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一言牵(二)

小说:惟小说      作者:清秋小九/凌雪纷飞      更新时间:2020-08-01 21:37      字数:4565
  “她的情况如何?”泰盛坐在一旁,手里端着热茶,问道。

  “恐怕,是九死一生唉,也不过十六七岁怎么就遇到了这些事了呢。”御医颇为惋惜的说道。

  “九死一生也还是有得救。”泰盛看着御医的说道。

  言外之意就是,必须救。

  “臣已经为这位姑娘喂下生丸,一切都看这位姑娘的造化了。”御医躬身道。

  “嗯,退下吧。”泰盛喝了口茶,“等等,将明将军请过来,照顾下这位姑娘。”

  这军队里都是一群糙汉子,就明将军一个女的。

  说完泰盛便走开了。

  明将军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奋勇杀敌,以一敌百不在话下,倒也不是功夫厉害,而是用毒高深。

  家里世代都是武将,辈辈出英雄,倒是这一辈出了个用毒女将。

  明珠打来水为贾青清理伤口时眼神一暗,继而迅速清理好伤口,为贾青换上干净的衣服,守着贾青,直到泰盛回来后才离开,离开时眼神闪过一丝心疼。

  泰盛自然没错过,明珠不是一个心软的人,更不可能心疼,最多是怜悯,问道,“认识?”

  明珠知晓泰盛最恨便是有人欺骗,“可能是我一个朋友失散多年的亲人。”

  “哦?哪位?”泰盛兴趣来了,接着问道。

  “苏城贾家。”明珠轻声道。

  “传贾风。”泰盛思量了片刻,兴致颇高的说道。

  “殿下,现在恐是不必,这位姑娘伤势太重……”不能隋大军班师回朝。

  “去吧,本太子自然会处理。”泰盛自然知道明珠的用意,不过他暂时不会告诉贾风,而是他要找个由头不想那么快回宫里。

  明珠带着忧思退了出去,让人去传来了贾风。

  “贾风参见太子殿下。”贾风屈膝下跪。

  “起来起来,本太子有话跟你讲。”泰盛扶着贾风起身,领着贾风到了最里边,“这名女子为了救本太子,身负重伤,所以本太子自然要报答她。”

  剩下的话泰盛不说,贾风也明白,身负重伤,自然不能随大军回朝,这太子是要留下来,也是不想回宫,相处了几个月贾风怎会不明白。

  “殿下男女有别,这。”贾风该劝的自然要劝,听不听就随泰盛了,该走的过场走了就好。

  “你就装吧你。”

  泰盛踹了一脚贾风,“班师回朝这事就交给你了,我回去给你带个人回去,你一定会开心。”

  “卑职一定幸不辱命。”

  贾风退下后,泰盛一直站着看着贾青,附身观察了一会儿,贾青突然睁开双眸,贾青手一紧,身体乏力无比,头也晕的厉害,声音很是虚弱,警惕无比的问道,“你是谁?”

  “救你的人。”泰盛撇了撇嘴说道,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嫌脏。

  贾青警惕也一会儿,却是忍不住问道,“你会杀了我吗?”若是会她就睡了,自己现如今这样,逃不走的,如果不会,她也想睡,太累了,这十一年,该是个头了,若是这次熬过去了,她不想再当杀手了,她想去报仇,她等了太久了,不能再等了。

  “本太子,好不容易救活你,让你死,你觉得划算吗?”泰盛愣了一下说道。

  这脑回路还真清奇,不是感谢,不是求救,而是淡到不能再淡的,你会杀了我吗?

  贾青听到他的回答,松了一口气,便陷入了沉沉的昏睡。

  泰盛久久听不见她的回答,听见了轻轻的呼吸声。

  “……”算了,饶你这一回,小小年纪伤成这样也是不容易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着贾青的眉眼,眼中柔情万千。

  青儿,你这些年一定过得非常不好,“你醒了我就去让父皇赐婚。”儿时的承诺也可以兑现了。

  这次我一定好好护着你,不然你再受伤,一定。

  再次醒来已是三天后,贾青目光扫了扫周围的环境,这是客栈。

  泰盛推开门,手里拿端着一碗药,见贾青撑着身子,心里一惊,箭步过去,“你还没好全呢。”

  一手端药,一手扶着贾青。

  贾青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手有力气吗?”泰盛轻声问道。

  贾青轻轻的点了点头,接过泰盛递过的碗,却刚接住却险些摔了,泰盛手疾眼快的接住,“还是我来吧。”

  碗口贴近贾青没有血色的唇瓣,贾青一时间不知道该干嘛,“怎么了?烫吗?”泰盛喝了一口,“不会啊。”又将碗口贴近了贾青的嘴巴。

  贾青慢慢的喝着,待喝完之后只觉得很苦,这些年来什么伤都受过,也习惯了,就是没有喜欢药的苦味,但是她不会拒绝喝药,只有喝药才能好得快,她才不会被扔下。

  贾青感觉心里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撞,但是她没有去深思,也许是第一次有人喂她喝药的缘故吧。

  若是贾青此刻有去想,也许后来的一切有些许的不一样,但,也只是些许罢了。

  泰盛喂完了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小瓶子,“这是上好的金疮药,撒在身上的伤口才能好得快,你自己涂吧。”

  这些天他没有帮她涂过,早知道他就把明珠留下了,两个女孩子之间还能有些照应。

  放下药自己就走出去了。

  贾青看了看窗户跟门,已经被泰盛关上了,心里那一抹异样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贾青褪去衣衫,满身的疤痕,多得可怕,有这些已经在愈合了,幸好,三天前用的创伤药都是极好的,否则这会儿该化脓了。

  贾青有些懊恼,后背她涂不到,今天再不涂会化脓,就好不了了。

  怎么办,怎么办,贾青只得穿上衣衫,忍着疼痛下床,打开门时,泰盛还在门口站着,听到身后的开门声,“殿……”

  话还没出口就被泰盛捂着嘴,拉进了房里,关上门,低声说道,“在外面叫我泰公子,明白?”

  “嗯,明白了。”贾青点了点头。

  “出门是有什么事吗?”泰盛扶着她坐下,问道。

  “我背后的伤口涂不到。”贾青有些懊恼的说道,很不高兴,从前涂不到,现在也是。

  “你帮我涂。”贾青把药塞到泰盛手里,便背对着褪下了衣衫。

  泰盛一愣一愣的,他总哪里很奇怪,一般女孩子就算是行侠仗义的女子也知晓男女有别,怎么她似乎没有这个概念?

  她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连男女有别都不在乎了。

  “泰公子?”贾青叫道。

  泰盛忍着心里的心疼,帮贾青穿上衣衫,转过她的身子,“男女有别,懂?”

  贾青满眼疑惑,“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吗?”

  师傅小时候传她们功夫的时候就说过,只要活着就好,一切都没有错。

  在她眼里心里脑子里没有男女有别这个概念,她心里除了,活着就是报仇,没有别的。

  “你不想帮我,就直说。”见泰盛良久没有回答,贾青一气之下就要拿药,想要让别人帮她。

  泰盛一把拉住她,“你要干什么去?”

  “你不帮我,我只能找别人。”贾青有些吃痛的说着。

  泰盛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似有团无名之火,想要甩脸子走人,却又舍不得,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泰盛抱起她,将她小心放在床上,“我帮你,你……你脱吧。”泰盛拿过药。

  贾青没有一丝犹豫直接背对着泰盛褪去衣衫,泰盛看到那些伤疤时,心里一抽一抽的疼,“你怎么比本太子还容易受伤?”

  “你伤好了就更在我身边吧,至少不会受伤,本太子罩着你。”

  “你以后不许跟别的男子亲近,不然本太子就废了他。”

  贾青一直安安静静的,就这个泰盛太子一直叭叭的,不曾停过。

  贾青听了几句,便在想她父亲的事,他是太子,那必然能见到皇上了,那是不是……贾青眼中冷光乍现。

  “你听到没有?不许……”

  “我不管你从前与谁亲近过,往后绝不许与别的男子亲近。”贾青叹了口气重复着泰盛说过的话。

  “嗯,只要你乖乖听本太子的话,本太子就是你的靠山,谁也动你不得,明白?”泰盛抬起贾青的下颚,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道。

  “就怕到时候你也护不住我。”贾青嘴角勾起浅笑,轻轻的说道。

  “不会。”泰盛气定神闲的说道,看着贾青笑得有些开心,眼神满是宠溺,“乖。”伸手揉了揉贾青的脑袋。

  “我想休息了。”泰盛的宠溺让她觉得不适应。

  “你好生休息,本太子也玩够了,咱们该回京城了。”他需要去租辆马车,贾青的身子骨现在还是受不住车途劳顿的。

  扶着贾青躺下后,泰盛便出了门,“泰三,事情进展如何?”

  贾青神使鬼差地伸手抱住了泰盛。

  泰盛怔住了,傻傻的看着贾青,随即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尖,“我稍后就回来。”扶着她再次躺下后,俯身快速的吻了她一下。

  贾青怔怔地看着泰盛兴高采烈地走远,直到看不见。

  “这位姑娘是被仇家报复。”泰三也觉得挺不可思议,随后又觉得正常,伤成那般若寻常人家的姑娘跟侠客,早就不知死多少回了,偏偏她还有一口气,硬是生生强撑着那口气。

  “哦?这么说找到她这些年的资料了?”泰盛看着一个发饰,木簪子,不知道她喜不喜欢。

  “暗阁的杀手,咱们的死对头。”泰三对着泰盛耳语,“父亲失踪后,第二天晚上便家破人亡了,哥哥失踪,自己被带入暗阁。”

  “是暗阁的人做的?”泰盛挑眉,买下了木簪子。

  “是,后来改名拦纱,顾名思义,落入她手里的,都死了,她是在对方出行的时拦下杀害,杀人时她惯带着面纱,死的人至死不知她是谁,后来有一个人逃过一劫,从此对方便开始了不死不休的报复,昨天不知怎的就落入了对方手里。”且杀的都是行侠仗义的侠士,悬壶济世的医者,接济百姓的富豪,“都有一个共通点,得罪了暗阁。”

  “让阿七把这些处理干净,我要带她回京,明白?”太子妃不能有任何污点。

  “主子,她似乎认为,她的仇人是皇上。”

  “既然如此便更该带她去见父皇。”泰盛不以为意,转身便去安排其他事情。

  泰三见泰盛铁了心要带贾青回去,跑到泰盛身边问道,“主子莫不是喜欢上贾家姑娘了?”

  泰盛闻言,嘴角扬笑,“怎么说?”

  “若不是喜欢,主子救了她,又何尝再劳心劳力照顾她,又何必不允其他男子亲密?”他站在房门外听得一清二楚,若不是喜欢,他的主子不会如此。

  他看见她身上的伤痕心里一抽一抽的疼,那是心疼。

  在知道她是杀手不知男女有别之后他会恨,恨不得扒了暗阁的皮。

  在知道她以为他父亲是她仇人以后会想要立刻带她回京。

  这不是喜欢,泰三说什么也不可能相信。

  “那你觉得她如何?”

  “公子看中的人,属下说什么也会保全。”

  “泰三与夏家姑娘的婚事,本太……公子给你们二人主婚。”泰盛听到泰三这么讲也就放心了。

  “太。”泰三面上一喜,很是激动。

  泰盛见状立即捂着他的嘴巴,“干什么呢,去去去,干活去。”

  泰盛转身朝客栈走去,手里握着木簪子,她应该会喜欢的。

  他却扑了个空,人已经不在了,空荡荡的,床上的温度也已经发凉,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

  泰三看见泰盛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是心里就打了个响鼓“主子贾姑娘呢?”泰三进了房里除了泰盛就没有别人了。

  “她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身负重伤,她能去哪?“找,掘地三尺就算把这里翻个底朝天也得给我找出来。”

  “属下遵命。”泰三领命,即刻去办了。

  “母后,大哥是怎么了?”已经回京半个月了,当初是失魂落魄,现在还是,随后看到泰盛手里拿着的木簪子,“母后会不会是心仪了哪家姑娘?”

  “你才知道?”藏在花丛旁边的皇后白了一眼自己的二儿子,泰夏。

  “母后,你说说这得是哪家女子才能使大哥如此呀?”皇后身边粘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女丫头,女丫头倒是兴致满满的,“他莫不是遇见阿青嫂嫂了?”

  “你这丫头,还没过门,八字没一撇,你别胡说八道。”皇后嘴上呵斥着,实际上却很是宠爱这个小公主,泰惜。

  “也是,阿青姐姐这么多年下落不明也不知流落何处。”泰惜叹了一口气,在苏城遇见阿青姐姐时,阿青姐姐与大哥玩得很好,大哥甚至承诺,这辈子非她不娶。

  终究是幼时童言,大哥此时心里大概有了别家女子了吧?

  三个人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御花园内的泰盛。

  “不好了,皇后娘娘,不好了。”

  一个公公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皇上,皇上遇刺了。”

  “刺客在哪里?”泰盛听见后,不知何时过来的抓着公公的肩膀,“御……御书房。”

  泰盛知晓后,便立即朝御书房过去了。

  泰夏与泰惜面面相觑,这刺客不简单啊?

  “父皇身体可受伤了?”泰夏问道。

  “险些,心里遭受到了冲击,需要皇后娘娘前去安抚。”前来传讯的公公也是习惯了。

  “噗嗤。”泰夏与泰惜不禁笑出声,不过但也正常,父皇在母后跟前一向如此,若是在旁人面前,算了算了,还是不想了,太吓人了。

  皇后当场就想走人,奈何心里还是关心着,几人便匆匆往御书房去了。

  贾青听说当今圣上染疾,她本潜入宫中只想一瞧真假,却不曾想直接被当成刺客拦下。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惟小说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