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梦溪文学网,请 注册  | 
码字比赛

配色:

字号: 18

第23章 不就是粉身碎骨吗

小说:爱恨别时      作者:浅亦      更新时间:2020-08-01 19:02      字数:2447
  殊不知,那只是他自甘堕落罢了。

  前面有三个女生靠近,在下雨的天空下几人聊的甚欢,完全没有被大雨的倾盆而影响心情。

  “尔白,我们先走咯,明天见。”

  告别朋友,苏尔白转身往前走,眼前突然有高大身影覆上来,由于苏尔白的支撑力不足,两人一同摔倒在地上。

  顾旭尧的身子晃了两下,下一秒,有黑影出现在眼前,顺把雨水一起遮挡,可还没看清眼前的人,他的双眼一沉便晕了过去。

  “顾旭尧……”

  苏尔白拉起他,往医院方向走。

  摸出手机想给商立打电话,手机却因为没电已经自动关机了。

  因为是晚上,又下雨,医院里看病的人较少,苏尔白很快就找来了医生给顾旭尧检查。

  听到没什么大碍,苏尔白这才松口气。

  手机没电了,想着去护士站向护士借个充电气。

  她前脚离开,后脚就有人走进来。

  “我都说了,我没事,就是一点擦伤而已。”尚之夏暼暼嘴,对父亲的贴身助理实在厌烦。

  她只不过,刚刚逛街崴了下脚,父亲的助理就大惊小怪的要拉她来医院检查。

  “这里竟然有人,还叫我住……”尚之夏余光暼到床上,正要埋怨,看到那张俊美的脸,顿时惊了住。

  帅气的男人她见过不少,确切的说,她一直游离在成千上万个男人之间,可真正能让她心动的却没有一个。

  这一次,她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砰砰地”,像是要从心脏里跳出来。

  那个人,明明是闭着眼睛,可他的英气却还是该死的诱人。

  “抱歉大小姐,我这就叫人给请出去。”

  “等下。”助理转身就要叫人,尚之夏喝止了一句,“这个病人就在这里养着,若是认识他的人回来你就说他醒了已经离开。”

  助理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他这么做,但他还是乖乖的把门关上,站在门口守候。

  苏尔白从护士站回来,看到病房门口有几个保镖站岗,以为是顾旭尧的人,开口道:“有你们照顾,我也放心了!”

  几人狐疑的掀起眉梢,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女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苏尔白就已经离开了。

  她的手机已经有了电,给商立发了条微信:顾旭尧在502病房,记得去看他。

  走出医院,一人游荡在街角。

  可能是下雨的缘故,路上清冷的厉害。

  一辆白色法拉第飞速驶来,在她身侧飞驰而过,虽只是一瞬,她也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上的上官荨真。

  “停车。”

  上官荨真从后车镜看到了苏尔白,命王进停下车子。

  她来到苏尔白面前,她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打湿。

  “尔白。”

  苏尔白冷哼一声,不想理她,掉头就走。

  上官荨真看着她的背影,内心凉凉一片,想去做点什么,才能挽回昔日故友。

  她跑上去,拉住苏尔白,“尔白,我……”

  苏尔白冷了她一眼,“上官荨真我不想看到你!明天我就出国了,再见!”

  话落,苏尔白跑远了。

  上官荨真回到家后就去了房间,坐在梳妆台上,她头晕沉沉的,不想自己太过于伤感,拿出睡衣去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一眼便看到了严晟,他正在脱掉西装外套,上官荨真脸色煞白,双手紧抓着衣角,强忍着身子的颤抖。

  没错,她在怕他。

  在她心里,严晟就像是吸血鬼的存在,只要一碰到血液整个人都会被吸成骷髅。

  她现在都没有想明白,三年前她失忆时第一眼见到他为何会把他当成自己的丈夫。

  明明,他是清冷的典型气质,根本不是她理想的对象。

  严晟瞥眸的瞬间就看到了上官荨真那忧虑又害怕的眼神,他的瞳仁缩了缩,全身上下无疑的在体现着他的暴怒和压抑。

  “我会吃人吗?害怕成这样?”

  刚刚在餐厅,她看着顾旭尧的目光可是温柔沉溺的很。

  她站在那里,没有动。

  看她无动于衷,严晟迈了过去,捏着她的手,冷冷的道,“问你话呢?”

  语音落下,眼前的严晟忽然间有了不一样的动作,在上官荨真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反转手腕用力一推,冰冷的气息瞬间铺天盖地的袭来。

  严晟盯着上官荨真的眼睛,上官荨真闪躲,他便将她直接压在了墙上!

  再一次被严晟触碰,上官荨真浑身惊起了鸡皮疙瘩,“别碰我——”

  惊呼声未落,被严晟直直扼住了咽喉。

  上官荨真没说话,闭上了双眼。

  她倒真的希望,自己就这样死在他的手里,死了,就不会痛了。

  “别碰你?”

  严晟的冷笑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碰过?”

  上官荨真睁开眼,笑了,笑得心痛,“是啊,我哪里你没碰过?你不伤我最深,又怎会放过?也许,我死了,你才会甘心吧!”

  她竟说得如此悲痛欲绝。

  严晟的心脏狠狠地刺痛了一下,连掐着她喉咙的手都松软了下来。

  “上官荨真,你别给我装清纯烈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

  “我要跟你离婚!”上官荨真几乎是嘶吼出来的,脸上却挂着没精打采,可那双眼睛,却笃定得如同狠下了心的刀刃,犀利得惊人。

  “你说什么?”严晟像是没听清一般,质问她。

  其实,他听的一清二楚,只是想去确认她再次说这几个字时,她的脸上表情会不会有一点对他的留恋。

  “我要跟你离婚!”上官荨真咆哮着,眼眶已是血红。

  严晟没说话,冷冷的盯着她,混乱的呼吸已暴露他狂躁的心态。

  “叶一晚不是活过来了吗?你为什么不去找她?还找我做什么呢?严晟,你是打算家里放着老婆,外面养着小~三吗?我告诉你,我不会……”

  “闭嘴!”严晟说着,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再说一个字。

  恢复记忆的她,就像是带刺的玫瑰,一碰就扎伤他。

  上官荨真看着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里,倒映着她狼狈不堪的自己,她在严晟的瞳孔里看到了无比深渊,深渊下面是没有任何的希望稻草,既然如此,那就让她下坠好了,不就是粉身碎骨吗?

  她沉寂的闭上了眼,全身就像是虚脱了般,整个人都摊在他的手上。

  上官荨真突然地倒下,让严晟惊慌失措,忽然间有一股难以言诉的酸痛感从心尖开始蔓延。

  他全身发颤,连抱着她去床上,心里都冷的厉害。

  怕下一秒,她真的就这样不会醒过来……

  他转身走向走廊的那端,拿出手机来。

  “是我。”

  男人另一只手插在兜中,高大挺拔的身子透影出来的是无比落寞。

  二十分钟左右,商立背着药箱赶来,看到上官荨真毫无生气的一张脸,商立沉重的叹了口气又无奈的摇摇头。

  给上官荨真开好了药,又从药箱里取出药水和棉签放在桌上,然后把严晟压在椅子上坐下。

  严晟没有拒绝,任由他给自己的脸上擦药水。

  “你这是跟人打架了?”

  严晟没说话,商立无奈摇头,然后才说:“你就不能对上官荨真温柔点吗?哪怕现在爱上了,也不能对她好?”

  严晟听的不耐烦了,吼了他一句,“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我可要告诉你,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上官荨真迟早会被你虐待成郁抑!”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爱恨别时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mengxi.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梦溪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