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爱与浮生之归去来:第三卷  第五章

小说:爱与浮生之归去来      作者:舒涓      更新时间:2019-08-13 20:53      字数:4645
  秋雨绵绵,秋风飒飒。绵密如纱的雨丝铺天盖地而来,迷蒙了多少期盼的视线,又淋湿了多少思念的脸。黄褐色的树叶铺了厚厚一地,给大地穿上了御寒的外衣。那些故土难离的鸟盘旋在雨中,声声哀鸣,以自己独有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愁绪。

  风雨里,姚慕白望着一棵苍翠的古柏,那里停着一只离群的鸟。它独立在树梢的顶端,一动不动地眺望,似乎有所期待。它在期待什么?一顿丰盛的晚餐?一个温暖的小窝?一盏不灭的明灯?还是一个熟悉的拥抱?抑或,它什么也不期待,只想有个独处的时刻,独享这季节里最美的风景。

  我又为何茕茕孑立?是因为她?因为那被放手的缘分?还是因为这些年空白的岁月?他越思索,心里越烦闷焦躁。

  街对面的那座高楼是叶寒川的地盘,苏默颜进去那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到现在还没出来。是遇到麻烦了么?姚慕白第一反应是要去弄个明白,继而,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在这里等吧。故土难离,故人难见。有时候,不见,对很多人来说,是明智的选择,也是仁慈。

  想到苏默颜,姚慕白的心一阵阵的刺痛。随着日渐熟悉的相处,几乎可以肯定,她就是萧暮雪,就是那个自己心心念念了十几年的萧暮雪,也是那个被自己无情放逐的萧暮雪。放逐……放逐……谁说不是呢?若不是当年的一念之差,她应该会成为他的妻。可是,人生没有如果。他们之间的缘分,已在多年前消失殆尽,留给他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悔恨。

  只是,没想到今生还能再见。

  而再见,是再生,亦是来世。

  来世,我要更早地和你相遇!

  来世,我再也不要和你分开!

  来世……

  来世……

  来世……

  愿望和诺言太沉重,没有东西可承载,只能将其放逐,任其流离失所。到最后,就只剩痴心错付的惋叹。这是命运的错失?还是一早就有的注定?谁能说得清楚。

  是不是早就看穿了结局,她才会如此淡然?不然,她眼底那深不可测的寂寞又缘何而存在?他害怕她的寂寞,更惊惧她的安静。那安静在她身上显得超乎寻常的强大,让她有种遥不可及的萧索。他痛恨这份遥不可及,那让他觉得他们之间隔着一个无法跨越的世界;而那萧索,又使得她的寂寞更加蚀骨,更加叫人无从接近,无法安慰。

  那只孤独的鸟依旧站立在枝头,张望烟雨凄迷的远方。烟雨的深处,响起了清亮的鸽哨,裂帛了向晚的天空。

  鸽哨和煦如风,吹散了苏默颜脸上的凝重。她放下书,看着密密细雨出神。

  莫晓北送来热腾腾的茶:“叶总马上就到,您稍等。”他看了看苏默颜微寒的脸,将一条绣着淡紫色菊花的棉毯放到她面前,转身退了出去。

  苏默颜摸了摸毯子上那一朵朵含苞的、半开的、怒放的菊花,默默叹道:是菊花呢!多美的花啊!这花看起来像真的一样,隐隐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香气。绣娘的女工真好!

  叶寒川推门而进。

  苏默颜瞥了一眼他陌生的面容,心想:又是陌生人!今天见过太多的陌生人了!这感觉真让人讨厌!

  “你讨厌看见我?”叶寒川脱下湿漉漉的外套扔在办公桌上,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我是叶寒川。”

  苏默颜怔住。你就是叶寒川?你还真和传说中的一样,帅得过分了。尤其是这双眼,太叫人难以抗拒了!苏默颜忽然想起身边的几个男人来:苏凌枫的眼,是温润的,内敛的,沉稳的,有种现世安稳的美好;姚慕白的眼,是持重的,书卷的,忧郁的,带点自苦自虐的书生气;丁浩楠的眼,是直接的,热烈的,自我的,如初夏时分的明媚艳阳;那个人的眼,是懒散的,淡然的,孤清的,像早春三月的一缕霞光;而叶寒川的眼,则是邪魅的,阴柔的,孤傲的,挟裹着百毒不侵的霸气;至于常常闹着要见自己的那个,呃……他是个妖孽,不提也罢!“初次见面。我是苏默颜。”

  “不必客气。”叶寒川打量着苏默颜素淡的容颜,明亮而犀利的眼含笑看着她膝上那本微合的书,“你喜欢看书?”

  苏默颜点点头,把书装了起来,正经说道:“我有事想拜托你。”她不懂得生意经的种种迂回曲折,亦不知道与人交道需要比干的玲珑心思,只想着直接说明来意,省得彼此猜疑,浪费时间。

  叶寒川眼里的笑意变深了:“说来听听。”他心知肚明她的来意,却并不说破,想看她如何说辞。

  苏默颜从袋子里取出那盆雁凌草放到茶几上:“你应该认识的,雁凌草。”她谨慎地观察着对方的神情,想要确认一件事。

  叶寒川碰了碰紫色的花瓣:“这花极难寻得,也鲜少有人认识。苏小姐见多识广也就罢了,竟然还养了。”

  “它不属于我,是别人遗失了,我捡的。”苏默颜老老实实地说,“你要丁浩楠插的花里,它是主打,对不对?”

  “你认识丁浩楠?”

  “我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花艺师,所以我才知道你们之间有关插花的事。”

  “难不成,苏小姐打算把这花送给我?”

  “不,我来只是想跟你说,如果你不想跟丁浩楠合作,就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事,何必这样不痛快?原本,我是想用这花帮他的,可又想,要是花的主人找来了该怎么办?你也说了,这花是极难得的。我没本事再去找一株。”

  叶寒川笑道:“原以为你是丁浩楠的说客,没想到,却是来指责我的。”

  苏默颜红了脸:“我……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叶先生,我只是希望你能换个条件。”

  “换个条件?不是不可以。其实,我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故意刁难本非我的本意。”叶寒川沉吟片刻后问,“你想帮他?”

  “我自问没这个能力,不过是想尽一点做朋友的心罢了。若你能成全,苏默颜感激不尽。”

  叶寒川指了指那块菊花绣毯,又指了指那杯茶:“今天气温低,喝点茶暖身子。”他的口气是温柔的,却也是不容拒绝的。

  苏默颜喝了口茶,没有动那块毯子。

  棉花糖从内室悄无声息地跑了出来,奔跑的脚步在路过苏默颜身边时停了下来。它冲叶寒川叫了两声,侧着脑袋盯着苏默颜看了看,改变路线跳上沙发,紧挨在她身边坐下。它嗅了嗅苏默颜冰凉的手,把一只爪子放在上面,仿佛要用自己的体温来驱散她的寒凉。

  苏默颜吓了一跳,低头对上棉花糖琉璃似的眼珠,顿时心花怒放。她忘形地抱起它,把脸埋进它柔软的长毛里一通乱揉。

  叶寒川柔声问:“你见过它?”

  苏默颜暗自吐舌,羞赧地把猫放在旁边:“上次来这里见过。”棉花糖蹲坐在旁,依旧紧贴着她,半眯着眼听两人说话。

  “上次?你来过这里?有事?”

  “一点小事。”苏默颜说得若无其事。

  “一点小事……我经常在这里,怎么从来没遇见你?”

  “大概是时间不对。”

  “时间不对……”叶寒川若有所思地重复着苏默颜说的话,“刚才你说你是丁浩楠的花艺师,之前他们给我的花,也是你插的?”

  “是的。”

  “那以后,可不可以请你也做我的花艺师?看你这表情,是不愿意?”

  “你有更好的选择。”

  “你插的花,自带清香。这是他们没有的。”

  苏默颜想了想说:“我的时间有限,怕是忙不过来。”

  “那你就推掉别的订单,只做我的就好了。”叶寒川瞥了一眼苏默颜的眉头,气定神闲地说,“这就是我重新考虑跟丁浩楠合作的条件。”

  苏默颜愣了:“你……你同意了?”

  “算是。我的助手会跟丁浩楠约时间,具体事宜我们见面详谈。”

  苏默颜十分欢喜,但眉头却皱得更厉害了。她没想明白为什么叶寒川的态度会有如此大的转变。她猜不透他的想法,只好忐忑地把各种靠谱和不靠谱的猜测硬生生地咽进肚子,安分守己地坐着。叶寒川不言,她便不语。

  只一眼,叶寒川就看穿了她的疑惑:“请安心!约定好的事我绝不食言。丁浩楠很聪明,派你过来。你真挚,诚实,这两种品质是我最看重的。我喜欢像你这样的人,所以才给他机会。”

  “你想错了。不是丁浩楠叫我来的,是我自己要来,请你不要告诉他我来过。”

  “为什么?你帮了他这么大的忙,理应让他知道。”

  “我来不是为了帮他,是帮我自己。”

  “怎么说?”

  “我不想自己在帮他还是守住这花之间左右为难。仅此而已。”

  叶寒川身子前探,非常认真的看着苏默颜:“你当真是个纯真的人!”他含笑的双眼里有凌凌的光在闪动,春水般脉脉温情。他看见苏默颜灵动的眸子里自己无比清晰的脸,心里伸出一只手,紧紧拥她在怀:“你的问题解决了,现在,咱们可不可以像朋友那样聊点别的?”

  苏默颜局促地搓了搓手:“我……我不知道怎么跟陌生人聊天。”

  原来,我们还只是陌生人!叶寒川沉默片刻后,笑着说:“你回去吧,别让等你的人着急。”

  “你怎么知道有人等我?”

  “我上楼的时候看见的。”叶寒川语气淡淡,“他好像已经开始担心了。”

  苏默颜把花安置妥当:“以后我会按时叫人送花过来。”她满心喜欢地搔了搔棉花糖的脑袋,拎起袋子就走。

  棉花糖紧随其后。

  叶寒川轻声唤道:“棉花糖,苏小姐要回家了,你不能跟着。”

  苏默颜暗自称奇:你还真叫棉花糖呀!真是名副其实呢!她冲棉花糖笑了笑,悄悄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关上了门。

  棉花糖上蹿下跳,使劲挠门,想要跟了出去。

  “你再忍耐几日,我们很快就会见到她的。”

  棉花糖恶狠狠地叫了几声,气冲冲地跑回内室,用后腿使劲把门碰上,算是抗议。

  “晓,你进来。”

  莫晓北戴着白色手套,应声而入,在苏默颜坐的地方仔细寻找。

  叶寒川来到窗前,撩开窗帘一角,凝神注视着外面。不多久,苏默颜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她正匆匆向街对面一辆浅灰轿车走去。

  姚慕白还在看雨气沉沉的天空下那些盘旋追逐的鸟。

  苏默颜放慢脚步,踮着脚不让高跟鞋发出声响。她悄然走至姚慕白背后,闭眼聆听沙沙雨声中飞鸟扇动翅膀的声音,感受雨丝亲吻脸颊的温柔。只片刻,她的长发就不再飞扬,被雨水打湿成缕,滴答着成串的水滴。扛不过雨的寒意,她连着打了几个喷嚏。

  姚慕白回过神来:“出来了怎么不叫我?要是感冒了该怎么办?”

  苏默颜嘿嘿乐道:“没关系的。我喜欢淋雨。难得哥哥不在,也让我享受享受雨中看景的惬意。”

  姚慕白递过去一块手帕:“你就是太不爱惜自己了!”

  苏默颜甩甩头,甩去头发上的雨水:“你真像我哥,都是那么爱操心。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她指了指姚慕白肩膀上的水滴,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叶寒川眼里的温和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阴鸷的怒火。他讨厌苏默颜的身边不是自己,讨厌她陪别人淋雨,更讨厌她如此细心地对待别的男人。他无法再看下去,坐到苏默颜坐的位置,不声不响地对着那杯茶发呆。茶水渐凉,几分钟前还明艳飘香的花瓣已褪去色彩,沉落杯底,安然地释放生命最后的美丽。

  莫晓北捡起一根长发,那是苏默颜的。

  叶寒川喜出望外,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小的发旧的盒子,从中取出那串一箭穿心的项链:“这项链上的血是暮雪的,我没舍得擦去,没想到竟有这用处。你马上送过去,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给我结果。”

  莫晓北点头应下:“既然你对她的身份已深信不疑,又何必再做DNA比对?”

  “我要万无一失!”叶寒川神思落寞,“晓,你知道么,我现在特别害怕!我害怕她不是暮雪,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办?”

  莫晓北低声道:“你怎么变得这样不自信了?你那么爱她,肯定不会有错。”

  就是因为太爱,才会不自信,才怕出错,才要万无一失!多年不见,她的样子变化不大:眼神依旧清澈无物,笑容也依旧明媚爽快,就连那颗为别人着想的心,也一如当初,纯如赤子,仿佛这些年她从不曾经历忧患悲伤,只是平安喜乐的生活。尽管如此,他还是以他特有的敏锐捕捉到了她眼里转瞬即逝的黑暗,那是从死神的魔掌下逃出生天的人才有的黑暗:冷酷,寂寞,有对众生的嘲讽,还有对生命的厌恶。“她真的把我从她的记忆里连根拔除了!我已经在不同场合跟她打过十三次招呼了,也没能让她重新记住我。你知道她刚刚跟我说什么吗?‘我不知道怎么跟陌生人聊天’……晓,她是我唯一深爱的女人,而我在她眼里,却是个连随便聊聊天也不可以的陌生人!”

  “你别太悲观了!根据我的调查,她是有记忆障碍的人。只要是她不在意的人和事,基本上睡一觉起来就忘了,并不针对你。”

  “记忆障碍,记忆障碍……难道从此以后她都无法记住我了么?到底,是我错了!是我辜负了她对我的心意……是我错了……才让她如此!”叶寒川双目含泪,眼神是难以抑制的悔恨索寞。

  莫晓北低头看着那杯已经冷却的茶水,一时无语。

  窗外,细雨如织。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爱与浮生之归去来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