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卷三 圣火昭光  第六十六章 乔装改扮

小说:浮图之央      作者:半佛      更新时间:2019-08-13 19:49      字数:4408
  楚云端与申颜偷摸进城后,发现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得他们,只要将那个铃铛藏好,就基本上引不起注意。

  因为在他们两人之间,大部分人都只认得楚云端,而不认得申颜。在认得楚云端的这些人里,又有大部分只认得楚云端的铃铛,而不认他的脸。

  所以楚云端提早将那之前使自己暴露的铃铛一摘,一身轻松。

  两人找了家客栈坐下歇脚,在楼下打探着双子堡的情况。

  邻桌果然就有闲着没事嚼舌根子的。

  是两个粗布衣青年,一个长的奔放,面相黝黑,横插两道斜眉入鬓,嘴眼都似刀砍,魁梧得紧。另一个长得更奔放,长脸宽门牙,跟个小白鼠似的。虽没个好面相,却也比身边这个剽悍大汉强上三分。

  “哎,你说这龙汩汩,还能找回来不?”那小白鼠低声问,显然是在顾忌着什么。就好似,这几日龙家姊妹,早已成了不可触碰的话题。

  另一个人的声音显然大了些,看样子,是比这小白鼠有胆量的。只不过,说的都是屁话。

  “我哪知道。要我说,那玉波城来的楚云端,混世魔头,怎么可能会将她放过。”

  “哎,那你说,他为什么要掳走二姑娘?”

  “我哪知道。要我说,他和那九阁楼里的人沆瀣一气,八成就是为了宋安郡。我可听说,楚狗跟那宋安澜宋安郡两兄弟,走得甚是近啊。”

  楚云端不动声色,悄悄盯着他们。结合那两个守门姑娘的反应,八九不离十,是有人冒充他,将那什么龙姓的二姑娘给掳了去。

  再一想,还有个宋姓兄弟。听他们那话的意思,走得甚近……难道真的是个熟人?

  想了想,他打算冒险上前一问。

  他目光投向申颜,只是一个眼神示意,便也不管这人的打算。自顾自便是顺过手边一坛酒,往邻桌凑身而去。

  他很是自来熟地坐下,献殷勤般给这二位各自添一大碗。笑嘻嘻问:“不知这双子堡,近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那两个人一看有个陌生的人来套近乎,本来看上是有些排斥的。可他们仔细一瞧眼前人,衣着打扮不凡,相貌更是俊郎,好人面相。又是带了壶好酒过来,极其温言善语,便松下些许警惕来。

  盯着再瞧瞧,这口音似乎是个外乡人,本着地主之谊,倒也是十分赤诚朴实了。

  最先将他打量完毕,接过碗道声谢,痛快地一饮而尽的,是刚才那个粗声大汉。

  他将整碗酒喝的一滴不漏,很快就熟络:

  “兄弟,你是外乡人吧?我跟你说,这双子堡最近可不太平。就前些日子,嗯……三天前。那个楚云端你知道吧?就是一年前闹出殷墟一战的那混蛋。三天前,他来到双子堡,在七龙庄园闹事,杀了好些人,把二姑娘也给掳走了。”

  楚云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张张合合数次,终于是做好了决定,问:“那二姑娘是?”

  小白鼠怯怯接过腔:“七龙庄园二当家,我们堡主最器重的弟子之一。”

  楚云端再问:“只是,那魔头为什么要劫人呢?”

  小白鼠冷哼:“魔头做事,要什么理由。”

  “去去去,不懂闭嘴。”身旁的大汉喝住他。

  接着,他也不顾小白鼠悄悄上翻的白眼,看上去是渐入说书佳境,将那一段臭长的拉扯津津乐道,神采飞扬,忒是入迷,就差台上那响木一敲了:

  “这事要从一个月前说起来了,一个月前,玉波城九阁楼里的宋安郡,到了双子堡二姑娘家的店里闹事,还动手动脚。二姑娘可是堡主门下最受宠的那个,功力非凡,是个刚烈女子,眼里怎揉下沙子?

  只是那宋安郡也不是什么好惹的,听说是九阁楼来的。九阁楼什么人啊,那都是娘胎里就该遭天谴的混账。二姑娘这一出手,竟引得宋安郡大开杀戒,夺去了店里十数人的性命。

  二姑娘向来都是有仇必报,将那宋安郡打伤后,就吊在树上,一根根割过手指,扒了皮剔了骨,大卸八块。到几天前,楚云端闹事之前,那宋安郡的残躯,还跟块腊肉似的吊在树上。”

  说到这里,好似像是将话说尽了,不再继续。

  楚云端本来还想着问问这九阁楼与宋氏兄弟,都是些什么来头,可是一看这大汉提起这些就都是咬牙切齿,心中也有些明了。为了证明自己这个外乡人并不是一无所知,就暂且将疑惑埋在心中,回去再细细了解。

  可是关于这件事,他却是还有不明白的地方:“这跟那楚云端有何联系?”

  总不能连为什么被扣了屎盆子都不知道吧?

  那大汉顿上一顿,叹了一口气:

  “这个,我倒是不太清楚,只是听人讲,楚云端与那宋氏兄弟有过生死之交。宋安郡一死,他大哥宋安澜也失踪了。听说是上门报仇的时候,也被宰了。

  这楚云端重出于世,定是抱着将天地掀翻的目的来,那么宋氏兄弟,就是最好的切入口了。可怜啊可怜,可怜那二姑娘,被这丧心病狂的魔徒带走,不知道要受些什么罪。”

  楚云端也叹:“可怜。”

  可怜他压根啥也不知道,就又被定了个罪名。可怜他都不认识这些人,就莫名其妙绑了人家。可怜啊可怜。

  末了,楚云端就要告辞而去,小白鼠开了口提醒道:

  “几个时辰前,堡主有言,那恶贼已经进堡了,身边还有一个功力非凡的人。来意不善,随时都可能对普通百姓下手,我看你们年纪都还小,若是没什么大事,就别在这里留着了,免得失了性命。”

  楚云端尽力配合着:“这么可怕?”

  那老大粗又接下话:“可不是吗,不过还好,堡主已经下令通缉了,但还是要防着点。”

  楚云端微笑着应声点头:“多谢兄台。”随后,微笑着退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低头浅饮,淡淡问:“都听到了吧?有人假扮我。”

  说着,意有所指地盯着他看。

  申颜被盯得莫名其妙,不由得心中发慌,他尽量控制住,冷静点点头。

  楚云端问:“你说这事怨不怨你?”

  申颜抬起头,很明显,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楚云端一声冷笑:“某人要是不卖我的画像,我估计能安全点。”

  申颜这才像是想起来什么,确实依旧嘴硬着:“我……没卖,再说了,双子堡的人不是……认认认认不出你吗?”

  楚云端挑挑眉,收起了不正经的脸色。

  “现在怎么办?”

  申颜道:“你就听师尊的,回去吧,就算是再废一次,锁在牢里,好歹自己人,销声匿迹也比苟延残喘强。别管这些子破事了。”

  从殷墟出来之后,申颜就一直在提,某谪仙子老师父要让申颜带他回去。

  本来这任务是风清月和李贺文的,可是这师叔侄两人,一会内斗一会外斗,拉拉扯扯,闹了不少幺蛾子,也没闹到正事上。一个风清月还被重伤,只好收拾收拾,回去领罪了。

  至于被申颜带回去,楚云端也想啊,虽然被自己人砍和被别人砍没啥区别。但回去了至少不用来回乱跑,更不用东躲西藏,可那个奇了八怪的引魂使他不允许啊。

  心中是一阵默叹,却只能口是心非的拒绝。而且还必须把态度强硬起来。

  他立刻皱起了眉头:“这件事你莫要再提,也别尝试硬把我带走,没用的,现在的局势,我必须要留下来。”

  申颜之后就没再说话,乖乖地跳过了这个话题。

  之后沉默许久,申颜突然道:“找到九阁楼的宋安澜。”

  楚云端抬眉望他一望。“他不是也已经?”

  申颜坚定回答:“并不会。”

  接着他问:“你可知那九阁楼是什么地方?”

  如果是以前的话,大概,也许,可能知道?

  然而楚云端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到底该不该知道。所以,他将目光继续死死盯着申颜,等着他的下文。

  申颜继续道:“无妄之境内,有一个地方,商贾云集,各个门派都有弟子潜伏。这个地方,就是玉波城。九阁楼就在玉波城,这是一个极其黑暗的组织,简单来讲,养刺客的地方。

  一些表面极其光鲜亮丽的门派,实则都是肮脏无比的,而替他们铲除这些淤泥的,就是这自身脏成一汪浑水的九阁楼。

  因为是拿钱办事,所以九阁楼与各派之间都有联系,与各个阶层的人几乎都做过不同程度的交易。所以也就造就了九阁楼虽然是做脏活,丧尽天良,却几乎是人人袒护。

  如果真的有人针对九阁楼,或是对九阁楼不利,九阁楼随时都能动用关系,搬来更强硬的门派,去干翻敢与他叫嚣的人。

  所以按照这两个人所说,之前这个二姑娘将九阁楼宋安郡给剐成了肉干的话,那么就算是宋安澜去找她的麻烦,也不会独自贸然行动,更不会被这般轻易宰杀。”

  楚云端这下更加疑惑:“那为什么他还要装作是我?”

  申颜解释:“虽说九阁楼里的人可谓是雷厉风行,可是门规也是极其森严残酷的,其中有一条就是不可因私人恩怨给门派里招惹是非,更不可执行任务时起异心。偏偏这两兄弟,全都触犯了。”

  “据我所知,宋安郡来到双子堡的任务,是偷去堡主一样东西。可是他却卡在了龙氏姐妹身上,调戏不成不说,还丧失了性命。

  不过这也算是好事,九阁楼的人,任务不成,回去都得受尽折磨,生不如死,手段可要比龙汩汩的残忍多。还是被提前宰了,一了百了比较合算。只是可怜了他这个大哥,还得为他动前一条忌讳。”

  这么一说,楚云端就有些明白了。宋安澜想要给自己弟弟报仇,又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只能用另一个身份了。

  申颜接着又补充道:“而且,他不是有意装作是你,或者说,是人们自认为聪慧,将他认做是你。因为那个铃铛,那个装了睡虫的铃铛。”

  申颜说,楚云端之前是与九阁楼中的人有过联系的,或者说,是有过交易。

  就在一年前,大闹殷墟的时候,本来楚云端的能力不足以与各方势力为敌,可是这个时候,宋氏兄弟出现了。

  他们主动联系上楚云端,这是九阁楼一个比较人性化的规矩,亡命徒的生意,刺客可以自己找上门。

  他们给楚云端带去一种说是可以功力大增的东西,作为答谢,楚云端只用送他们一人一个铃铛。宋安澜说是这东西对他们兄弟办事有利,可以节省时间节省精力。

  估摸着他们是一直戴到了现在,才会令人生出楚云端与宋氏兄弟同流合污,为了给他们报仇而掳走龙汩汩的假象。

  可事实上,别说是龙汩汩了,就连这宋氏兄弟他都没什么印象。

  其实楚云端更好奇的是,这些会心生误会的人们的脑回路。

  九阁楼是拿钱办事,只做有利于自己的事,都是萍水相逢,连缘分都没有。什么都与利益挂钩,交易一结束,指不定下一次见面,上一次的雇主就成了这一次的目标。跟刺客谈什么江湖道义?

  脑残,绝对是脑残,脑残的不能再脑残了。

  可是这些脑残们,却在正常人的眼里,格外正常。

  楚云端叹出一口气,往脑袋上抓了一把。

  崩溃。

  接着,他忽然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睡虫不光是可以找到至邪之气,还可以找到同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是说,我身上这个东西,就是找到他的途径?”

  申颜点头:“而且是唯一途径。如今堡主已经得知我们入堡,想必造就贴了告示。这样一来,真容是不能再用的了。这两天最好是重新找个地方,用假的身份。”

  真容?假的身份?

  传言中说他们从来不以真实面目见人,刚开始楚云端还感觉连脸都不敢露,真的就是懦夫行为。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只能这样了。

  逼不得已这个词,当真不是白白造出来的。

  于是,按照申颜的想法,他们迅速离开了这个客栈,找了一处破落的屋子,乔装改扮。

  水空明不在,行动不可能像往常一样畅通无阻了,申颜又随时都有可能变卦将他带回去,完全信任可千万不能,只有提心吊胆着,走一步是一步,活一天是一天。

  很快,申颜就将事情办下,两人换上破烂桑布衫,一个化成个短胡子大叔,一话化成长胡子老头。

  楚云端是那个长胡子的。

  对此楚云端表示抗议,乔装改扮,好歹也给画一张稍微好看的的脸,化成这七老八十的,行动多不便了。

  不过自己没本事,也就不好指手画脚,只是稍稍吐槽两三句,就认命一般地叹了口气,听着今后的安排。

  申颜很快就又找下一家客栈,路过街道时,看见那不大的公告栏上,贴着几张通告。毫无意外,是他们的,不过画功极差,一个成了大饼脸,一个成了猴子。这技术连申颜的皮毛都够不上。

  楚云端都有点心疼这个堡主了,这样的画像,就算是他们不做伪装,也没人能认得出来。

半佛 说:
整四个月,艰难突破二十万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浮图之央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