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第一卷 启明路  第七章 牡丹来

小说:念之川      作者:迟阿乙      更新时间:2019-08-13 21:31      字数:1295
  那女子在说话之间,早已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苏舒的身边,苏舒终于看清了声音的主人。

  一身朴素的交领大袖,薄纱似的大袖衫似掉非掉的挂在她的手肘旁,头发松松散散的簪起,青丝三千如墨瀑,头上唯一的饰品也就是那削得光滑的木簪。

  随着女子的走动,那花瓣掉尽的牡丹竟以肉眼的速度长出了花苞,并迅速盛开。

  “哎呀呀,真是不好意思,苏家主,我的小宝贝们吓到你了吗?”那女子眯起眼睛,眼里净是清澈的笑意。

  苏舒分明被刚刚那一幕晃了眼,但还是不咸不淡的转移了话题,“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找我干嘛,但以这种方式请我来这……”苏舒环顾四周,才反应过来自己肯定不在中华间,“好像不合适吧。”

  那美人还是保持着刚刚的那般样子,沉默了许久后,只见那女子摘下了在一旁的牡丹,对着它轻轻吹一口气,却不想那花竟变成了失了重力的水,随即便飞向苏舒,直接给苏舒来了个透心凉。

  苏舒的面部被打湿,额前的几缕卷发也服服帖帖的留在了苏舒脸上,苏舒被陌生女子的这一举动弄得慌了神,大喊道:“你对我干了什么?!”

  “苏舒,吾干了甚么,汝归去便自然知晓。”那女子淡淡的说完,扯了扯即将落地的外衫,自顾自的走出了亭子外,慢慢的向下走去。

  苏舒总不能这样呆站着生气,她瞪着双眼睛跟着那女子。

  “苏舒,做家主难吗。”那女子问。

  “累吗。”

  “讨厌这种感觉吗。”

  面对陌生女子连续的发问,苏舒有点懵。

  “汝或许想说不累或者跟吾没关系是吗,”她又掐了一朵不知道从哪来的牡丹,回头别在了苏舒的耳后,“汝应该是抗拒的,可又不敢违抗令尊的命令而已。”

  “因为汝是苏家唯一的继承人,不答应或许令尊会采取极端手段,”那女子又想抬手理理苏舒额前被打湿的碎发,可被苏舒躲开了。

  “那么如果这样的话,汝的选择还是正确的。”她好像对苏舒躲避的动作并不意外,笑了笑,收回了手。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能说出那么多与我有关的事情?”苏舒微眯着眼睛,她眼神俞发的冷冽。

  那女子轻笑了一声。

  “对于吾是谁,吾也还弄不明白,为何汝一见吾就喜欢问吾,难道不知道吾是谁不是更好的选择吗,苏舒,知道那么多对汝没有好处……”女子语音未落,突然胸口一阵闷痛,这才发现苏舒打了她。

  苏舒警惕的后退了几步,以防她突然发难。

  苏舒出这一拳含了太多自己也说不过来的情绪,一下被别人问起自己的难处并说破,心里多少会有不痛快。

  而且苏舒不知道她是谁,对于苏舒来说,不认识,就是危险。

  冬惊蝉已经是个意外了,她不该再让第二次意外发生。

  “好啊,果然是苏家家主,”那女子捂了捂胸口,“果真不应小瞧。”

  那女子话音刚落,苏舒就听到了不知从哪飘来的吉他声,悠扬,轻快,夹杂着淡淡的悲伤。

  还有点熟悉。

  那女子好像也听到了吉他声,眼里净是失望的神色。

  “没想到那么快就找来了,看来得放汝走了,可惜呀,吾还没玩够呢。”女子的嘴巴轻轻的念了句什么,苏舒只觉耳后一湿,而后才反应过来那女子之前别在自己耳后的那朵牡丹也变成了水的模样,不过它没有把苏舒打湿,而是顺着苏舒的颈脖没入了她的体内。

  苏舒只觉得全身冰冷,她瞳孔骤然放大,大声吼叫。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她的吼声越来越远,她只记得她脚下的楼梯变成了真正的水,她没了依靠,向下落去。

  后来苏舒只觉得身体越来越轻,最后便没了知觉。

迟阿乙 说:
啊啊啊我补课回来啦。数学使我秃顶呜呜呜呜。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念之川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