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网编

配色:

字号: 18

黑白

小说:惟小说      作者:清秋小九/凌雪纷飞      更新时间:2021-01-29 15:34      字数:3099
  那个人走了,她的世界也就从此坍塌了。

  荌意透过飞机上的窗子看到了阔别了十年的故乡,宁城。

  宁城是三十六城最为落后的却最为繁华的城市。

  落后是因为人的思想陈旧,繁华是经济。

  可经济的繁华也曾因为陈旧一党一度停滞。

  也是她最讨厌的城市。

  此刻入了夜,宁城万家灯火已关。

  而写字楼的灯却亮着,预计会灯火通明。

  与写字楼一样会灯火通明的是KTV与酒吧。

  荌意拖着小型行李箱,一个年近中年的男人朝她招手,笑得慈祥。

  “肖叔。”荌意叫道。

  这个惟愿她百岁无忧的人,自己的一生坎坷多舛。

  都拜宁城所赐。

  “温容没有一起回来吗?”肖叔接过荌意手中的行李箱,问道。

  “回不来了。”荌意淡淡说道。

  眉眼的哀伤一闪而逝。

  肖叔听到这话,心里一颤,正想问为什么,荌意开口道,“死了,死在了回国的路上。”

  死在了要去找他旧爱的路上。

  “那小姐还走吗?”

  “不走了。”走不了了。

  “肖叔你先回去吧,我晚点回去。”荌意说着,在肖叔不解的目光中上了另一辆车。

  “节哀。”开车的人说道。

  荌意看着车窗外面,没有接话。

  节哀怕是不能,她会拖着害死他的人,一起下地狱。

  “到了。”开车的人在一家酒吧门口停车。

  荌意拉开车门。

  “荌意,我建议你不要去。”

  “慕姜你不能阻止我。”当年的是你也有份。

  “OKOK。”慕姜拉开车门,拉了拉风衣,宁城的冬天格外冷,“我跟你一起去。”

  “担心我把人捅了?”荌意回头,勾着唇问道。

  慕姜一时迷了眼。

  荌意不知道,慕姜当年做的其实都是为了她。

  温容与荌意年少相识,双方父母是世交。

  温容荌意,安稳容易。

  荌意为了温容顺遂甘愿放弃大好前程。

  而温容将本该给荌意的温柔给了别人。

  荌意踏着雪,踩着夜色走进了酒吧。

  荌意进入酒吧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学生。

  荌意穿着黄色毛衣,蓝色牛仔裤,被认为是个学生也不足为奇。

  荌意站定,看了一圈,并没有她要找的人,回头看了眼慕姜。

  慕姜走到她旁边,“可能咱们来晚了。”

  荌意微微偏头看着他,眉眼似笑,眼底却冷了几分。

  慕姜抬手要揉她的脑袋,荌意却转过头。

  慕姜只得把手放下。

  “慕姜,你千万不要是故意的。”荌意说完转头就走。

  光是看着荌意的背影慕姜就知道她有多生气。

  慕姜手机震动,滑到接听键,“幸好你跑得快。”

  “你没事吧?”

  “没事,还好。”就是觉得有点累,当年的事情要是不做得那么绝兴许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那就好,挂了。”

  “秋琵我当年真的错了吗?”慕姜看着荌意消失在大雪中的背影问道。

  “你难道还不清楚?”秋琵反问道。

  当年的事情不是错,是错得离谱,是在犯罪!

  荌意当年的安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决绝的态度却让人不敢相信。

  荌意从未离家过,不管什么时候,第一次出远门,一走就十年。

  秋琵现在愁的是,荌意为何回来?

  是故乡难忘?

  不可能,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荌意多么恨这座城市,温容在这座城市出的事,一走就十年,轻易不会回来。

  “荌意这次回来是冲着我们所有人回来的。”慕姜坐在车上,无力的说道。

  “我会去找她。”看看能不能挽回。

  十年前犯下的错与罪,十年后挽回不就是个笑话?

  荌意回到家里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肖叔说了荌父出差还有一个星期才会回来。

  荌意没有母亲,她从小就被父母抛弃,荌父收养了她,而她也懂事乖巧,可能最不乖的事就是将温容拱手让人。

  她不将温容拱手让人就不会有后续的事,哪怕用儿时双方父母的口头娃娃亲也能将温容绑到婚礼上,哪怕彼此都不幸福,也好过飞机失事。

  荌意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刚好秋琵登门。

  肖叔看到时面色有些不悦,想出声赶人。

  “肖叔,让她进来。”荌意能看到肖叔在门口堵着秋琵。

  荌意给秋琵倒了杯牛奶,是秋琵喜欢的纯牛奶。

  荌意穿着白色毛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准确的说没什么好说的。

  秋琵看着荌意拖着下巴看电视剧,眼中笑意不绝,想起了多年前也是她们两个人在自己父母买下来的房子里看动画片,那时的荌意也是这样的,单纯又活泼,天真又可爱。

  秋琵那时总想着让荌意多看看自己,所以总是对荌意动手动脚,秋琵总喜欢凑过去吻她,荌意也随着她。

  准确的话,荌意不喜欢她,就算她对自己动手动脚也无所谓,只要不出格。

  荌意是怎么答应自己交往的请求的呢?

  秋琵记得清清楚楚,那时的温容和炎列在一起的第五个月。

  她说,你是不是讨厌我?

  荌意有些迷糊,问她为什么这么问?

  秋琵有些委屈,我追了你这么久了你也不答应,可不就是因为讨厌吗?

  荌意凑过来亲她,还觉得是因为讨厌吗?

  秋琵不明白荌意为什么不喜欢她还要亲她,但是这关系不大,起码对那时的她来说已经很好了,很满足了,因为她的目的达到了。

  接下来的事也就水到渠成了。

  秋琵有些感概十年过去了,荌意似乎变化不大,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两个人坐了很久。

  “秋琵,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荌意眼睛没有离开电视,懒懒的问秋琵。

  “慕姜说你是回来算账的。”

  慕姜直接被秋琵卖了,秋琵跟慕姜不是一路人,秋琵喜欢荌意,慕姜该卖还得卖。

  “他死了。”荌意看到沙发上,笑了起来,荌意笑起来眼角上勾。

  当初秋琵就是被荌意的笑给勾住了,着了魔般的追求。

  可此时她不会因为荌意还能对着自己笑而开心,轻飘飘的三个字把秋琵惊住了,这个他不是别人,是温容。

  当年要不是温容跟炎列在一起了怎么也轮不到她。

  温容是荌意的神明。

  她可以为了温容去死,这一点秋琵从来都不怀疑。

  “秋琵,你要么趁早走人,要么炎列带你我一起收拾。”荌意把嘴里的糖一点点嚼碎,甜甜的味道蔓延了整个味蕾,心里却感觉不到甜,有些腻。

  “荌荌……”秋琵要说的话戛然而止,因为荌意满眼不屑的看着她。

  “你是不是想说当年的事情跟炎列没有半点关系?”荌意冷然道,从茶几下拿了一包烟。

  “本来就跟他没关系。”秋琵知道现在不是跟荌意对呛的时候,可她就是忍不住嫉妒,嫉妒荌意那么喜欢温容,知道温容不喜欢自己也不愿意把喜欢分给自己一点点。

  就是温容死了,也轮不到自己,这凭什么?

  “可就是因为他,我没了丈夫,我的孩子没了父亲。”荌意的话像炸弹一样,把秋琵炸的四分五裂。

  “秋琵不过是看在过往的情分上不追究你,你要心里有数。”

  “不追究?追究什么?我欠了温容什么了?我喜欢的人跟我在一起,心思却都在他身上,到最后还给他生了孩子,我欠他什么?”

  秋琵激动的抓着荌意的双肩问道。

  “就凭你任由炎列劈腿却不告诉我,也不让温容知道!”荌意推开秋琵,冷着眼说道。

  如果温容早些知道至少不会崩溃的那么彻底。

  “秋琵,在我爱你时,你任由着炎列将温容推进火坑却不阻止!你配不起我的喜欢,更配不上我的爱,你只知道我喜欢温容,却不知道那是过去式!”

  “且不论小的,就单拎温容被强暴,父母离世,哪一件跟炎列没关系?”

  “你告诉我啊?哪一件跟他没关系?他为什么要在炎列最脆弱的时候劈腿?你告诉我啊!”

  秋琵被推到在地上,荌意的情绪彻底失控,拿到东西就砸,杯子被扔到地上,荌意踩着玻璃渣把桌子上的东西扫落在地上,秋琵不安的看着失控的荌意心里钝痛,爬起来抱着失控的荌意。

  肖叔闻声而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秋琵的白皙的手臂被荌意用指甲抓出血。

  荌意抓得很深,荌意的毛衣大片大片的染上了秋琵的血。

  肖叔正要靠近,秋琵摇头,示意不要过来。

  肖叔不乐意也没办法,撇了撇嘴,让进来的人都出去。

  等荌意歇斯底里完了,秋琵的手已经血肉模糊了。

  肖叔虽对秋琵心有不满,但也不至于让人就这么回去,“电视柜下第二个抽屉有医药箱,自己处理吧。”接过已经昏过去的荌意上了三楼的卧室,小心的清理着荌意指甲里的肉沫和血,毫不犹豫的把荌意的指甲全部都剪了,着对她对别人都不好。

  肖叔打开门要叫人给荌意换衣服,就看见秋琵靠在门口,秋琵看见肖叔时又立马站直。

  “阿静上来给小姐换下衣服。”肖叔只当看不了秋琵,对着楼下喊道。

  “肖叔。”秋琵不满肖叔的决定,却被肖叔打断,“你们如今的关系不做什么不合适,做些什么更不合适。”意思就是不要肖想了。

  “回去吧。”不撕破脸已经是肖叔给的最后的体面了。

清秋小九/凌雪纷飞 说:
最近在想什么虐,才是真的虐,愁就很愁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惟小说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