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九陵篇

小说:失语      作者:荒川      更新时间:2020-05-05 00:17      字数:3814
  我莽撞前行的青春,也曾在某一刻驻足停留,欣赏路边盛放的野蔷薇,享受着不期而遇,也仰望着星辰大海。温柔且上进,干净且脱俗。

  成长就像是兵荒马乱的前进,越过了山川大海,魂归故里才发现,还有人在原地等候。我羡慕武陵的勇猛,将相般的体魄。武陵是我去天津时将抢我包的小混混抓进派出所的陌生人,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这座城市熙熙攘攘,从前它叫幽州,多少豪杰生死相隔,只为守住一座幽州。我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自然就把武陵拉进了路边的酒馆。我不喜欢酒店,那里太多规矩,不如在嘈杂的小酒馆,。挂在墙上的钟表已经没有走过了,却带走了曾经的时光。

  都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武陵喝醉后也像一个口无遮拦的孩子,开始跟我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再也没有抓小偷时的神态。后来,他竟然抱着一缸酒哭了起来。我想上去安慰他却被他推出去好几米,目睹他的难过,聆听他的呓语,了解了他的故事。

  武陵出生在枣庄,在那里有他从小就认识的苏九辞,他啊,父亲和母亲都是军人,在一次行动中意外去世,从小失去了父母的武陵早早的就学会了承受,然而,缺少母爱的武陵脾气也是很大,加上跟父亲学的本领,成了出名的小恶霸,那里的孩子都不敢和他玩。全村的人都不敢和他说话,唯有苏九辞,比他还小两岁的一个女孩子。每天跟在他屁股后面,武陵倒也不反感苏九辞。

  “我们现在是朋友哦。”

  “什么是朋友?”

  “就是……嗯~……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要互相帮助的那种。”

  “我不需要你帮……”

  “哦……”

  后来的苏九辞要定亲了,半夜她偷偷跑到武陵家门口,武陵警觉的惊醒,翻身将苏九辞摁在身下。

  “什么人,偷偷摸摸来我家想干什么?”

  “是我,武陵,你弄疼我了!”

  “……”

  “什么!你要结婚吗?”

  “不是,我妈说让我嫁给他们家当丫头,我不想结婚,你让我在你这里待几天行不行?”

  “……不行,你跟着我你会吃苦的。我没多少钱,每个月都是去领的生活费。”

  “我不怕吃苦,我就是不想结婚。”

  她哭了,武陵从没见过她哭。

  “你就放心的待在家里,剩下的事交给我。”

  等到女孩成亲的那一天,家里张灯结彩,可迎亲的人却迟迟未来,等到灯笼里的烛火熄灭,女方家的人再也坐不住了,他们打着手电筒走到了路口看见了正在擦拭血渍的武陵,手里紧握的棍棒还滴着血,迎亲的人写了封信,大致内容是“婚事取消”

  谁能想到一个16,7岁的孩子,孤身一人,堵在了进村的路口,“想要把人接走,先看你的本事够不够!”7、8个人硬是被打的头破血流落荒而逃,看着他们狼狈逃窜的身影,武陵还不忘大喊一声:“有种你们就一直来,只要我一条命在,你们就休想踏进这里一步!”迎亲的都骂到,“这小子不是人的,都打趴下那么多次了,还能站起来……”

  回到家,武陵用老爹留给他的绷带,老妈留给他的药草草包扎了流着血的伤口,梦里,他梦见了他的父母,他哭着像他们跑去,他的父母却狠狠将他推了出去,醒来时浑身的痛觉让他瞬间清醒了,他艰难地坐起身,想起身烧水却发现家里已经没水了。武陵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看着自己的一无是处……

  最后,武陵昏迷了过去,唯一来救他的人叫苏九辞。睁眼看见的是女孩的黑眼圈和光亮的房间,女孩的手紧紧握着武陵,好像是稍不注意就会面前的男子就会离开她。武陵没有叫醒她,他就躺在那,动也不敢动。女孩看到醒来的男孩,惊喜和激动在女孩脸上毫无掩饰的表达,他扶着男孩坐在了门前的草地上,看着远方。

  “武陵,你知道我们这儿是哪吗?”

  “枣庄啊,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这里是兰陵。曾经这个地方有一位王和你一样孤独。”

  “那,他的一生一定很凄惨吧。”

  “陵,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去当兵,为国效力。”

  “是吗,那……真美好”

  “是啊,真美好啊……”

  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看着远去的绿皮车,苏九辞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脸已经流满了泪水,她拼命地追那辆行驶的军车,车上的武陵听见了苏九辞的呼喊,可始终没有现身,他狠狠的攥紧了拳头,他知道自己多渴望回头,可最终苏九辞体力不支倒在地上,武陵的背影也永远刻在了那一幕。那一天,所有的鸟儿都飞向了属于自己的天空,那一刻,所有的誓言都归于尘土。

  我从未如此渴望的想与你谋面,纵使相思入骨。

  武陵在军队冷傲的像一头狮子,他的眼里除了训练就只剩女孩的身影。在一次任务中,武陵在掩护同伴撤退时被敌人射来的子弹击中了大腿,他强忍着剧痛,拉出了那一枚信号弹,敌人的手榴弹也在他的脚下爆炸……

  “病人流血过多,需要即使输血……”

  “医生,医生人呢?今天必须把这个兵救回来……”

  “把绷带拿过来!立刻送手术室缝针……病人头部有严重受击现象,等会去拍个x光……止血钳!止血钳给我……”

  “武陵,终于醒了,你可是这次任务的功臣啊.”

  “……”

  武陵静静的看着病房里的军士长和身边的战友,脸上没有一丝波澜。

  “你们……是在和我说话吗?”

  “……”

  “怎么回事医生?不是说病人康复的很好吗?”

  “病人的头部遭到了严重的冲击波影响,导致神经部位受损,可能导致暂时性地记忆缺失,还有他的大腿失血过多,可能今后……再也不能执行任务了……”

  “……”

  “武陵,俺这条命你救的,就算你不记得俺了,俺也会报答你的……”

  最终,武陵因为伤势退伍了。他的上级带着他回到了他的家乡枣庄,8年的时光,这里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小村庄,熙熙攘攘的人潮,繁华的街头随处可见。军士长花了半天才找到他家,武陵没有说话,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车上的士兵都下来敬礼。然而,这一次,迎接他的是全村的人,其中,包括苏九辞。武陵没有出门,他只是坐在椅子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等人潮散去,唯一留下来的只有苏九辞。右手上的银戒指有点刺眼。她默默地走进武陵地房间,武陵也呆呆地望着她。四目相对,没有电光与火花,此刻只有平静。

  “武陵,欢迎回枣庄。”

  “你说错了,这里不是枣庄。”

  “这里就叫枣庄,都叫了好几年了!”

  “不,这里是兰陵,有一位王孤独的像个狮子。”

  苏九辞沉默了,咬着牙对武陵说:“对啊,他光芒四射,遥不可及。”

  “是吗,那……真美好。”

  苏九辞转身离开了这座房间,她狼狈的样子像极了武陵离开她的那一天,这一别,就是八年。

  后来武陵离开了村庄,他要外出闯荡,兜兜转转,曾经的少年也已经快30岁了,他的脑海开始浮现某位姑娘的模样。身体也会莫名其妙的疼到发抖,这种痛觉不像是子弹打穿骨头的感觉,而是发自于内心的疼痛。带着疑问,武陵还是回到了那座村庄,为了探寻这个迷。

  当武陵回到了他的村落,经过建设村庄和曾经大不相同,路边的小溪仍旧清澈,但拍衣的妇女已经不在。他沿着道路徘徊,差点没找到自己的家门。慢慢闲晃,他来到了村庄曾经的入口。坍塌的石墙生满了青苔,落在地上的牌匾已经腐朽。

  村子边上的小酒馆也荒废了多年。不曾听闻伊人的呼喊,只见荒草丛生,牧童的笛音也飘向了苍穹。他找了一处地方坐下,眼前飘忽的画面竟然让他睡着了。梦里,他拿着随手捡起的木棍,和穿着花花绿绿的男人厮杀,动作出奇的可笑与笨拙,看着浑身是血的自己,他从梦里惊醒。彷佛疼痛还未曾消退,冷汗在武陵的背上流下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此时天空已经被夕阳染的赤红。回到空荡荡的房间,有一句话始终在他耳边盘旋。

  “这里是兰陵,曾有有一位王像你一样孤独。”

  言者心碎,闻者落泪。武陵伫立在吊灯下,脑海像是彗星袭击星球一般的痛,两眼泛白,倒下的那一刻,眼前是女孩的笑容,醒来时,像是做了一场春秋大梦。

  昨夜,记忆像潮水般涌来,无法招揽今日,思念却未像潮水一样褪去。

  那片星空下的茅草屋是属于我们最初的欢欣,那晚,萤火虫和风儿都在歌唱,你也途径了我生命中最热烈的绽放。

  武陵默默地向着苏九辞地家走去,十多年地时光,牙牙学语时地相识,情窦初开时的分离。

  到了苏九辞的家门口,苏老太公热情的迎接了武陵,为武陵开了个小灶。

  “为什么不见苏九呢?”

  “她吗?三年前就嫁人了,她啊,从小就和你玩的最亲,要是你回来早点儿,你可是我选的乘龙快婿啊,哈哈……”

  玩笑一样的话,刀子一样的锋利,虽然是强颜欢笑,可心房却在滴血。

  “我……想去看看她……”

  武陵失魂般迷离在街头,走到目的地时,她认出了武陵,她的男人也扛着农具回来了,从房间里小跑出来的孩子嘴角还流着口水……

  看见苏九辞的那一刻,是武陵最慌乱的时候,他手足无措的摸了摸头发。

  “好久不见……”

  后来的武陵啊,离开了枣庄,来到了天津。他卖掉了枣庄的房子,她的照片武陵埋在了他最喜欢的那片草坪,那里百花盛放,那里长满了思念。

  来到天津,他当了一个保安。每晚和他换班的老叔都会和他喝点酒。

  “你为甚那么喜欢看天上啊?”

  “老头子,问你个问题啊,你说太阳和月亮谁更孤独?”

  “我觉得是太阳……”

  “为甚?”

  “月亮啊,有满天繁星陪着他啊,太阳呢?除了散发他拥有的一切,没人陪他,没有人……”

  “……”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会毁灭一切靠近他的东西,将他们摧毁,高高在上,孤家寡人……他孤独的像一个王。”

  说完后,老头干了杯里的酒,拿了件雨衣给武陵,今晚有雨,巡逻时记得穿。

  后来我准备去下一个城市的时候,武陵提了一箱营养快线来车站送我。他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

  “遇见了喜欢的人,无论如何都要去争取,也许,你会遍体鳞伤,但我相信你不会后悔。因为错过了,真的就是一辈子。”

  我途经了一场百花的绽放,在茫茫花丛中,我只看见你那一朵,纵使只在刹那间绽放,却带给我无尽的欢喜。仅仅的一瞬间,仿佛星辰为之停止了运行,心海为之放弃了跳动,时间为之停止了流动。你是人间惊鸿客,在我的生命中绽放,温柔而又热烈。

  ——荒川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失语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