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美神  Chapter.1 美神之惑

小说:苍鹭之翼      作者:千殇韵      更新时间:2021-08-20 15:50      字数:2397
  1.
  在亚特兰蒂斯大陆地处最北部的特利拉雪山居住着一位神祇,祂的神坛摆放在最高山脉的尖端。
  和其祂神明不同,这位虽雌雄同体但常常以女相示人的神灵并不高傲,即便祂的神坛屹立在最清冷孤傲的雪山尖,祂也从不认为自己就该如此。
  祂时不时会扮成人类,体验一番人类宏伟庞大又多彩缤纷的文明。人类的进化与繁华、科技与魔法远比待在神座上听着信徒枯燥的誓言有趣多了。
  比起看那些狂热而痴迷的家伙为自己挑起战争,不如看看那些人类是怎样让自己从蚂蚁变成蜘蛛——即使那些改变依旧无法撼动神明。
  祂一挥手,水镜荡起波纹,水中的画面几下变换,最终定格在了恶魔之森。
  祂想,祂已经好久没去拜访祂的老朋友了。

  2.
  恶魔之森库洛伊,那是个美丽而又危险的地方。
  那儿满是盎然春意,树木郁郁葱葱茂密繁盛,氤氲翠色模糊在一片又一片温柔绿意里。雨水滴落在嫩绿枝叶上,顺着纹路朝叶尖凝聚成剔透的露珠,草丛中探出一朵朵色彩斑斓的花。最为出名的是那一丛丛娇嫩欲滴的玫瑰——鲜红如血,明艳如霞;芬芳扑鼻,幽香醉人,宛若一枚枚红彤彤的玛瑙。
  那美丽极了。

  但没人知道,库洛伊看似美丽的表面下实际上蒙着茫茫血色:动物是披着外壳的骷髅,花蕊是掩着幻象的眼球,树木是阿尔斯巨人的指骨;至于那红似泣血的玫瑰——当它完全盛开时,被层层裹住的花蕊会化成血水炸开,血水沾到的植物会枯萎、碰到的皮肉会腐烂、浸染的泥土会被侵蚀。
  这显然不是什么值得一游的景地,而是恶魔盘旋的巢穴。
  恶魔之主阿特蒙蒂斯的古堡就驻扎在森林的最深处。
 
  并不孤傲的神阿芙罗蒂和他算是不打不相识。
  
  3.
  阿芙罗蒂掌控爱情、美丽与欲望,于是祂本身便拥有绝无仅有的美貌,也容易滋生他人的爱意和性欲;祂又以风暴与冰雪做一层外衣,闻名于世。
  阿特蒙蒂斯原是瞧不起祂的,正如他瞧不起所有与他站在对立面的神一样。他残忍、冷酷、喜怒无常,一点小事就能让他暴怒。而那时他刚刚杀死上一任恶魔之主,恶魔们筹备着他的加冕礼,如此重要的日子与新主的性格告诉恶魔们:这容不得一点闪失。
  巧的是,拥有让世间万物为之倾倒的能力的神明阿芙罗蒂化作人类女性降临人间,来到凡人口中最常提起的耶伦撒,体验冬日帝国白纱缥缈的生活。祂的来临惊动了奉祂为毕生信仰的信徒,他们感知到祂的气息,像一条嗅到骨头味道的犬,发狂似的朝祂的方位赶来。
  祂掌握着爱欲和美丽,于是祂便是爱意、美貌和欲望的化身。见到祂的人类或兽人、妖精或精灵都会难言地爱上祂,甚至连恶魔都无一幸免——阿芙罗蒂于他们而言就是诱惑本身,就像一缕风,拂过在瓦纳卡湖中央孤独耸立的树。比起魅妖的诱术更甚。
  恶魔们心不在焉,想起的不是将来不久的新王,而是美神降临时对自己的笑。

  “我们为什么要听从他的命令?”
  女性恶魔咬着指甲,棕色的波浪卷有些凌乱,挡住她姣好的面容:
  “阿特蒙蒂只是个篡位者,他到底有什么实力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为什么我们要听他的话?说不定他只是用了某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才让旧王死去的!”
  “你疯了?”另外一只恶魔披着漆黑的斗篷,黑布蒙着双眼——他曾受到阿特蒙蒂斯的处罚,这双眼最终的归宿是后者的鞋底,再被碾成一地碎块——察觉到斗篷里有几缕头发落出来,他伸手将其按了回去,“你怎么敢这么说!”
  女性恶魔瞪着他:“凭什么不能这么说?如果旧王没死,王位根本轮不到阿特蒙蒂来坐!”
  “贝拉,闭嘴吧。”
  “利比的眼睛你忘记怎么没的了?”
  “可我们有更好的选择!比如,比如爱和美之神阿芙罗蒂!”
  “你的脑子被虫子啃烂了吗,神和我们是敌人!”上周才有一名恶魔因为崇拜阿芙罗蒂而被丢进了剧毒蛇窟,从此再也没有恶魔敢提起阿芙罗蒂;或许有些家伙崇拜阿芙罗蒂崇拜到失去理智,就像贝拉这样胆大包天,但他们根本不想平白无故受到牵连,“小心被阿特蒙蒂……”
  
  “是吗。”
  一道阴沉的声音突兀插入恶魔们的谈话,女性恶魔在瞧见男人阴鸷的面容时脸色刷白:“阁,阁下……”
  阿特蒙蒂恍若未闻:“篡位?”
  贝拉身体发颤。她哆嗦着说:“对不起……对不起,阁下……”
  男性恶魔的身材十分高大,可以毫不费力地看出衣物下极富爆发力的肌肉。英俊的面庞因为神态而显得阴沉,一道醒目的疤印在眼皮上,失明不能视物的左眼眼眶中空无一物,这让那张原本俊美的脸看起来可怖又阴狠。
  “你说对了。”他的语气忽地平淡下来,像在回答贝拉的话,“我筹划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当一个篡位者。”
  “我真的非常抱歉……”
  “你觉得我爬上王座是为了什么呢?权利、金钱、美酒?——你又为什么要道歉呢?”
  女性恶魔来不及说更多的谦词,她被阿特蒙蒂斯掐住脖子,生生从地面拽了起来,脚尖触不到地。
  阿特蒙蒂斯暗红冷冽的眼瞳骤然迸射出刺眼的光,贝拉的舌头被无形的手强行扯断,又被塞进了她的喉管。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她痛苦地张着嘴,但什么也说不出来;紧接着她的皮囊被破开,从肚中钻出一株通体漆黑遍布尖刺的植物。
  它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生长着,宿主的鲜血就是它的养料。分枝从女人的耳朵与嘴巴中长出,溅起的血液打在阿特蒙蒂斯的衣服和脸上,像一朵朵炸开的血花。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评头论足?那个给你们洗脑的神让你们爱的要死要活?”
  
  贝拉的死状凄惨,不用想就知道出自谁的手笔。
  加冕礼时,阿特蒙蒂斯踩上白骨堆成的台阶,长靴沾着血,一步步走上典台。
  他喜怒不形于色,抿着苍白的唇。恶魔不敢为他戴上罪孽之冠,他便自己将其放在头上。阴冷的眼神扫过台下,恶魔们鸦雀无声,在那双像毒蛇一样冰冷的目光扫过自己时,他们纷纷低下头。
 
  “帛曳死的比她更惨。”
  帛曳是曾经的恶魔之主。
  阿特蒙蒂斯的声音比重力更低,比千斤重更沉。他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像是从齿缝中挤出来的,带着淬血匕刃般锋利尖锐的情绪。
  “身为领袖,他爱上了美神,所以我把恶之花种遍了他的全身。
  “神与我们是敌人——这是天性。”
  他的话宛如巨石压在恶魔们的心头。他们冷汗涔涔,心脏怦怦直跳。
  
  男人理了理领口。
  “你们该臣服的是我,而不是阿芙罗蒂。叛徒不值得手下留情。”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点着用于放置罪恶之冠的平台:
  “我将会撼动神明,告诉你们谁才是真正值得崇拜的强者。”

千殇韵 说:
言情 女主阿芙罗蒂 可男可女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苍鹭之翼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21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