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第五十一章:不速之客(一)

小说:海棠香霏      作者:清霜      更新时间:2019-09-11 14:24      字数:2493
  到新乡县时,已是深夜。

  雷雨大作,几盏照路灯照亮了漆黑的道路,虽没有如日光那般灼亮,却也可令人看清道路。

  进城后,我们就找了个山庄住下。

  闲居山庄四字是飞扬狂野的草书所制写而成。

  这里是二哥出门在外,买下的。为的是,回家的路上或者除妖途中有个住的地方。

  山庄大门禁闭,两旁的照亮灯,点着,还未熄灭。

  打开大门,能看到院子里微弱的光,还在时不时地闪烁。

  一位老者手中拿着根手臂粗的长长木棍,站在灯下,警惕的看着我们这些不速之客。

  “合叔,是我。”二哥走前一步,轻声道。

  合叔半和着的眼睛,努力睁开。一双又大又圆,只能看到黑眼珠的眼睛,看了他很久,疑惑的道:“你是?”

  “我啊!唐……”二哥自报姓名还未结束,“嘭”的一声,木棍掉在地上。

  闷闷的响声,在这安静漆黑的夜晚,特别响亮。我被吓得轻轻一弹跳。

  合叔冲上前来,突然抽噎,“少爷,您可算回来了。”

  “我们要在这小住几日。合叔,辛苦一下,收拾几间屋子,烧点热水。”

  “好勒!”他的声音听起来即开心又激动。

  “桂姨,桂姨。少爷过来了。”

  有个声音远远的飘过来,“哎,来了来了。”

  二哥考虑到只是偶尔来住住,便没有招太多的人。偌大闲居山庄,只有一个管事兼看院的合叔和烧饭兼打扫的桂姨。

  院子三面都是房间,房间打扫起来,应该会比较麻烦。

  从院子走进厅堂,还有长廊横跨。长廊边种植着些花卉,夜太深,也看不清种的些什么。

  厅堂内摆了许多的花卉,叫的出名字的叫不出名字的都有。

  例如,厅堂的四角都放了一盆仙人球,窗台边放了几株铜钱草等等。

  “哇啊!二哥,这的植被好多啊!好漂亮。”我左转转头,右转转头,满脸的好奇打量着厅堂。

  桌上几盆叫不上名字的植被。小巧,绿色盎然,可爱得很。

  我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心想,这么可爱小巧的东西,二哥怎么不带点回家呢?二哥不带回家,我把它们带回去。

  “二哥,这个给我呗!好可爱!”

  “给你没用,我们从这到金都还有不小的路程。路上颠簸,还没回京,它就凋了。”

  一听到不能带回去,原本喜悦的心情也变得微妙起来。

  合叔端着茶壶和杯子走进来,为我们一一倒了杯热茶。

  热茶下肚,微寒的胃慢慢暖和起来,接着就慢慢的觉得全身没有方才那么冷了。

  桂姨十分的贴心,还为我们煮了点糜粥。

  喝了点粥,泡了个热水澡后,原本困倦的大脑,反而清醒了。

  合叔收拾了三间房。棠妖,二哥住一间房,我便和裕王住一间了,剩下的比较大的房间杨尘,杨思和棠迩一起住。

  因为只是小住一两天,很多事,将就着也就可以了。

  和裕王睡一间房,是二哥和裕王讨论了好久,才定下来的。原本他们还想让我单独睡一间房,可这样子总是免不了危险。

  二哥既不愿我一个人睡,又不想我和男孩子睡在一起。

  最后也不知裕王是如何将二哥说服的。

  得知要和裕王住一个房间,睡一张床,我内心是又害怕又安心。

  保护我这方面,裕王绝对是做的很好的;可毕竟男女有别,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出了什么事,可就难以言表了。

  以前总是不喜欢那些官家小姐,觉得她们就像放在屋中的夜明珠——光彩耀眼,却庸俗不堪。

  喜欢攀权附势,仗势欺人,眼高于顶,目空一切。

  下人在他们眼中便是唯唯诺诺的哈巴狗。

  横躺在床上,看着旁边熟睡的裕王,我第一次想:要是此时此刻有个朋友就好了,也不至于和男子共处一室。

  轻微的呼噜声突然响起。裕王睡得很香,很沉。

  随后,我又想:有能力做那件事的人都呼呼大睡了,我还在这胡思乱想什么呢?还是赶紧睡觉,免得第二天起来时,一圈的黑眼圈。

  闭上眼睛,这么迷迷糊糊的想着……

  恍惚间,我听到有人在说什么。

  “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

  他们聊的什么,我一点也没听清,只有这么点是清晰入耳的。

  眼前像是蒙了一层白纱布,迷迷蒙蒙的看到他们在一个破破烂烂的茅草屋里,肩对着肩,面前是张陈旧的方桌;四周全是淡黄的干稻草。

  接着他们又说了一句,这句话我却听得很清楚。

  “只有一双眼睛?”

  “只有一双眼睛。”

  回答的人语气十分笃定,好像是个男人的声音。

  场景一转换,我感觉我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那是我,却又好像不是我。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我在梦中——那张脸不是我的,床前的亲朋好友我也一个不识。

  我看到我的“身体”在床上,我人站在亲朋好友堆中,他们伤心的哭泣,歇斯底里的撕喊。

  没有一个人看到我。

  原来,我已经死了啊!

  我伤心的走出房间。

  屋外黯然无光,连月光都怕得捂住了自己的脸,生怕露出来,被哪个谁当做怪物收了。

  看着他们入棺盖板,草草的将我安葬了。我一路跟着他们,街上的人看到他们都避之不及,忙忙的让开一条道。

  入土安葬后,所有的人慢慢的散去。没有一个人肯多留下来陪陪我。

  我凝视的站在墓碑前,秋风微凉,泛黄的树叶,纷纷飘落。落在墓碑上,高耸的坟上,坟头祭祀的食物上。

  新坟已然看着像旧坟了。

  天色渐暗,似镰刀的月亮,不慌不忙的显露身影。

  “施主,你已死。还是乖乖的回地府吧!”

  突然出现的人声,将我飘散的思绪拉回来。

  夜色太黑,说话的人站在黑暗中,看不清来人是何模样。

  我三步做两步的走到他面前,从上到下打量着他。

  黑暗中,他穿着一身藏青色道袍,笔直的站在院里的空地上。

  我好奇的问道:“你是谁?”

  “专门抓鬼,捉妖的人。”

  “又捉鬼,又捉妖,不累吗?”

  他不回答我,直接转身就走了。

  “那个……”

  反正我是鬼,迟早都是要回地府的。据说,人死后是能看到牛头马面的。要是跟着这个捉鬼人,那些牛头马面应该就不敢找过来了。

  我跟在他身后,背着手,昂着头,哼着歌,慢悠悠的闲走。

  “你今年多大了?”

  他突然发问,打断我的旋律。我先是疑惑的啊了一声,确定自己没听错,才道:“昨日刚满二九。”

  我跑前两步,挡住他的去路,问道:“你问我年岁,是要帮我还阳吗?”

  他也不回我,越过我的时候,嘴里念叨了句:“难怪……”

  咦!咦?

  这是什么意思?

  我跑过去,走在他旁边,“话可以说全吗?我听不懂。”

  他突然停下来,波澜不惊的双眼,此刻残忍凶狠。

  特像挡住大路的恶狗。

  我吓得退后一步,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嘴唇止不住的轻颤。

  咽喉如哽了根指头大的骨头,发不出声来。

  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怀中掏出一道符咒,同时口中念着:“急急如律令。”一边将符咒贴在我额头上。

  “刚好,今夜极阴;又刚好,刚满二九。”

  他的话极冷极冰,那双看着我的眼神,就像在看被他射中的鹿。

  带着点欣喜,又带着点残忍的冰凉。

清霜 说:
后天中秋节,提前更新。明天和后天出去玩耍了!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海棠香霏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