接过茶盏再倒了一杯水给莫母。

  “倒是挺懂事的。”莫母意味不明地说了句。

  郑侯他们这一呆在郸城就带了五天,而莫母的身子也渐渐有了好转。莫母对他们的态度也不像第一次那么警惕,现在莫母还会下厨给他们做做饭吃。

  “莫夫人,您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但记得之后不要让自己太过劳累。”龙尽义边为莫母把脉边说道。

  莫母点头,“好。”

  这时候莫母问了一句:“龙公子,你家里人给你说媒了吗?”

  莫母突然问这件事,龙尽义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有。”

  “你觉得我们家阿姝如何?”莫母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吻问道。

  龙尽义笑了笑:“莫姑娘挺好的。”

  “那你要不要娶了我们阿姝?”莫母又问。

  龙尽义的笑却僵住了,他是觉得莫姝为人挺好的,但他对莫姝没有那种喜欢。再加上如果龙家主知道他去郸城一趟就帮他带回来一个儿媳妇说不定他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会有一丝裂缝。

  不过最重要的是,他对莫姝没有那种感情。

  龙尽义摇了摇头,“抱歉莫夫人,我对莫姑娘没有那种感觉。”

  莫母本想着如果龙尽义也喜欢莫姝,那也就好了。龙尽义可是京城龙家的人,嫁过去当龙少夫人也能保阿姝下半辈子的生活无忧。

  她劳累了一生,就是要改善她们母女俩现在的生活环境,让女儿以后能嫁到一个富裕人家里去,这样她女儿以后就不会走上和自己现在一样的路。

  现在面前就有一位,可惜对方对莫姝没有那种心思。

  “听阿姝说,你们明天就要走了?”莫母又问。

  龙尽义点头,“是,莫夫人你的病情也有所好转,我们也是该离开了。”

  莫母笑了笑:“那我待会儿要上镇上去买一些食材,煮一顿好的答谢你们仨。”

  莫母在喝下药后,就拿起篮子出门去买食材了。莫姝在知道他们三位明天就要离开了,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这几天下来的相处,莫姝对龙尽义有了一丝暧昧的情愫。她不想让龙尽义离开,她觉得只要他走了,自己就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乎缺了什么。

  莫姝本在看着煎药的火候,却因为走神而让药汤都给蒸发去了,碗里只剩下干巴巴的药材。

  “啊...”莫姝懊恼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这些药材的价格不菲,自己怎么那么粗心?

  “我来吧。”龙尽义出现在莫姝的身后说道,“今天你一直不在状态,是怎么了?”

  龙尽义的突然出现让莫姝的心脏停漏了一拍,还一会儿才恢复正常的心跳可是心却越跳越快,脸蛋儿也渐渐红了起来。

  龙尽义看着莫姝脸颊不正常的绯红,有些疑惑:“你的脸怎么红了?发烧了?”

  莫姝这才惊觉自己的脸竟然红烫烫的,她伸手拍了拍脸颊,希望把脸上的红晕拍散,“没没没...”

  “你去外面休息一会儿吧,这药我来煎。”龙尽义说完就把碗里的药材都拿了出来,然后又把新的药材放进碗里,加一些水就放在了火炉上。

  龙尽义蹲下身子不断添柴加大火候,莫姝站在后面看着龙尽义的背影,眼眸里尽是不舍。

  “龙公子,如若有一人喜欢你,你会怎么做?”莫姝不知不觉地把心里想问的问题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她的脸越红,但背着莫姝的龙尽义却没看到少女脸上不正常的红晕。

  龙尽义一整个心思都放在看着火候的事上,他盯着火苗,回答道:“拒绝。”

  莫姝显然被龙尽义的回答伤到了心,但她也庆幸自己没有在现在向龙尽义表明心意,“为什么?”

  “不行,我父亲会不同意。”

  虽然他父亲对他很放任,但他总觉得在这件事上,父亲不会那么放任。

  莫姝耸拉下肩膀,现在的她犹如还没打战便已经输了的女将军。

  也是,龙公子是京城有钱人家的少爷,自己不过是一个清贫人家女儿,单是身份就已经配不上了。

  龙公子的父亲也绝对不会同意这种婚事的。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回春堂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