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晚枫渐变  初遇木棉

小说:夏若晚枫      作者:梨花雨      更新时间:2021-01-09 20:48      字数:3851
  悔无可悔未觉悟,犹记初遇怀木棉?
  ———————正文———————
  明明陈家还在,明明小扇于夏家还有利用价值,夏父怎么会“放过”她?怎么舍得和她断绝关系?

  从医院回来,夏滢愔不认现实般,跑进小扇房间。

  看到一成不变依旧布局简洁的房间,她走进里面的衣帽间,打开柜子确定没有少衣服,行李箱也没动舒了口气。

  要是真的走了,怎么会连行李都没收拾呢?

  她走出衣帽间,刚要去跟问他们为什么还要骗她时,看到书桌上的手机和一封信。

  “不是搬走了吗,手机怎么还在这儿?”

  夏滢愔正想着,开手机发现里面已经格式化,恢复默认出厂设置后的样子。相册里一张照片都没有。

  她心里疑虑这是不是小扇平时用的手机,又打开信一看,里面是一张对折的信纸和两张银行卡。其中一张是平常夏家专门给小扇打零花钱的。

  信纸上是小扇娟秀的字迹:“承蒙关照,受之有愧。”

  她放下信封,又看向书柜。

  大抵没有变动,唯独少了她那些厚厚的笔记本。

  她又去开书桌的抽屉,却没看到笔记本。

  于是拿着信纸和卡跑去找夏母。

  “妈,妈!”

  “出什么事了?”

  “我在若婉房间里找到了,你看这是什么。”

  夏母接过,说:“这……这不是我们给若婉的……这张是那天和若婉办完手续我们给她的,她什么时候放回来的?她回来过?”

  小扇走了,除了那些笔记本,什么也没带走,夏家给的钱,她一分也没拿。

  其实搬出夏家后,小扇所用的都是小翼自己赚的钱。反正是弟弟,她用得也心安。

  夏母叫来旁边的佣人,问:“最近二小姐有回来过?”

  佣人态度恭敬地说:“我昨天看到二小姐找过周时,还给了她一个袋子。”

  能把这封信交给周时,也是说明小扇信任周时的。

  母女二人又叫来了周时,周时说小扇叫她把东西放在她房间,不要声张的。

  至于为什么不立即交给他们,是担心他们看了会去找她——小扇没料到自己会出事,也没想到夏家会为了探望出事的自己提前结束了订婚宴。

  “只有手机和信封?她就没有吩咐你别的什么吗?”夏滢愔声音都提高了不止一个度,显然很激动。

  周时摇摇头:“没有了,只有这两样。二……夏小姐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

  她走得干脆,放得彻底,关于这里的一切,她全留在这里,一点儿都没带走。

  夏滢愔想起自己对她说的话:

  “你是我妹妹,有我罩着你,走到哪儿都能横着走!”

  “有你做我妹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啦!”

  “滚出我家!”

  “我们救了你,让你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你为我牺牲理所应当!”……

  从维护到辱骂,“夏若婉”对她从耐心解释到不以为然。是她将她的耐心一点点磨灭,无所谓才是真的放下了。

  她丢掉手中的东西,跑到院子里。

  玻璃花房已经被她毁了,那些碎片与泥土,连同植物的“残骸”也已被清理,花房不似昔日终年春意盎然、百花争妍的状态,被破坏的花房空荡荡,清冷的花房似在无声的控诉她那日的行为有多恶劣。

  她还拿花盆砸“若婉”!

  越回忆近来自己对“夏若婉”的态度,夏滢愔越觉得自己不对。

  天呐,自己都做了什么?竟然还想利用若婉的善良和宽容来包庇自己的任性!

  夏滢愔想去看看小扇搬出去后的地方,夏母陪她到达公寓才发现,住在这里的人已经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小扇早已经退租。

  夏家以为自己操控了小扇,而事实上他们都被她瞒住了,掌控全局的一直是她。

  夏滢愔带着满心懊悔来到医院看望小扇,看护照顾的不止陈子芸,还有陈昰旻。

  陈子芸见了她,表面上情绪毫无起伏,虽不算冷漠却无笑脸相迎。

  陈昰旻则十分不悦的看了她一眼,又把注意力全放在病床上的人,目光柔情。

  夏滢愔自知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没有任何怨言,只是走到病床的另一边,安静地站着。

  病房里安静得出奇,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不到,悲哀的窒息充斥着整个病房。

  因陈昰旻对夏若婉的情意深受感动,陈子芸出声劝道:“陈先生,你先去休息会儿吧,我会照顾好若婉的,你就放心吧。你一直待在这里什么都不理会,若婉知道定会自责耽误了你的工作和生活。”

  陈子芸知道他担心,也知道如何劝得动他。哪怕让他工作,分散一下注意力,也比全天动也不动地坐在这里好吧。只要注意力稍有点儿分散,他至少会想起吃饭睡觉吧?

  “我听若婉说过,你也答应了你父亲,怎么现在要让他们不放心?你放心,若婉一醒我立即通知你!”

  “我希望她一睁眼就能看到我。”陈昰旻声音沙哑。

  自得知若婉出事到现在,他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竟然还没倒下!

  所以陈子芸倍受感动的同时也猜想:他是否曾经长期如此?

  “若婉一定也是这么希望的……”陈子芸说。可谁知道醒来的人是若婉还是小扇?

  “但你这个样子确定想让她看见?这不是让她心中有愧不能安心休养?”

  夏滢愔也劝道:“陈昰旻,你去休息吧,我们会照顾好若婉的。”

  “你?”陈昰旻冷笑,看着夏滢愔的目光冷冽异常,简直令人不敢相信这是平日以温柔著称的陈昰旻。

  夏滢愔被那目光吓到,低下头不敢直视。

  陈昰旻再看陈子芸时,俨然温和了不少。

  “若婉就拜托你了,我处理完事情就回来。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有什么事一定及时联系我!”

  “嗯,我会的。”

  陈昰旻信任她,是因为他知道“若婉”有多信任她。

  一旁的夏滢愔从未感到如此难看,抑或说尴尬。“夏若婉”是她妹妹,她却被人质疑真心!

  陈昰旻走后,空气又陷入安静。

  夏滢愔忽而想起苏百结的话,刚想出去打电话问,恰好再门外遇见。

  “滢愔,你来看若婉?”苏百结的语气带着欣喜,因为她认为:夏滢愔肯主动来探望,说明已知错,那她们就会和好吧,大家很快就就会回到以前的样子!

  夏滢愔没想她为什么喜悦,问:“若婉与我的关系生疏是因为我,那你们?她为什么说你们以后也是陌路人?”

  “因为我们也做错事了,若婉给过我们坦白与悔改的机会,可我们都没……”

  “你们做了什么?”夏滢愔追问。

  苏百结眼神躲闪,显然不想说。含糊其词后,扯开了话题:“你来看她,是不是,你原谅她了?”苏百结明知错不在小扇而在谁。

  夏滢愔习惯被人如此偏袒,没辩驳,只说:“她真的会原谅我吗?”

  “若婉平时那么维护你,处处都考虑到你的感受,她知道你认错了,一定会原谅你的!”

  陈子芸听到门外的对话,不禁咂舌:“合着夏滢愔认错还委屈她了?见过这么大小姐的,也没见过那么偏袒、拥护大小姐的。小扇,这就是你以为的好朋友、好姐姐?利用你的宽容大度,何曾考虑过你的感受?甚至连你的性情都不清楚!”

  小扇是善良、是大度,但不是无底线的纵容。给了你们机会你们不珍惜!

  陈子芸就不明白了:都说人再经历了好的往往会难以接受差的,怎么小扇在有了那么好的世儿姐当姐姐,还如此珍惜夏滢愔这种姐姐?

  小晗和葶儿也比苏百结赵芯蕊好了不知多少倍,小扇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这些人出现的时机很恰当吗?在小扇因为失忆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时候陪伴她,又给了小扇一个她一直渴望的完整的家庭。

  但陈子芸敢保证,倘若那时小扇没有失忆,绝对不会成为夏家女儿!

  她猜得再多也只是在心里嘀咕。毕竟她也是不熟悉这些人,或许他们什么优点吸引了小扇吧,她确实感情论事、以偏概全了。

  她只是不开心。曾经自翊小扇知己的自己如今在这件事上却不懂她了……

  夏若婉的病房挺热闹的,每天都有人来看望。而许霞和陈子芸来柳城市的大多时间都待在医院里了。

  在所有来看望的人中,只有林漓和小翼,还有陈家母子让他们舒心些,其他人……

  而陆云泽经常冒充小翼,小翼竟也不曾告诉陈子芸。

  知道夏若婉是真正的陆依洛,夏滢愔也知道真相后,他们无疑是后悔近段时间这么对小扇的。可那不是真正的忏悔,他们不愿承认自己真正的错误。

  陈子芸倒是轻松了些,陆母心心念念自己的亲生女儿,哪儿还会儿注意到她。

  许霞曾问是否失落。

  陈子芸坦言:一直被关注,突然遭遇冷落,确实有点,不过没有那么强烈。

  当看到来的是林漓和赵芯蕊,陈子芸趁赵芯蕊不在的间隙,对他说:“你们之间的信任就那么点儿?迟早会成为你们关系的爆发点。任何事都得小心翼翼、提防这儿提防那儿的,你不累?”

  林漓担心赵芯蕊会误会,一直压着不让小枫出来。

  “我知道你是想让他来看若婉。我能理解他担心若婉的心情。还有,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她越是谨慎,倒越是说明她在意我。”

  许霞道:“啧,我难得感受不到酸臭味。这果然不是我们这种凡夫俗子能理解的!”

  赵芯蕊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没有再进去,坐在走廊上等林漓。

  她知道自己很小心眼儿,可她……

  陆云泽劝道:“算了,子芸。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相处,不差这会儿。你也说了,公主没什么事,就让他担心着吧,公主都因为他难受了那么多年。”

  陈子芸看了他一会儿,才说:“也对。”

  林漓和赵芯蕊离开后,陈子芸就拉下脸来,陆云泽刚要问怎么了,她便问:“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装什么?”问这话的是许霞。

  陈子芸走到她身边,看着陆云泽,缓缓开口:“他不是小翼。”

  “那……你是陆云泽?!”对于许霞来说,一个陌生人冒充身边熟悉的人是件很恐怖的事。尤其刚才还和他们一起讨论小枫小扇的事,这不是说明很多秘密都被他发现了?!

  陈子芸稳住她的身子。她能理解霞儿的诧异与惊恐,她第一次知道身边的人变成陆云泽时也是这反应,只是她当时怕打草惊蛇,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陆云泽见她们一个诧异一个警惕,苦涩一笑:“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你跟小翼没有一点相似。看你方才应付自如,与我们交谈时泰然自若,你扮演小翼,不止这一次两次了吧?”

  陈子芸眼眨都不眨的盯着他,想知道他会怎么应付她的话,他却不过眨了一下眼,眼神和神态都变了。

  许霞和陈子芸凑得更近,小声问:“他在干嘛,怎么不说话?难道……那他现在是谁啊?”

  陈子芸也不确定,就没立刻回答她。

  刚“苏醒”的小翼一脸茫然:“你们干嘛都这么看着我?”

  陈子芸忽而松了口气:“呼~是小翼。”

  许霞一听,确认面前人身份,不再惊恐,激动得指着小翼反问:“你没事和陆云泽换什么,吓我们一跳!”

  “陆云泽?”

  现在他和陆云泽简直是争夺又彼此妥协的……

梨花雨 说:
正文前:都已经连后悔也没有后悔的地儿了还是不愿认清自己的错,可还记得初遇时她说木棉的花语是什么吗——“珍惜眼前的幸福”,你还是没有珍惜。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夏若晚枫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