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冷漠盘问

小说:我是想留你      作者:任凭什么      更新时间:2019-09-11 19:24      字数:2272
  早上醒来,发现果然是晴空万里了,阳光顺着一格一格的窗子透过来,映在我的碎花被子上,整个屋子也亮晃晃的,镜子反射的阳光在地板上投下块块光斑,窗外满眼亮晶晶的绿色,刺得刚睡醒的我睁不开眼。

  窗子已经打开了,一股清爽的风吹了进来,带着雨后泥土的芳香和独特的清甜,我贪婪地吸了一大口。

  晨风吹动着我身边的那面轻飘飘的帘子,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手还在帘子的那一边,我小心翼翼地撩开帘子一看,宁原他早就没影了。

  “快别让我看见他了,昨天晚上那么尴尬,看见了都心烦。”我虽这么自言自语,但是心里还空落落的。

  这时,父母在表姐家回来了。

  我才开始想现实的问题:太阳升得这么高了我还没起来;房子被烧焦了一角怎么办;以及这来不及扯下的帘子是怎么回事。

  还好宁原这小子心还挺细,知道把被子叠好放起来,不然的话我有八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趁着他们还没进屋,我飞快地把帘子扯了下来,抱在了怀里,然后躲进被窝,把被子蒙到了下巴边。假装没醒,可能会逃此一劫?

  果然,父母很快就发现烧焦的房子。

  母亲马上就推门闯进来,大声质问我:“莫浔!你是怎么看的家?房子怎么被烧了这么大一块?”

  我继续装傻睡觉。

  “小崽子,你快给我起来!跟我说说这怎么回事?”耳听着母亲的步伐越走越近,我再不说话,她一定会把我的被子扯下来的,被人看见我抱着帘子在睡,是一件极诡异的事情。

  我一下子睁开眼睛,到是把母亲吓一跳。

  “妈,电线裸露了被雷劈到了,就着火了。”我解释道。

  “那你不会早点救火吗?非得等到房子烧成这样才救?”妈妈气的嘴唇都哆嗦。

  “我怕打雷嘛!”我心里一股委屈涌了上来,鼻子酸酸的,我把眼泪忍在眼眶里:“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害怕打雷。”

  妈妈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只要我一提怕打雷这件事,父母的脸色都不太好,那种带着愧疚与亏欠的神色,我实在弄不太明白。

  突然,一向不怎么说话的父亲问我:“门为什么没有在里面锁上?”

  “啊?”

  “我问你,自己在家为什么不锁门,我们回来就能推门进来,如果别人进来呢?”父亲继续问我。这倒是我没有注意的问题,宁原早上走了,他又不能在外面把我锁在屋里,于是我只能说:“我忘记锁了。”

  父亲仔细地查看了总闸开关,突然阴沉着脸转过来,一股冷冽之气从他的目光中落到我的身上。这时我便慌了,别看母亲平时怎样骂我,我并不害怕母亲的责骂,我更害怕的,是父亲沉默不语的阴郁和冷漠。

  “怎……怎么了,爸?”我捂着被子小心翼翼地问他,生怕他下一秒爆发,尽管他一向这样阴沉着脸,从不爆发出来。

  “昨天晚上的火是怎么灭的?”父亲冷冷地问。

  “我找到了总闸,把电源关了。”我会撒谎的。

  “哦?是吗?你很厉害啊!”父亲继续说着。

  “关了电源多黑啊,你那么害怕打雷,怎么后来不开了呢?”

  “我哪敢开啊,我怕又起了火啊。”

  “所以就一宿都没开,一直到现在?”父亲继续盘问。

  “没有啊,我这不是刚醒刚起来吗?”父亲今天的话怎么意外的多呢。

  父亲二话没说,大踏步走到电灯开关前,按下开关,灯却亮了。

  昨天晚上明明……明明被宁原关了啊,难道?他早上起来又给修上了?宁原啊宁原,你可真是做好事不留名啊!

  “你这个撒谎的丫头片子!到底谁来过?还瞒着我们?”父亲瞪着他那双本来并不大的眼睛,咄咄逼人。

  “我……”

  “要是什么都没有,你能瞒着我们?这么小的年纪,满肚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父亲看起来恶狠狠的,要不是从小是被他养大的,我根本就无法把“父亲”这个字眼放在他身上。

  从小,他便不喜欢我,也没见他对妈妈有多好。想着想着,我便鼻子酸酸的,但是我得忍着,我不能让他看见我对他的失望与恐惧。

  我并不想解释了,我更不想把宁原说出来,虽然可能说出来对我来说更好些,但我总觉得昨夜的事是属于宁原我们两个人的秘密,我不想这份美好被外人说三道四、刨根问底,就让它静静地待在昨夜的雨里吧。

  “你说话!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叽叽喳喳哪里有过女孩子的样子?”父亲露出厌烦的神色。

  让我更觉得气愤不解的是,母亲那么一个泼辣厉害的人,在父亲面前唯唯诺诺,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保护我。

  “望前……”母亲只敢扯扯父亲的衣袖,却被父亲一把甩开,只听父亲冷冰冰地说一句:“不知羞耻还爱撒谎,也不知道像谁?”

  母亲尴尬得轻咳了咳,眼睛呆呆地看着脚尖,这与她平时风风火火不管不顾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往后我莫望前还有什么好门风。”父亲他抓起了墙角的一根鞭子,问我:“你说谁来过咱家?你说出来怎么回事我就放过你!”

  “你爱打便打,就不告诉你谁来过。”我当时心里叛逆得很,其实告诉他可能也无关紧要,但是当时,就是存有一种报复的心态和与宁原的美好回忆不可被玷污的想法,我愣是不说。

  “好!你倒是硬气!还真有像我点的地方!”他的脸都快被气青了,而我却有点想笑。

  我一言不发地下了地,穿好衣服和鞋,微笑着对他说:“走,去外面打。”

  “好!我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

  一鞭子抽下去,我先是没感觉到疼,只是觉得背上燃起了一条火,辣辣的,我感觉到那里面的血液一涌一涌的,随后那灼热的疼痛开始蔓延开来,我忍着疼,不让眼角的泪花掉出来。

  打了几鞭子,我就站不住了,跌倒在地,地上满是昨夜暴雨后的泥泞,弄脏了我昨天刚洗完晾干的裤子。

  我只是心疼我的裤子,那是妈妈给我买的。

  对了?妈妈呢?她为什么不拦着点?我虽然嘴硬,但是也疼啊!我强忍着不出声,咬着嘴唇,不一会儿嘴里就有了一股血腥味,我觉得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

  “妈妈,你去哪了?”我心里默念着,我快坚持不住了,哪有亲生父亲舍得这样打自己的女儿的?

  我开始觉得头晕眼花,要倒在地上的那一刻,大门口出现了一个急匆匆又模糊的身影。

  “是你吗?宁原……”我渐渐合上眼睛,倒了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我是想留你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