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卷二.深宫诡计  第九十七章:绛烛朱笼相随映(一)

小说:陌上摇曳:美人骨      作者:意染      更新时间:2020-01-15 13:07      字数:3332
  朱笼摇曳,绛烛剪影,硕大的“喜”字横占厢室,入眼即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沉默四散漫延,一如素绢上轻染的墨迹,但经落定便再难刻除,又或者是午夜梦回时最阴暗的梦魇,深入骨髓。

  静的落针可闻的室内,女子浓艳霞帔加身,珠翠相砌的精巧凤冠上,半掀的盖头正中央有只工笔细刻的娇妍杜鹃。

  满室华彩点亮长夜如昼,无人听见心碎如花瓣翩飞,寸寸成灰。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坐了多久,到底是醒着还是已然出神,只是面前那张雕花铜镜被看至扭曲的形态,她甚至连镜中自己那张脸都觉得陌生。

  她是谁?这是哪?

  潜意识里,她好像有许多不同的样貌,或俗或雅,或冷或媚,千百画皮灼灼色,可问题是,她找不到独属于自己的那一张。

  蜡满烛台,什么东西也跟着一起滑落,脸上冰凉的触感清晰无比,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冷,浑身瑟瑟,如坠冰窟。

  她迟疑的伸手摸上自己脸颊,指尖晶莹的水滴亮的像星光,是什么?

  左右看不出结果,她干脆伸出舌尖尝了尝,口感很涩,不太好吃。

  ……等等!口感?

  舌尖那点滋味没散,残留唇齿,不是幻觉。

  她突然开始没来由的兴奋,抑制不住的想要用更多的方式来证实,自己的快乐绝非想象。

  烛中烈焰成为她选择的不二对象,指尖抚摸上去压折烛光的时候,灼痛感也顺着食指敏感的末梢神经一齐抵达大脑,她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可心却跳起舞。

  但快乐很快就被更大的悲伤淹没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难过,可眼泪骗不了人,滑落如断线玉珠,与她的心痛一样,无法停止。

  有人推开房门走近,在她身侧跪地俯首。

  “王上,时辰到了。”

  她侧首,看着那张缓慢抬起的陌生面容,想问个究竟,孰料出口的却是另一句。

  “知道了。”她听见自己干涩的嗓音。

  怎么回事?

  她想站起来走出去,身体却不听使唤,右手无力的下垂,指尖肿胀的烫痕正好落在进屋的那个婢女眼中。

  “您受伤了。”婢女的声音波澜不惊,不知该让人惊叹于她的素养还是冷漠,“奴婢去请大祭司。”

  谁是大祭司?请他来要做什么?

  她压根不知道婢女在说什么,也没有说话,但身体自己开了口,“不要。”

  婢女离开的脚步并没有停,于是她听见自己又重复了一遍。

  “孤说过了,不要。”

  重音落在最后两个拒绝的字上,语气严厉,不难听出风暴正酝酿。

  婢女停住动作,向她躬身,一字一句的解释刻意而古板,“可您手上有伤。”

  姿态恭谦是真的,不容质疑也是真的。

  她忽然就怒了,手边最后一只金钗想也不想就对准了自己的颈。

  烛光遥照,如玉冰肌下,血脉立现。

  “那你去吧。”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这么冷静的用自身性命去要挟旁人,可她确实这样做了,“如果你想让大祭司来——看见一具尸首的话。”

  婢女显然没料到她会刚烈至此,瞪大的一双眸子写满惊恐。

  “奴,奴婢……奴婢不敢。”

  她透过婢女惊恐的一双眸子,看见其中映出的更胜花娇的一张脸,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悲伤如同流水,将本就脆弱不堪的心房填满,于是连情有独钟都成为罪不可恕,于是她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爱错了人。

  只可惜,懂的太晚。

  她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留给俯首在地的婢女,吐出来的话语却字字珠玑,轻叹都化作了自嘲的笑柄。

  “呵,你有什么不敢。”

  “奴,奴婢……”

  “当孤不知道吗?”金钗被她随手丢到婢女面前,语气轻的离奇,仿佛自言自语,“只是,他想要如何,予我一句话便是了,何苦让你们来……”

  婢女一开始只是被她抛来金钗的动作所惊,瑟瑟不敢妄言,只等着一场雷霆之怒。

  可不想,雷霆震怒没有等来,倒无意看了一地碎碎心伤。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忽然认不出那人是谁,心里的苦涩如同潮涌,将她淹没,拉她沉溺。

  “起来吧,替孤上完妆。”

  她从不知自己竟有这样好的脾性,心碎至此,还能照顾到一个婢女,但这就是事实了。

  已不知是镜中的女子还是她自己,红唇轻启。

  “他清楚的,纵是碧落黄泉在即,我又怎么舍得让他操心。”

  绛烛明灯点亮雕栏玉砌白玉干,红幅漫卷铺散。

  悦耳钟磬缓流,奏过几许情深作笑谈?

  她一身红装如血,被喜婆小心翼翼的搀扶出房,红盖头遮住全部视线,只听见跪拜如潮。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明明手无一物,她抬起时,却似乎重有千钧,“众爱卿免礼。”

  相礼在一旁举臂高呼:“良缘既定,赤绳早系。礼同掌判,合二姓以嘉姻,诗咏宜家,敦百年之静好……”

  紧随相礼之后的山呼“恭贺”都没被她听进耳里,眼前是盖头的一片鲜红,浓艳的色泽张牙舞爪钻进眼底,一切仿佛就此定格。

  一只手伸过来,瞬间盖过她眸中的万丈红尘,在眼底仅有的视野里被雕刻,然后永恒。

  骨质纤细,恰逢她梦里贪恋千万遍。

  “陛下。”那人唤她,庄重合礼,曾有的亲密荡然无存,只剩君臣关系,“喜贺陛下之姻,愿白首永偕,欣燕尔之。”

  她目光所及只有他袖边那片连缀的杜鹃花海,金丝玉绣,每一簇都让她想起那月被别在自己鬓边那一朵。

  “吾王千金之躯,臣特请北斗星辉于怀,送陛下登祭台。”

  她不知道眼泪是怎么砸下来的,先是冰凉一点,随后仿佛河海入眸,夺眶而逃。

  他的手近在咫尺,奈何红巾隔面,她注定连这最后一面都没法看清。

  “陛下?”

  他声音轻的如同初见那一句,轻而易举就叫她泪水决堤,骄傲的不肯叫人瞧见,只悄悄收在手心。

  “如此……”她捏碎掌心的泪,搭上他的手,嗓间酸涩全部按捺在心,“有劳大祭司。”

  他一身红装好似来迎娶她的儿郎,高冕玉颜犹在,只是时过境迁,已非那年窄巷。

  霞帔互映,遥似璧人。

  阶下群臣共贺,“恭贺吾王,恭贺吾王!”

  “陛下似有心事?”

  他打横抱起她,浅笑,一身红装灼眼,看上去倒真像得了娇娘的君郎。

  “可介意与臣同担?”

  “放肆。”她咬唇,答的没有任何犹豫。

  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拒绝他,掌心那点被紧攥的泪水都被捏至消淡,克制侵袭,她生怕自己一朝神死,坏了他百年大业。

  既然他需要,她何妨为之奠基?一个她,换一场海清河晏、盛世太平,竟也是她难以修得的福气。

  他对她的一切全无知觉,还是那派温润模样,抱她下殿的手扣在她腰间,连力道都没有任何变化。

  他用一句恭谦就将她狠狠钉进十架,全无情面,百骸洞穿。

  “是臣僭越,还请陛下恕罪。”

  恕罪?

  她此生最大的罪过,就是当年窄巷被获,自此莽莽山海鼓掌间,赎不回一眼沦陷。

  “景年。”她听到自己开口,叫出一个全然陌生的名字,“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相礼击磬的脆响盖过她的万分小心,百转柔情风送离。

  古来良辰惜帛缕,难及金玉。

  “陛下言何?”他没听清。

  她侧首贴于他胸前,阖上眼睛。

  “没什么。”

  显而易见,这个问题根本不会有她想要的答案,而她想要的,又到底是什么答案呢?

  他苦心经营十余年,只待将她磨炼成一柄刀锋锐利、可堪重用的剑。她太了解他了,生来便杀伐决断,又怎会临阵心软。

  可她已经陷得太深,生死在前都挡不住,更枉论明知故问的愚蠢。

  “起乐!”

  她听到相礼唱词,随后高华祭台下百女齐舞,翎羽冠顶,铃配纤肢,在妖媚篝火下和出神秘幽诡的调,诠释她决然不懂的语句。

  “这是,在唱什么?”

  他淡淡的笑漾开漫谷颔首杜鹃,似清风拂面。

  “这是南竺最古老的语言,非大典不声,此独为陛下而奏,庆喜良缘。”

  他抱着她走过千百臣民,直面祭台,拾级而上,轻松姿态仿佛怀抱绒羽,绯衣款款。

  她瞬间觉得烦躁之意更甚,勾住他颈项的手就想松开。

  “陛下可曾听寓婆讲过越胥先司的故事?”他问。

  “不听。”她没好气的答,毫无章法。

  他轻笑出声,宠溺意味更将她衬得像个顽劣难教的小孩,她厌烦这样。

  “很好笑?”她揪住他衣襟,再一次强调,“我偏生讨厌故事。”

  “陛下不喜,便是臣不喜。”他似乎感觉到她的不耐,更用力的揽紧她,敛了笑意正色道,“陛下不想听,臣必领意。”

  时空被无言静寂拉成漫长形态,她听到百女群舞中篝火的噼啵,听到凤冠叠蹭下希望的琐散,听见自己贴着他的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然后,贪婪在此刻的温暖互抵下,开始无止境的生长。

  心之将死,何辞喜恶。

  她贴近他,一颗心哪里都注满了委屈,“我……想听。”

  百女腕间的小巧铃铛随着鼓点一同起舞,零零碎碎响进她耳里,他温热的呼吸尽在耳畔,更甚天涯远隔。

  如果可以,她更宁愿让自己在他手中被剖开,作一场福祈上苍的盛大献祭,花开殆尽,无命可返。

  她连死,都只甘愿在他手里。

  他拾级而上的动作缓了半拍,“在越胥先司的故事里,亲吻过杜鹃花瓣的人,必将再次回到南竺。”

  欢声纷乱,夏月将满。

  “而臣,随时恭候您的归返。”

  直达主祭台的那条一望无尽的长阶上,玉影两相伴,露留魂断。

  眼泪掉下来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灵魂再也无法离开。

  自此深情隔山岳,直待葬红衫。

   

意染 说:
自即日起恢复更新,留言越多,章节越肥厚~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陌上摇曳:美人骨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